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十一組「路德X布朗寧」換「路德X布朗寧」

祈雨雛的作品 

你只屬於我

 
  「鈴鈴鈴鈴鈴。」事務所的電話響起了,吵醒了躺在沙發上熟睡得布朗寧。
  「這裡是布朗寧事務所,請問你是哪位?」布朗寧揉著眼睛從沙發上醒來走到辦公桌接電話。
  「剛睡醒啊?偵探先生?」
  「廢話少說,路得。到底有什麼事?」
  「有案子,有人偷了我在花園重要的花。」
  「好吧!你等我過去。」布朗寧放下電話筒,表情非常的煩惱抓零亂的頭髮。走到大鏡子前整理下自己,隨手抓起鏡子旁衣掛架上的深藍色風衣和帽子還有淺黃色的圍巾。
  「真是的,好不想出門。」他望著窗外自言自語的說,帶著不情願的表情打開大門走出去。外頭正吹著大風,正值秋天的季節。少數路人走在路上。布朗寧兩手放在風衣的口袋,圍巾包住半個。臉看似非常冷。

  徒步從事務所走了幾分鐘來到了往山上的路口,再爬上去1分鐘後來到山坡上的一個都是白色外觀的大宅前。布朗寧用無奈的眼神望著眼前的大宅幾分鐘後,往舖著石階的綠色草地走去。
  「叮咚!」他伸出了手,按了白色的門鈴。
  「哎啊,等你好久了。」一位留一頭白色長髮的男人身穿紅色的睡袍從宅邸裡打開了木頭大門走出來。  「外面很冷耶,快放我進去談。」「沒問題,請進。」布朗寧脫下咖啡色的皮鞋走進白色的宅邸裡在玄關前,把風衣的釦子解開與帽子和圍巾一起交給了屋主。與對方一同走向客廳,客廳的顏色就和屋主一樣。  鮮紅色的客廳,宛如鮮紅的玫瑰。布朗寧很一派輕鬆的直接躺在紅色的沙發上。
  「你還是老樣子,到別人家第一件事就是躺沙發。」看著隨意躺下的布朗寧,端兩杯裝著咖啡的紅色馬克杯來到客廳的屋主露出苦笑的表情。
  「路德,有什麼關係我們都是老朋友了。」布朗寧用輕鬆的語氣回答了眼前這名為路德的屋主男子。「你也真是的,想想你上次處了那個黑到案子時。差點因為這樣受傷呢?」
  「那都這麼久了,對我來說躺沙發可是比辦案子更重要呢。」路德不斷的嘆氣,看似很受不了眼前這位大偵探。
  「那麼,你那花店的工作如何了呢?」
  「算不錯了,生意有好起來。」
  「這樣啊,對了你有聽說一個傳聞嗎?」「什麼傳聞?」
  「據說,有些人在死後會由炎之聖女的孩子帶你繼續活下去。」
  「有聽過呢,難道你想要這樣?」
  「有想過呢,可是跟你一起去會更好。」路德這時,表情變成有點怒氣。
  「你明明只屬於我。」他碎碎念的說著。
  「你在說什麼呢?路德。」「沒什麼,我還是開門見山的說案子了。我那可以賣給國家機密的花朵全被偷了,那是可以賺錢的賺錢花。」聽到國家機密四個字的布朗寧立刻從沙發跳起來。「國家機密?給我資料看看。」布朗寧向路德伸出了左手,這也表示他願意接案子。
  「到我書房去吧,資料都在桌上。」布朗寧聽到這番話,快速的往書房的方向走去。路德的書房非常整齊,整體都是咖啡色的色調。
  「看不出來,喜歡紅色的他房間居然是咖啡色。」布朗寧觀望著書房做出了評論。
  「嗚!?」這時,他感到不對勁。有人站在後頭抱著他。
  「路德,是你嗎?」
  「是我,又如何呢?」路德的臉和身體都貼近著布朗寧,也不時的往他耳朵吹氣。
  「我今天可沒有那個性致。」
  「喔?可是我有耶。」布朗寧的表情又開始無奈了,想掙脫也無法只會被越抱越緊。
  「等等吧,等我先處理完了案子。」路德放開了雙手,用眼神表是我等你。
  「讓我看看... 」布朗寧拉了張椅子隨意的坐下來審視著文件,只不過這次案子其實很簡單。
  「只是個遭竊事件,而且 ...我知道是誰偷了。」雖然簡單,不過布朗寧花了許多時間。當他解完案子,外頭已天黑。
 
  「去找路德好了。」布朗寧離開出房自言自語的說著,走到了路德的睡房。
  「等你好久了,知道是誰了嗎?」睡房的門沒關,路德就站在睡房前,表情笑的非常奸詐。
  「不就是你嗎?路德。」
  「真不愧是偵探呢。」
  「這麼晚了,我有個打算呢。」
  「恩?」
  「借我住一晚吧。」布朗寧解開了淺咖啡色襯衫的扣子,脫掉上衣去掉那深灰色的領帶。路德也解下了睡袍,順勢的推布朗寧到白色的床上。摸著對方那白色的胸口,不時的撫摸對方的敏感部位。
  「不,這裡不要啊。啊...」布朗寧不斷的發出喘氣聲,路德表情一派滿足。對著布朗寧說:「今天的夜晚,你只屬於我。」



朝千羽的作品

親愛的偵探先生


(布朗寧視角)
+++++
  奔跑著,不想被身後的人偶追上。
  「布朗寧,不要跑!!把本小姐的布丁還來!!」人偶生氣的追在自己的後面大喊著。
  「真的很對不起呢~大小姐。布丁我已經下肚了。」笑著,加快速度。對於人偶的報怨自己毫不在意。
  「嗚啊啊啊啊……布朗寧你跑著麼快做什麼啦!擺明在欺負我跑不快嘛!!」大小姐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持續追逐在自己身後。
  「跑太慢可是會被大小姐你追上的呢……」話還沒說完就被大小姐的慘叫打斷。
  「啊咧……?!」
  回過神的自己毫不猶豫的往前看,才警覺自己要撞到人了。
  根本來不及停下來。
  「啊啊!!」自己大喊著,撞上前面的人。
  伴隨著碰撞聲和碎裂聲,自己跌坐在地上。
  「痛…痛死了。」起身輕揉被撞到的地方,疼痛感不斷襲來。
  「蛋糕!!!小心!!」
  「啊咧……?!」
  回過神的自己毫不猶豫的往前看,才警覺自己要撞到人了。
  根本來不及停下來。
  「啊啊!!」自己大喊著,撞上前面的人。
  伴隨著碰撞聲和碎裂聲,自己跌坐在地上。
  「痛…痛死了。」起身輕揉被撞到的地方,疼痛感不斷襲來。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吧。」沉穩又甜美令人熟悉不已聲音。
  自己抬頭一看,穿著鮮紅色大衣的侍僧面帶笑容的看著自己。
  「啊哈哈哈…路德…你好啊…。」乾笑著,認識了這麼久了,遇到他絕對沒有好事。
  「布朗寧先生,虧你還笑得出來呢。你打破了我的花瓶呢。」路德笑著。
  自己看了一下四周,碎裂的花瓶碎片散落一地,自己退後了幾步,卻撞上了牆面。
  「吶吶、親愛的偵探先生。你要怎麼賠我呢?那個花瓶可是很貴的呢~」路德向自己走進,笑著用手抵在自己的下巴。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找別人。」自己苦笑說著。
  「我還有很多沒跟你算呢,布郎寧。打破我的東西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呢。」路德笑著。
  自己就像是個前科犯一樣被警方逮住。
  似乎也只能認命了,真是個悲慘的午後。

─ ─ ─ ─ ─ ─ ─
大小姐:「好孩子千萬不能在走廊奔跑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