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4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十五組「CC×艾茵」換「博士×多妮」─許願者交件

吃月亮的貓小煎的作品《單向線》

*沃肯x多妮妲
*R卡參考/生前捏造

 

00.

  藍髮的男子跪在地上抱起趴臥在地的少女,他將頭埋於少女的肩窩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01.

  多妮妲是個認真的孩子。唯有認真生活的人才能獲得幸福!這是她從童話中學到的真理,所以她每天都十分努力的奉行著。

  今天的多妮妲早上七點準時開機,梳洗臉後為博士準備早餐。早餐煮好後她上樓往博士的房間去敲了兩下門……然後直接踹開門把熬夜的博士從書堆裡拖出來──一天,從早餐開始。

  「……」睡眠不足的博士默默的用著叉子吃他的沙拉,在餐桌另一邊的多妮妲也保持沉默吃者。平常博士會問她今天打算讀什麼書,或者今天有沒有興趣幫他的忙。但博士難得地發者呆用餐,看著博士拿起麵包當紙巾擦嘴巴……多妮妲心想,博士又熬夜了。

  重重地嘆口氣,看不下去的她拿起自己的紙巾起身越過桌子替沃肯擦嘴。

 

  十五分鐘的早餐結束,沃肯習慣地起身替兩人泡茶。多妮妲坐在位子上等著,心情愉快地看著沃肯熟練的泡茶,看他提起茶壺將茶注入典雅的茶杯,看他因香氣而滿意地勾起唇角露出了漂亮微笑。

  「多妮妲。」

  「謝謝。」

  今天是味道濃郁表面鮮亮的阿薩姆紅茶,就著杯緣她淺淺的嚐──多妮妲最喜歡博士泡的茶了。

  沃肯瞇著眼,頭仰起角度飲下杯中的紅茶。再放下時,他看起來才打起了精神。

  「今天有事想麻煩妳幫忙,有空嗎?」交疊雙手撐著下巴,沃肯看著多妮妲以溫和的口氣詢問。多妮妲想也沒想地頷首,將手持的茶杯放下,杯子發出清脆的聲響。

  「好啊、什麼事?」她嘴唇微翹,但並非不悅。

  「嗯。」得到答覆的沃肯點了點頭,但並沒有馬上回答。多妮妲的目光跟著沃肯,看他起身將茶杯放回了餐盤準備離席。

  「只是個客戶。」他說。

 

 

02.

  「我總是一個人在餐桌前等著你……」

 

03.

  「請用。麻煩妳再等一下,那傢伙等等就來。」將小蛋糕放茶杯旁,多妮妲對著眼前的女士說。女士驚訝地抬頭看了她一眼,或許是因為她對沃肯的稱呼。但女士道謝的笑容仍十分真誠。

  「不客氣。」說完,多妮妲抱著餐盤到對面沙發一屁股坐下,轉頭望著牆上的畫不再作聲。女士看著她只能無奈苦笑,然後低頭開始享用她的茶點。

  多妮妲的眼角瞄向女人,從臉上的皺紋和膚質她猜測女人最少也五十多歲了。衣著的打扮和用料顯示婦人的經濟狀況非常好……盡是現在貴族流行的可笑造型,她低語。婦人眉目看起來和氣,但縮著肩膀的動作和舉止的小心刻意,她想這個客人個性肯定畏畏縮縮……不過這也難說,畢竟那些有錢人哪個不是表裡不一。

  對女人失去興趣的多妮妲再次把目光轉到畫上。

  那是ㄧ幅畫工相當粗糙的風景畫,一看就是初學者畫得,畫的是日出的景色。多妮妲在沃肯的帶領下也看過不少名家的畫作,自身美感不低,更不用說沃肯的了……所以她想不通為何家裡會掛上這幅畫。

  而且有種熟悉感,多妮妲暗忖。她總覺得她也看過這景色,但是在哪一次出門探勘還是把畫和記憶混在一起,她實在不清楚。

 

  「讓妳久等了。」‘嘎吱’一聲,響起木門被打開,沃肯從門後現身。

  「博士。」她很想出聲叫他,卻沒開口。

  ……又來了,她皺緊了眉注視沃肯在經過那幅畫時因為注意到灰塵特地停下腳步,他細心地用帶著黑手套的右手指腹抹去玻璃上的塵埃。多妮妲咬牙切齒地揉緊她的紅色裙襬。沃肯放下手,再次望了一眼畫後轉身入坐多妮妲左側的位子。多妮妲冷漠地撇開了眼,沒有看他。

  ──僅剛剛那一瞬間,她清楚看到沃肯寂寞的微笑。

  「抱歉。」沃肯簡短地說。婦人有些慌張地連忙搖頭,說沒這回事。由此可看出沃肯的客戶是由自己挑選而非被選。多妮妲見怪不怪,只是對婦人反應之大不屑地哼了一聲。

  「那我們直接進入正事吧。」沃肯望著婦人說,婦人簡短的介紹了她社會地位和背景,然後從手中一直緊握的提包拿出了一張照片。

  「這個,我想麻煩你作出和照片裡一樣的人偶。」婦人挺直了背脊堅定地說。

  像是被婦人的情緒感染,沃肯和多妮妲都愣了一下。「……嗯。」但沃肯很快又恢復待客的笑容,接過了照片。

  多妮妲到是發了一會兒的呆,當婦人提到她時她才反應過來。

  「這女孩真可愛,是您的女兒嗎?」婦人一邊說一邊怯怯地打量沃肯,大概是覺得沃肯太年輕了。

  「女兒嗎?……也可以這麼說吧──」沃肯摸著下巴想了會兒,「多妮妲是我不可或缺的第一人。」

  除了低下頭重新研究照片的沃肯外,兩名女性都吃驚地瞪大眼看著沃肯,然後彼此尷尬地對望了一眼。

  低下頭的多妮妲感覺眼花撩亂、耳朵嗡嗡叫、腦子熱烘烘快炸了!看什麼看!平時的多妮妲一定會對客人嗆聲,但她現在沒有那些餘力,連想都沒辦法。腦子一團亂七八糟、心臟快從胸口跳出來。

  「呼──呼──」作了兩次換氣,多妮妲總算恢復思考。身旁的沃肯已經進入辦公模式,和女人在紙上詳談。無事可作的多妮妲心思又飄回了身上。

  沃肯從未在他人面前叫她人偶,但他也未曾明確解釋她對他的定義──「妳是多妮妲,只要記住這個就好。」

  剛開始她曾為此感到開心,因為那表示在他的眼中,她是獨一無二的。

  多妮妲比妳們都優秀唷!她對著那群只會唱歌的人偶、搜查用的基本款、還有她無能的妹妹如此說。

  不過啊......妳是特別在哪裡?某天那個來送書的黑皮膚男人反問她。她傻愣在原地,聽著那男人自顧將他們訂的書放上架,一邊介紹書的內容。

  明明只是個偶爾才來拜訪送書的傢伙,憑什麼反駁我!她當晚生氣地將枕頭丟向牆壁,在房內大吼。但不安被那天起擴散開來了……滲入她的黑暗中。

 

  沃肯從文件夾裡拿出了紙,將照片放在白紙的右上角,照片裡的是個穿著白紗的十六七歲少女。

  「這是您女兒的照片嗎?」或許是被婦人影響,所以沃肯也朝這方向發問。

  婦人笑著搖頭。

  「不、這是我年輕時的模樣。」

  「啊……」

  「呵呵、沒關係的,歲月不留人啊。」右手摸著左手的婚戒,婦人笑得寂寞。

  「失禮了。」不懂安慰的沃肯只能說出這句。

  那份無力感就像之前無數次的……

 

04.

  「我是多妮妲,跟她們不一樣……」

 

05.

  「博士,洗澡水放好了,快去洗澡吧。」多妮妲輕輕推開工作室的門,人椅著門望著博士的背影柔聲說道。雙頰透著淡淡的粉紅,口氣裡有女孩子的嬌羞。

  沃肯頭抬也沒抬,只是嗯了聲,手依舊在櫃子裡翻找些東西。家事之餘總會幫博士忙的多妮妲知道那是放蕾絲的抽屜,前幾天她才和沃肯上街去補貨。她的視線在房裡搜尋,不意外的照片在衣版的旁邊。

  當晚她送婦人離開宅子走在兩側玫瑰叢的磚紅步道時婦人對她說,那是她結婚時的照片。她和她的丈夫多年來都生不出孩子,如今因為事態緊急,所以她才想以自己的樣貌做出個女兒,陪伴她和她丈夫最後的路。

  「妳未來也有機會穿上白色的婚紗,」誤以為多妮妲是人類的婦人看著灰灰的天空感慨地說,「那是女人啊……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多妮妲始終都沒有搭腔,她心裡還掛念著博士那句話。但她清楚記住了婦人說最後那句話時哀愁的側臉……一直到婦人搭上了馬車離開,開到再也看不見的遠處──她都站在原地望著馬車離開的方向。

  抬頭越過桌子,多妮妲凝視著全身鏡中的自己,她背後的博士也映入了鏡中。

  「……博士,有天我也能穿婚紗嗎?」

  「啊?」博士放下了手上比較中的蕾絲疑惑地轉身看著多妮妲的背影,他想也沒想的回道:「如果妳想穿我隨時都可以作給妳……」

  「作?不是那樣……」她愣了一下,想反駁,然而沃肯繼續說著。

  「畢竟妳是不需要穿婚紗的。」  

  多妮妲垂下了頭,看著自己抓皺了的裙襬。

  「……說的也是,反正我只是開玩笑的。」

 

  童話中的公主穿著美麗的禮服參加王子的晚會。愛上公主的王子請公主和她結婚。婚禮上穿著婚紗的公主成為了最幸福的女孩……

  「果然不是女主角就沒辦法得到幸福……」闔上書的多妮面對牆壁妲自言自語。

 

06.

  「我說了我不作了!」摔上電話,沃肯激動的大口喘氣,他的左手扶著桌子以免自己暈倒。今天是接工作後的第三天,他以往總是以感興趣的工作接洽其餘都不管,然而今天的報紙上刊登了一則新聞引起了他的注意。標題聳動的寫某議員妻子為了教訓第三者而顧人毆打被害人,使被害人懷中的嬰兒流產。平日沃肯都視這些人性醜陋的社會新聞如病菌般的嫌棄,然而上面女主謀的相片卻令他震驚──那是當天拿照片來的客戶!

  沃肯在餐桌上沉思。多妮妲好奇地湊過來看了報紙後也張大嘴不敢置信,但她默默的繼續收拾餐桌。好久以後等沃肯作出拒絕的決定時,多妮妲已經不在了,他也沒去在意她的行蹤,只是走到電話那兒撥號。

  起初婦人還算冷靜,但當沃肯表示堅決拒絕時婦人就抓狂了,她咆嘯、咒罵著她的老公和小三,也哭著哀求沃肯。

  『你不會理解的,只有我當年的美貌才能把他拉回這個家……嗚……』

  原本還算理智的沃肯被婦人煩到最後也怒了,才大吼了句,摔上電話。

 

  「講完了?」

  「多妮妲──妳怎麼會穿成這樣?」順著聲音回頭的沃肯吃驚地看見多妮妲穿著完成的新娘禮服站在他背後。腳不自覺的退後了步,腰頂到矮櫃。多妮妲隨著他的移動也往前了一步,兩人距離只有一個步伐。

  「為什麼不能穿呢?」垂著雙眉,多妮妲笑著反問。沃肯以經驗感到了不妙。

  「不……妳喜歡當然可以穿。」沃肯小心地安撫,右手慢慢向身側的口袋滑……

  「騙子!」多妮妲一把抓起了沃肯的右手,將他扯向她,而她憤怒的瞪大了眼由下往上的壓住沃肯。她宛如下一秒就會撲上來的豹,沃肯感覺心臟加速、汗水分泌。

  「你根本不希望我穿對吧?」

  「什──」

  「我說你根本不希望我穿上──!」多妮妲突然往後跳,右手抓住長裙下襬往上用力撕破。裙子歪斜的向右上破,她的眼神冰冷的看著撕掉的部分掉在地上。「我也不稀罕……」她小聲的對自己說。

  「我知道的,你在等待一個人……」

  「你總是用哀傷的目光看那幅畫!我看得出來!」

  「多妮妲……」

  「嗚……」她撲入他的懷中,沃肯撞上了矮櫃吃痛的唔了一聲,但更痛的是多妮妲抱緊他壓迫他整個身體的力道。

  「不能是我嗎?」她像蚊子般細語,沃肯完全聽不到。

  「多妮妲,妳累了。」手臂往外出力,沃啃試著讓自己舒適點。但多妮妲覺得沃肯在試圖推拒自己,她的臉色向下沉,手不再使力。

  「妳需要休息……」沃肯自顧說著,「今天提早關機好嗎?」

  「不要!」多妮妲大力推倒了沃肯,電話「乓」地跟著摔在地上。沃肯連忙撐起上半身看著握緊拳頭怒視他的多妮妲。一切果然失控了!他試圖冷靜下來。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接下來的就像壞掉的電影般慢作的重複,眼前的多妮妲與其他表情其他衣著的多妮妲合併在一起拿出菜刀朝他衝過來,他手已經成了反射,想也沒想的投擲出了手術刀──

  「求你看著我啊……」說著,多妮妲像斷線的人偶般倒在地上。

 

07.

  『我總是一個人在餐桌前等著你………』

  他往前爬……

  『我照你教得畫了一福畫……敢笑我就拿它丟你……』

  他勉強自己微笑。

  『我是多妮妲,跟她們不一樣……』

  他抱起了她。

  『我要陪你工作……』

  他的手指梳開她散亂的頭髮。

  『看著我……』

  最後他抱緊了她,將臉埋入她的肩窩不再動作。

 

  電話在無人的客廳持續響著。

 

 

END.


小煎的作品



此人缺交,對於無法令願望完整實現,許願池深表遺憾。

 

圖片純屬博君一笑,若您感到不快,非常抱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