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十組「阿修羅X帕茉」換「瑪爾瑟斯×沃肯」

 ifu的作品





草莓 的作品


《Forget or Remind》
 

*瑪爾瑟斯x沃肯,CP注意
*星幽界
*生前捏造有
*瑪爾瑟斯記憶為零(...大概),沃肯擁有些許記憶
 
 
  「合作中止,你可以走了。」
 
  「......什麼?」
 
  放下手中的刀叉,白袍男子頓時抬首,紫瞳凝視著不遠處正悠然淺酌紅酒的皇帝,抱持萬分警戒和些許疑惑。
 
  察覺到對方的注視目光,黑髮帝王也未多作解釋,只是回以一抹漫不經心的淺淡笑意。
 
  「趁我尚未改變心意。還是,你想繼續留下?」戲謔的話語自口中道出,帝王慵懶的自主位上起身,邁著從容且優雅的步伐,緩緩朝向白袍男子走去。
 
  過於隨興的語調實在讓人聽不出究竟是為真意?亦或僅是又一次臨時興起的惡意趣味。
 
  兩人之間不過相隔數個間距,不消幾步路,不死皇帝來到白袍男子身側席位佇足落坐,微一傾身,他伸手掬起一縷靛藍髮絲於指間把玩,感受其柔軟滑順的觸感。
 
  身旁極富強烈存在和壓迫感的身影,使得白袍男子不免蹙起細眉,冷冷瞥了對方一眼,卻意外的未有其餘反應,只是安靜端坐於座位上,任由那人所為。
 
  反抗是無用的,這早已在名為合作、實則囚禁的時日中深刻體會到。
 
  「倘若照我本意,必然不會如此輕易將你放走。」語出的瞬間,白衣男子幾不可見的輕顫了下,黑髮帝皇輕輕笑出聲,接著恍如對待珍寶那般,輕輕執起手中細絲湊至唇邊親吻。
 
  「你恨我嗎?」他突然低語問道。
 
  挑眉,白衣男子揣測著這話中究竟隱含何種深意,沉靜片刻正欲開口,卻被一只抵於唇瓣的修長食指給阻斷。
 
  「不必說出答案,我不想聽。只要你......」
 
 
***
 
 
  嗶——嗶嗶、嗶嗶——
 
  尖銳高亢的機械電子音劃破夜晚的寧靜,沃肯倏地睜開雙眼,自睡夢中清醒。
 
  不同於夢境裡金碧輝煌的廳堂,沃肯迷茫望看著眼前乾淨純白的景色,怔愣許久,直到腦中停擺的思覺神經重新正常運轉,心中紊亂的情緒這才逐漸平復下來。
 
  「又來了......」沃肯深吸了口氣,抬手覆上眼簾。
 
  相同情境反反覆覆,無限輪迴,過往的記憶片段始終困擾著沃肯,縱使他早已習慣。令人費解的是,最後的結局總會如此突兀中斷,每每聽著那未完的話語,一股難以言喻的煩悶感便緊緊地哽在心口處,像是每一呼吸都會糾扯得疼痛。
 
  他從未有過,這樣的情緒,就算是面對那些費盡心力所親手製作的人偶,都不曾有過。
 
  閉上眼,夢中那人精緻俊麗的面容清晰得宛如近在咫尺,如醇酒般深不可測的赤瞳、親暱卻強勢的耳語以及對方指尖觸碰到唇瓣的冰冷觸感......
 
  停!
 
  怎麼開始往奇怪的方向思考去了。
 
  男子清秀蒼白的臉龐微泛薄紅,略感煩躁地揉著髮絲,隨後撐起身軀,坐起身來。
 
  冷涼清風自半掩的窗竄進房內,方才興起的異樣念頭這才稍稍冷卻下來,收回翻騰的思緒,沃肯暗歎了口氣,何時開始自己居然如此容易被外在事物所影響。
 
  實在不像自己吶。沃肯不禁苦笑。
 
  若要仔細追溯源由,一切都是從『那人』到來後才開始的。
 
  ——瑪爾瑟斯。
 
 
 
  兩人於星幽界的首次相會,是由領導眾戰士的聖女之子所引見。
 
  披散於肩上略長的漆黑秀髮,一端以髮辮編織並用金屬飾品裝飾束起,小巧的耳垂則有靛青長條的耳飾勾掛其上,一襲紅與黑交織而成的高雅禮服使他的身形更顯高挑修長,完美襯托出其不凡的尊貴氣質。
 
  然而,瑪爾瑟斯那張精緻柔美的面龐上毫無任何情感流露,琉璃紫般的瞳眸彷彿能看透任何人內心所想,冷冽且冰澈。
 
  沃肯永遠無法忘記,當下初見瑪爾瑟斯的詫異。
 
  錯愕、困惑、驚慌、迷惘,除此之外還伴隨些許無法理解、淡淡的......欣喜,各種錯綜複雜的情緒自內心深處湧上,打破了他素來冷靜的自制力。
 
  幸虧當時大多數戰士的注意皆被瑪爾瑟斯所吸引,環繞於那人周身獨特的神祕氛圍,引得眾人好奇討論,並不時有人上前搭話攀談,尤其是那個嬌小的小人偶。因此並無他人發現沃肯短暫的失態。
 
  尋覓了一處較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沃肯雙手環胸,斜倚於大理石柱旁,俊雅的面容看似波瀾不驚、沈靜如昔,隱隱散發一種難以親近的氣息,猶如置身事外般,淡淡觀察著身處中心的主角。
 
  是他嗎?
 
  不對,不大一樣。除卻眸色相異,無論是舉止行為亦或交際應對,皆恍若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人,可是那近乎相像的樣貌與名字又該作何解釋?還有......
 
  職業習慣使然,沃肯兀自沉浸於推算演論的猜想中,完全忽略了周遭變化。
 
  「瑪爾瑪爾,這位是沃肯博士唷!」聖女之子俏皮細嫩的嗓音赫然於沃肯耳邊響起。
 
  沃肯瞬間回過神來,這才發現一大一小的身影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眼前,他眨了眨眸略微遲疑了下,接著才將手伸出,以稍嫌冷漠的語氣說道:「你好,我是沃肯。」
 
  「嗯。」簡單的一個單音,瑪爾瑟斯幽幽啟口,同樣伸手,握住。
 
  對比色系的黑白手套相互交疊,即使隔著一層細緻布料也依稀感覺到底下纖細的骨架,一種似曾相似的情境伴隨劇烈頭痛強襲而來,沃肯頓時眉頭緊鎖,率先想將手収回,卻發現被單方面捉握不放。
 
  「不好意思?」緊抿雙唇忍耐不適,沃肯盡可能維持冷靜的開口。
 
  瑪爾瑟斯彷彿像在思索甚麼,完全置若未聞,只是用著那雙紫眸毫不避諱直視沃肯,正當沃肯打算直接採取強硬手段掙脫,細針也悄悄自袖口滑出,瑪爾瑟斯卻突然鬆開手中力道。
 
  「方才,你說你叫沃肯?」
 
  「......是。」沃肯無暇思考此話有何用意,抽回的手迅速插入外袍口袋,「我還有實驗尚未完成,就先告辭了。」
 
  他朝著兩人點頭致意,未待人回應,旋及告辭離去。
 
  自從那日之後,沃肯便下意識避開任何可能會遇見瑪爾瑟斯的場合,這並不困難,為了專注完成某項作業研究,將自己關在研究室裡短則幾日、長至一個禮拜都是有可能的事,只要不干擾到他人,沒有人會多說些什麼。
 
  儘管不願承認,但他的確是在逃避。因為,他看到了瑪爾瑟斯與自己對上視線時,那雙幽深紫瞳裡滿是探究的深沉目光。
 
 
 
  嗶嗶、嗶嗶、嗶嗶——
 
  機械提示音再度急促響起。
 
  中斷回想,沃肯迅速將掛於床頭旁的白袍披上,下床,接著筆直地朝向聲音來源走去。拉開純白簾幕,他淡淡打量了下躺於軟床上的身影,拿起檯面上的病歷表並在上頭迅速寫下數行文字,一邊不時瞥向作業台上方光學屏幕所刷新的數據彙報。 
 
  『腦部結構激活系統完好,呼吸、心跳正常,生理狀況無礙,身體機能一切良好,但仍處於昏迷狀態。』
 
  已經是第七日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再次的會面,會是眼下情景。正在書寫文字的鋼筆停下,沃肯略微側首,視線不經意重新落回在床上沉睡的他。
 
  「那時的你......究竟想說什麼。」下意識地,沃肯喃喃低語問道。   
 
  理所當然得不到任何回應。瑪爾瑟斯依舊緊闔著雙眼,纖長的眼睫軟軟點綴其上,彷彿不過僅是單純睡著,畫面是如此靜謐唯美,沃肯望著他精緻的五官,目光竟一時無法自他身上轉移。
 
  自己向來不是一個會在意他人的人,沃肯清楚的知道。對他而言,唯有『自動人偶』的製作與存在才是他所在乎、想追尋的。
 
  但眼前的人卻是唯一的例外。
 
  黑紅的鮮明色彩,對比於房內的純白配色是如此的突兀,其實沃肯一直以來都不喜歡過於搶眼的調色,總有種凝滯的壓迫感,一如瑪爾瑟斯帶給他的感覺。
 
  神秘莫測、捉摸不定。
 
  這次,又打算擅自闖進他的生活然後灑然脫身?  
 
  「瑪爾瑟斯,若是你再不醒來......」
 
  「會怎樣。」
 
  悠悠轉醒,瑪爾瑟斯注視眼前正睜大雙眼不發一語、故作鎮定的白袍男子,淺紫瞳眸依稀流洩出幾分眷戀,小心翼翼地抬手勾起垂落在那人臉側的青絲,平日總是平靜淡漠的臉龐,赫然浮現出眾人未曾所見的惑人笑靨。
 
  「不會再讓你逃離的,沃肯。」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