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十七組「瑪爾瑟斯→露緹亞」換「凱倫×碧姬緹」

 阿V說圈望是天空樹的作品

*星幽界大宅設定
*凱倫智障注意
*CP向不重,不過碧姊很帥(?
*其實我家沒有碧姊(#
 
「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深夜時分,聖女之子的大宅外傳來輕快的情歌。有趣的是,這首情歌的伴奏並非大家耳熟的吉他、而是優雅的小提琴聲。
身形纖細的小提琴家站在庭院中、對著其中一扇窗戶,一面拉琴一面唱著歌。對小提琴的音色而言十分違和的曲調,卻被他以精湛的演奏技巧完美地詮釋出來,若時間點不是在所有人睡得正香的深夜,或許會有人為他美妙的琴聲喝采。
 
「我的媽啊,誰快去叫凱倫貝克閉嘴……」正在大廳與艾伯李斯特聊天的艾依查庫首先發出哀號,雖然凱倫貝克的演奏技巧十分精湛,然而他的歌聲……只能說恰巧與那出神入化的琴技相反。
艾依查庫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把普通的中高音唱成殺豬般的破音;更無法理解,為何凱倫貝克的小提琴拉得如此完美、卻有著能夠毀滅這一切的可怕歌聲。
「這才是他被稱為『獨奏者』真正的原因吧……」艾伯李斯特單手撐著額頭,艱難地發表他的意見。
就連身在客廳的兩人都聽得如此清楚且無法忽視,可見凱倫貝克唱得有多麼大聲。在宅中的戰士們陸續被吵醒後,客廳內隱約可以聽見戰士們商討著各式各樣的方案,只為了讓戶外地噪音平息下來。
 
「我可以讓獵心獸出來嗎?他已經很久沒出門散步了。」據說要跟C.C.合本而熬夜趕稿的瑪格莉特舉手提議。
「不,還是讓我砍了他吧。」阿貝爾擦拭著他的愛劍,看來很想親手解決噪音源。
「狀況確認,準備排除噪音。」看起來非常不清醒的艾妲正準備坐上她的機甲。
「……」有著相同外貌的兩名少女不約而同地分別握緊了鐮刀與匕首。
「凱倫先生似乎需要特殊治療……」精神恍惚的音音夢靠在比她還大的針筒上喃喃自語。
「……我直接開個門好了。」似乎是嚴重睡眠不足的史塔夏難得平靜地開了口。
各式各樣的意見不斷被提出,卻沒有一個人有足夠的精神來統合這些提案。正當大家煩惱著該如何做統整時,正面對著凱倫貝克的那扇窗被一把推了開,窗版撞在牆上發出了重重地響聲,可見開窗的人有多使勁。
 
「砰!」
如果這時有人站在宅外往內看,就可以清楚地看見庭院中躺著眉心中彈倒下的凱倫貝克,以及黑著臉站在窗邊、舉著手槍還沒放下的碧姬媞。
從槍口飄出的硝煙,說明了這不過是剛發生的事。
下一秒,窗戶被重重地關上,不用再承受噪音之苦的戰士們也停下了討論,各自回到了原先待著的場所,繼續先前被噪音打斷的各種行為。
 
夜還長著。
 

他摳的作品《星座什麼的都只是迷信而已!》

 

*學員趴囉

*OOC注意

*如果OK的話就請繼續往下看吧(????????




  「欸欸,社長——社長——」
  「史塔夏,妳如果想要下去園遊會玩的話就直接去吧?」站起身,瑪爾瑟斯拍了拍那站在窗前看著下方熱鬧園遊會紫髮女孩的頭,笑著。「社團我顧就好。」
  「啊?社長不一起嗎,我想要和社長一起拿水球砸一年級三班的那個沃蘭德……」髮飾的黑色蝴蝶結隨著史塔下的表情一起垂了下來,她嘟起嘴。「還有二年級六班,瑪格莉特老師的女僕咖啡廳——」
  「等學校的評審委員來審查完我就陪你去二年六班的女僕咖啡廳,可以嗎?」不然看這妹子一個人在這邊無聊自己也很過意不去啊……讓瑪爾瑟斯慶幸的是史塔夏聽了自己這席話馬上滿面笑容的說「社長不能食言喔」、一跳一跳的跑向園遊會去了。
  現在就是等審查委員來然後,收工。
 
  其實占星社是瑪爾瑟斯突如其來的產物。
  原本只是想要自己一個人研究星像,學校卻說「如果要借用空教室一定要申請社團」的那類巴拉巴拉,所幸在創社的時候身為青梅竹馬的少女史塔夏願意充當社員、加上班導弗雷特里希笑嘻嘻的熱情贊助好讓這小社團成功設立……只是校慶時的社團小成發就讓他頭痛了。
  花了些小心思把教室布置像是算命房般,自己也穿上黑袍坐在桌前等著來校慶玩的人們偶爾近來算算星座運勢那類的——不過這果然對史塔夏來說太乏味了。瑪爾瑟斯啜了口奶茶,審查委員到底是什麼時候要來呢?都已經要下午一點了還不知道班上攤位怎樣……
  就在他一邊看著桌上星座盤胡思亂想之時,教室的門被狠狠的拉開。
  可以說是萬鈞之勢嗎?只見一個綁著側馬尾、身上的運動服還套著寫有13紅色小背心的矮小女學生就這樣砰砰砰地跑進來直接坐到瑪爾瑟斯前方,紫色的眸子眨啊眨的。
  瑪爾瑟斯知道這個人,是隔壁班女籃校隊的露緹亞。但也只有偶爾被同學拉去看高中校際籃球比賽時他才會注意到這個雖然矮小卻充滿準頭的女孩兒、他放下手中的飲料:「籃球校隊的露緹亞?下午不是有師生對抗賽嗎,怎麼會來這個嗯……小地方?」
  沒錯,他真的很疑惑。
  但是露緹亞的回答差點沒讓他嘴巴裡的奶茶噴出來。「雖然我壓根不信這一套,但我就是要來挑戰一下!我的生日是12月4號,幫我算今天的師生籃球對抗賽會怎樣!」
 
  射手座啊。
  上下打量了下似乎氣鼓鼓的露緹亞,果然有那種火象星座的特質呢?輕嘆口氣,瑪爾瑟斯開始拿起桌面上的星座盤和她從星向、太陽月亮星座等等的和女孩分析起她今天一整天的運勢——但就在他跟露緹亞說到「等等的比賽可能會碰到一點兒困難」之時……
  沒錯。
  少女爆發了。「什麼!果然像你們這種傢伙都沒辦法相信,和那些說我矮說我投球投不中的臭男生一模一樣!我幹嘛來這邊算什麼星座啊吼,看你這樣子我還以為你很厲害沒想到只是半調子!」
  一邊說還一邊拿起桌上瑪爾瑟斯準備的小蛋糕,咬了一口的露緹亞收起了剛剛一串連珠炮,只是哼的一聲轉過頭去:「不過看在這小蛋糕很好吃的份上,我就不管這些了!」
  甩甩馬尾,她離去。
  雖然瑪爾瑟斯還是覺得這一切根本莫名其妙,但他不禁對這來匆匆去匆匆的馬尾少女有更多的好奇……是發生什麼事才讓這不相信星座的女孩兒突然跑來占星社?在此同時他看到史塔夏抱著一隻大大的熊娃娃一跳跳的回來,開口:「史塔夏?怎麼那麼快?」
  「嘿嘿社長我和你說喔,剛剛玩射飛鏢時啊我碰到社團審查委員的人,然後我就和他們打賭說如果我贏了就不要來動占星社——還順便贏了隻熊熊回來欸!」史塔夏笑得開心,高舉著她的熊娃娃:「所以我們等等要去女僕……」
  「先去看師生籃球對抗賽如何?」沒有等到女孩說完,他這樣問了。
  果然還是想看看啊,那個不知為何帶著憤怒表情來到這裡的露緹亞、還有她所擔心的比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