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十組「古魯瓦爾多×威廉」換「路德+梅倫+布朗寧」

 黑流亮黎的作品

 
 
  名為威廉的青年,穿著一身整齊的藍白軍服站在晦暗無光的天空下,茫然的抬頭仰望。
  就算沒有任何記憶在這個世界中甦醒,當得知自己已經死過一遍有喜有憂。
 
  ──原來不死的自己,也有死亡的一天啊?
 
  但終究還是逃不過,再一次的從這副皮囊輪迴到此。
  心臟的跳動讓他感到有些煩躁,伸手緊糾著胸口的布料緊蹙起眉頭。
  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多少日了?時間的流逝對他而言已經沒什麼意義可言,說是行屍走肉也不為過。
 
  ──我所尋求的事物似乎就在這裡。
 
  幾乎是下意識的對腦海中的聲源單膝跪地,糾於胸口的右手仍然不放,啊、殿下……
 
  「……庫魯托少佐。」
  「在!」
 
  深植於體內的訓練對那呼喚回以最嘹亮的聲音,威廉垂首對於來者恭敬的不敢抬頭。
 
  古魯瓦爾多對於眼前的男人其實什麼都記得,但他卻選擇支字不提。
  只要確認他對自己的忠誠便足矣,在這安寧平靜的死亡之地何需再提些什麼?
 
  「怎麼站在這?」
  「只是在思考事情而已,殿下。」
 
  古魯瓦爾多盯著那橙色的後腦,瞇起了鮮紅的瞳眸,緩步至他的身旁抬頭凝視著那黯淡的天色,臉上並沒有多大的表情起伏。
 
  「唯獨死亡才是曙光。」緩聲的說著抬起手伸向那天際,似是在恍神亦是在思索,握緊拳頭像抓住了些什麼伸到了威廉的眼前,攤開。
 
  那上頭承載著,只有彼此才看的到的血紅。
  威廉笑了。覆上古魯瓦爾多的掌心,緊握。
 
  啊,是的。不死的我、在您面前也只是具殘缺的屍首。
  但我清楚的很,我的命只有您才能主宰。
 
  所以,那顆跳動的心──交予給您是最佳的選擇。
 
  -
 
  「喂,蠢女人!」
  「不要一直喊我那個稱呼!你叫我又有什麼事?」
 
  「你不覺得每天隔壁都很吵嗎?我想去抗議!」
  「……這麼說好像也是……可是,隔壁是……」
 
  ──能夠追隨您到這個世界,是我的榮幸。
  ──是個笨蛋啊……不過,並不討厭。
 
  那只屬於兩者之間的幸福,也許是誰都撼動不了的吧。


月亮之顏☆白蘿殿下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