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十七組「泰瑞爾XC. C」換「康拉德×伊芙琳」

 Wan的作品

泰瑞爾X C.C
 
  「泰瑞爾!泰瑞爾!你在嗎!」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自家的大門外貌似正被外敵侵襲。
粉髮的男子皺起眉頭,好不容易才能用特製的器具把精細如塵的粉末分離,卻因突如其來的燥音而讓他分神了。
 
  搖搖頭,打算採取漠視的態度,重新把集中力放到研究上。
 
  「泰瑞爾難道你睡著了?快點醒來吧!」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嘆氣,摘下覆蓋在臉上的裝置,不情願地看向聲音來源。
 
  沒有應聲或開門的意思,他環抱著雙手,表情相當昏暗。
  倒是想看看這次又在耍什麼花樣,來打擾重要又寶貴的研究時間。反正每次不是被硬拖到街上,就是討論該塗什麼顏色的指甲油。
 
  無聊至極,這女人是把他當成什麼人了?他不會再上當受騙。
這次無論是天崩地裂、海潚襲來、火山爆發又或是世界末日,鐵定絕對絕對是不會開門的。
 
  ……不過如果是帶來有趣的研究成果倒是另當別論。
  先不論那煩人的性格,泰瑞爾知道她很優秀,在進行研究過程中就像變成了另一個人。積極、投入以及提出各種無法反駁她的理論,當然這種狀態僅限於研究時段,只要褪下白色的長袍,就會還原本來的人格。
 
  一副吊兒郎當、傻氣又愛胡言亂語的樣子,有時候看著就會莫名的火大。
  既然擁有如此的天賦,就拜託把所有熱情也發揮到研究身上。回想起上次的裝備部門發佈會,她興高采烈地拿出得意之作—高頻電磁手術刀,的確讓在場所有人都露出驚嘆的表情。
 
  瞄準實驗用的機械人,按下開關發射。
  聚焦在武器尖端的白色電流以嚇人的速度擊中目標,粉碎成破爛不堪的鐵片。
 
  (磅……)
 
  伴隨零件散落的聲音。
  應聲倒地,除了那具已成廢鐵的機械人,還有就是亞麻色髮絲的女子。
 
  如反射動作般,泰瑞爾察覺到的時候已經上前摟抱住她的肩膀,不顧形象地大喊著她的名字,並輕輕拍打沒有載上眼鏡片的臉頰。
  因麻痺而陷入動彈不得的狀態,受到臉部的刺激勉強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張放鬆的笑臉,雖然維持不到三秒。
 
  『妳沒有作最後的實戰調整嗎?為什麼還會發生這種意外?』
 
  語氣能聽出正壓制著怒氣。
  眼神轉變成銳利,彷彿剛才的笑臉只是幻影。
 
  『妳是開發裝備研究的負責人,理所當然會擔當第一位使用新型武器的人員。算我求求妳了,以後給我好好嚴厲檢查所有部份才使用!』
 
  尷尬的笑了笑,然後伸手搭上泰瑞爾碰觸她肩膀的手,虛弱地說道。
 
  『啊……啊哈哈,好、好像因為昨天調整期間不小心睡著了……對不起,泰瑞爾……嗚啊,好痛……』
 
  ……
 
  ……
 
  ……
 
  ……………真的徹底被她打敗了。
 
  最後發佈會也搞得一團糟,還好瑪格莉特和一臉不屑的羅索使用權力才能控制住場面。
不然那個女人所開發的武器和目前的地位多少會受到影響,說不定還會被迫辭去工程師的職位。明明就能製作如此出色的裝備,卻因為一點小錯誤而差點破壞所有辛勞,甚至危害到自身安全。
 
  雖然並非自己的事情,但卻感到些許的怒火。
 
  (C.C,妳很優秀。正因如此,我才無法原諒妳。)
 
  金色的瞳孔直視躺在醫療所病床上的短髮女子。
她閉上眼睛,安穩且規律地呼吸著。右手緊緊抓著穿戴皮手套的手,似乎在醒來之前都沒打算鬆開的樣子。
 
  泰瑞爾用僅餘能自由活動的手輕撥她的瀏海,溫柔的力量順著她的臉型撫摸至下巴,直至看到微開合的嘴唇。
  他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另一手支撐著床的邊緣,另一手則維持著被束縛。彎曲身子,慢慢貼上溫熱柔軟的觸感。
 
 
  ***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驚,連續敲捶門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想,泰瑞爾這才發現不知不覺間竟然想起不久前引起騷動的事件。
 
  拿起放置在桌面,已經冷掉的黑咖啡。
  喝了小口後,將杯中的液體爽快倒進垃圾箱裡,最後放開手,可憐的杯子就這樣發出清脆的音效後跌入深坑之中。
 
  緩緩走近大門旁邊,熟練地輸入數字讓門扇開啟。
  馬上映入眼簾,是一位作勢要坐到地板上的人。
 
  「泰瑞爾……你果然是睡著了嗎?怎麼每次這麼慢才開門!害我等好久了!」
 
  帶著抱怨的語氣,揉捏住裸露在空氣中的雙腿,藉由表達疲倦感。
  沒有聽到男子的回答,看來也在她的預料之內。嘆了口氣,她決定自顧自地繼續說話。
 
  「那個,能陪我到街上一下嗎?我想買個東西。」
 
  隔著鏡片瞇眼微笑起來。
  雖然聽起來像是詢問,但他知道即使拒絕,結果還是跟答應沒有差別。
 
  徑自從她身邊走過,踏出三大步後回過頭。
  只見呆在原地,訝異地盯著他的C.C。
 
  「怎麼了?」
 
  「……呃,沒想到今天這麼順利就把你拖出來,有點嚇一跳而已。」
 
  追上泰瑞爾的步伐,與他並肩走著。
 
「……只是剛好想買新的咖啡杯,才順道陪妳出來,別誤會。」
 
  「呵呵,那就當作是這樣吧。」
 
 
  斜眼看著就像小孩般跳躍著走路,面露燦爛笑容的人。
  男子望回前方,嘴角勾起一道淺淺的彎月。


別西卜的作品
 

神棍魔女
‧康拉德/伊芙琳,教父魔女
‧捏造、OOC、私設定
‧簡介:主要是伊芙琳視角,大小姐帶康康和魔女出門郊遊野餐培養好感度的溫馨故事(?
 
「在森林之中」
 
  在過度安靜、瀰漫著詭異氣息的茂密森林中,有三個人影走著。
  最前方的是身材結實、手持棍棒的黑衣男人,在他的後方則是一身深色洋裝和披肩,纖細的手腕和左眼以繃帶包起的少女。
 
  聖女之子──侍者們稱之為大小姐,身著滾上荷葉邊的可愛裙裝、裙下露出的膝蓋則是球型關節,外型嬌小的女孩人偶,此時面無表情的拉著伊芙琳的裙襬,另一手提著提籃,兩人跟著走在前方的康拉德。
  康拉德跨大腳步前進,以伊芙琳的步伐必須加快腳步才能跟上,但又必須顧慮到身旁的大小姐而放慢速度。
  如果是別的戰士,想必能輕鬆的抱起大小姐前進吧。儘管大小姐的重量並不重,但是要伊芙琳抱著大小姐走上一整天還是有點困難。
  伊芙琳曾數度要求康拉德停下腳步,或是放慢速度也好,但對方卻像沒聽到似的,依然保持著不至於走散、但也讓伊芙琳難以追上的距離。
  今天一整天都是這種狀況,只有遇到魔物時會因為戰鬥而暫時停下。
  這一路上的魔物幾乎都是康拉德解決的,伊芙琳只是在後方看著大小姐指揮康拉德戰鬥,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她甚至認為大小姐只要需要康拉德一個人就夠了。
  「為什麼今天要我一起出來呢?」
  即使伊芙琳向大小姐如此詢問,大小姐也只是安靜的看著自己,不發一言。
  「別跟丟了。」
  只說了這句話,大小姐指著前方的康拉德示意繼續前進。
  伊芙琳對大小姐的安排感到困惑。
  她尚未尋回失去的記憶,只知道若要找回過去的回憶,就必須依照聖女之子的指示戰鬥。
  伊芙琳隱約覺得自己認識康拉德。正確的說,是她生前認識康拉德。
  當她看著康拉德時,心中總會浮現模糊的熟悉感,會令她產生類似感覺的人還有沃蘭德。
  不同的是沃蘭德給她的感受是安心的,但是康拉德卻只有一片模糊。她明白沃蘭德對康拉德十分反感,  但伊芙琳連自己對康拉德是厭惡、恐懼或是其他甚麼樣的心情也不明白。
  名為布勞的侍者告訴她,這是十分正常的過渡期現象,只要與大小姐一同作戰、一起生活,就能找回自己失去的記憶碎片。
  找回生前的記憶?伊芙琳腦中僅剩的一點記憶,是被囚禁在某處,沒有自由,只有寒冷和令人作嘔的噁心感。心裡畏懼著「什麼」,放棄了對自由的憧憬,卻又期望著會有「誰」拯救她──這些是她心中殘留的情感。
  如果生前的記憶是如此令人恐懼,又為何要在死亡後找回那些記憶呢?
  當伊芙琳思索這些問題而恍神時,大小姐踩到了顆長了青苔的石頭,狼狽的跌在一片泥濘中,手中的提籃也一塊掉到地上。
  「啊、人偶小姐!妳沒事吧?」
  「……我跌倒了。」
  伊芙琳趕緊將倒在地上的大小姐扶起,檢視她身上的傷勢。所幸大小姐只有衣服沾上了泥巴,雖然潔白的蕾絲襯衫和滾著荷葉邊的紅色裙子弄髒了,但是人沒事就好了。
  伊芙琳不清楚人偶的構造或是發動原理,在星幽界中有能力修復人偶的只有那位被稱為博士的男人。或許服侍聖女之子的侍者們知道該如何處理大小姐的緊急狀況,但伊芙琳對這些知識一無所知。
  伊芙琳掏出自己的白色手帕逝去大小姐身上的汙垢,雖然無法完全清理乾淨,但是做過緊急處理的話,回去應該能把衣服洗乾淨吧。
  大小姐安靜的任由伊芙琳在她的身上擦拭,當伊芙琳擦到大小姐的膝蓋時,她困擾的停下動作。泥巴似乎滲進了球型關節之中,難以清除。
  雖然不了解這方面的知識,但若有異物滲進關節中,會不會對大小姐有不好的影響呢?安全起見,應該先回去讓侍者或是博士評估狀況吧。
  伊芙琳向大小姐提出了返回宅邸的建議,而大小姐將視線移向不遠處的康拉德,似乎是在詢問他的意見。伊芙琳這才發現原來康拉德尚未走遠,而是停在有一段距離的前方回頭看著他們。
  既然他在,為何不過來幫忙,而只是在一旁看著呢?伊芙琳在心中如此埋怨。
  「沒有這個必要,繼續前進。」
  康拉德以冷漠的口吻說著,絲毫感覺不到他大小姐有任何的擔心。聽到這個回答,伊芙琳十分的不滿,正想開口反駁時,大小姐拉了拉伊芙琳的披肩。
  「沒關係。只剩一點點就能打倒魔物的頭頭了。」
  大小姐對伊芙琳輕聲說著,仍是看不出任何情緒的表情。雖然伊芙琳對康拉德的態度依然不滿,但是大小姐已經撿起了剛剛一同落在地上的提籃。
  猶疑了一會兒,伊芙琳出聲喚住大小姐,接著便蹲低身體表示要大小姐到她的背上,待大小姐以略為笨拙的動作爬上伊芙琳的背,雙手環住她的脖子,伊芙琳便背起大小姐繼續前進。
  康拉德只是站在不遠處看著她們,等伊芙琳較為靠近時,他便轉身繼續前往樹林深處。
  又走了一段不短的路,伊芙琳因背著大小姐而汗流浹背,而康拉德仍是一樣走在最前頭,看來毫不費力的處理掉一路上遇到的魔物們。
  好不容易找到了這些魔物們的首領,康拉德拆下了手上沾滿髒污的繃帶重新綁緊,伊芙琳這才發現他壯碩的手臂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但他卻毫不在意的握緊手上的棍棒,以眼神向著大小姐示意。
  大小姐滑下伊芙琳的背,踩著搖搖晃晃的腳步走到康拉德身邊,指著被部下包圍的魔物首領,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以神之名,斬除骯髒的魔物。」
  康拉德低聲祈禱,接著便使勁一踏,向著魔物群的中心衝去。發現康拉德的魔物們立刻圍上康拉德,他持棍揮去幾隻,立刻又有數隻朝著他攻擊後的空隙攻去,儘管康拉德武力高強,面對成群結隊的魔物群仍陷入苦戰。
  伊芙琳著急的看著被包圍的康拉德,感覺自己不能只是站著旁觀,她趕緊向大小姐提出讓自己加入戰鬥的要求。
  「人偶小姐!請讓我也去戰鬥吧!」
  這是極為罕見的情況,伊芙琳不喜歡使用自己的能力,每當她使用力量後就會變得更為衰弱,她的個性也不喜歡和人爭鬥,因此過去她只是被動的接受大小姐的指示。
  大小姐轉過頭,人偶清澈透明的眼睛映出伊芙琳的身影,又看向吃力作戰的康拉德,思索一會兒,點了點頭尤應伊芙琳加入戰鬥。
  「那麼,伊芙琳妳……」
  「不需要!」
  當大小姐正要對伊芙琳下指示時,傳來男人低沉的吼聲,大小姐和伊芙琳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而震了一下,兩人同時看向聲音的來源。
  「我……」
  「康拉德,你需要支援。」
  伊芙琳因為驚嚇而說不出話,大小姐則依舊面無表情,冷靜的說出現況。
  「我不需要魔女的支援。」
  康拉德丟下這句,又繼續掃蕩成群的魔物們,無視受到打擊的伊芙琳。
  最後,靠著康拉德一個人打倒了魔物們的首領。
  戰鬥結束後,原先充滿魔物的混亂場景變得寂靜而毫無生氣,像是被人擦去紙上的塗鴉一樣,只剩下他們三個人。
  康拉德大吐一口氣,低著頭盤腿坐在地上,手上還緊握著用來戰鬥的棍棒。這模樣就像是仍處於爭鬥的野獸,身上散發著會襲擊人的危險氣息,若一不小心靠得太近,恐怕會被血盆大口咬傷吧。伊芙琳這麼想著。
  大小姐低頭忙著,先是從手上一直提著的提籃中取出一塊格紋野餐布攤在地上,又從籃子中拿出麵包和三明治,甚至還拿出了茶壺,令人懷疑這提籃是怎麼裝進這麼多東西的。
  「人偶小姐,這些是……?」
  伊芙琳疑惑的開口詢問,而大小姐捧著有些變型的三明治專心的盯著瞧,恐怕是先前跌倒時摔壞的吧。大小姐笨拙的擠壓吐司,嘗試著把三明治恢復原狀,卻讓三明治的形狀變得更糟糕,一會兒後她就放棄了。她抬頭看著伊芙琳,人偶沒有表情的臉上似乎散發著光芒。
  「肚子餓了,可以吃飯。」
  大小姐拉著伊芙琳的手,讓她到野餐布上坐下,又小跑步的跑到康拉德身邊,雙手環起康拉德健壯的手臂,一邊說著「吃飯了、吃飯了」,半拖半拉的將康拉德帶到野餐籃邊,和伊芙琳並肩而坐。
  這讓伊芙琳感到有些壓力,而康拉德則是低著頭,盯著餐盒中的餐點。隔著餐盒正坐在兩人對面的大小姐將餐盒推向兩人。
  「大家辛苦了。這些是布勞準備的午餐和紅茶。請好好享用。」
  伊芙琳膽顫心驚的以眼角餘光偷看康拉德,見他還沒有動作,馬上想到他或許習慣在飯前祈禱?伊芙琳有些發抖的將十指交握,閉上眼想著禱文。
  「感……感謝主,賜予我們……這美味的一餐。阿們。」
  念完不熟悉的祈禱文,伊芙琳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令人意外的畫面。
  康拉德似乎跳過了祈禱的步驟,一手抓著三明治,一手抓著麵包往嘴裡塞,塞滿食物的兩頰像松鼠一樣鼓起。
  伊芙琳愣愣的看著康拉德,而他正大口咀嚼著,察覺到伊芙琳的視線,他回以疑惑的表情。
  「怎麼?妳不吃嗎?」
  語畢,伸手就要去抓伊芙琳面前的三明治,伊芙琳趕緊搶在他之前拿起三明治開始咬著。嚐到生菜和培根的味道,這才想起今天一整天幾乎沒吃東西,肚子咕嚕咕嚕的更餓了,她大口品嚐美味的餐點。
  大小姐歪著頭看著兩個人吃東西的樣子,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
  聖女之子不知道吃東西是甚麼感覺,她只需要睡眠或是喝下藥水回復行動能力。現在兩人吃東西的模樣對她而言十分新奇,人偶原先面無表情的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專注的看著兩人。
  「我吃飽了───」
  伊芙琳滿足的喝完最後一口紅茶,察覺大小姐的視線,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
  「好吃嗎?」
  「很好吃哦!回去後得好好感謝布勞才行呢。」
  「是啊。不過在回去之前,有個更重要的問題。」
  伊芙琳不解的朝著人偶的視線看過去,才發現早一步吃飽的康拉德已經枕著手在地上呼呼大睡。
  真虧他睡得著呢。不過,今天一整天幾乎都是康拉德一個人在戰鬥的,仔細想想今天自己似乎甚麼都沒做。
  『我不需要魔女的支援。』
  忽地,伊芙琳想起康拉德的這句話,心情莫名地感到低落。是因為被稱為魔女嗎?或是自己不被需要呢?又或者兩者皆有?
  「為什麼……人偶小姐,為什麼今天要帶我和康拉德出來呢?」
  伊芙琳看著大小姐,開口詢問。光憑康拉德一個人就足以打倒所有的魔物,如果要強大的隊友或是後援,一定有比她更適合的人選。為什麼要找她呢?康拉德一定覺得自己很礙手礙腳吧。
  大小姐看了一眼康拉德,見他仍在熟睡,稍微想了一會兒後反問:
  「伊芙琳,妳覺得妳認識康拉德嗎?」
  聽到了出乎意料的提問,連伊芙琳自己也答不上來,只能含糊的回答。
  「我想是的……但是我想不起來他是誰。」
  大小姐點了點頭。
  「康拉德也是一樣。他對你有熟悉的感覺,不過,想不起來妳是誰。」
  這讓伊芙琳有些驚訝,大小姐又接下去說完。
  「他曾想過直接向妳搭話,或許你記得什麼也不一定。但是,他覺得妳很怕他。所以不想讓妳感到害怕。」
  「咦?」
  莫非他是認為自己害怕她,所以今天一整天才一直和自己保持著距離?那麼,又為什麼不讓自己參與戰鬥呢?
  「我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妳使用能力後,身體會變得虛弱吧。」
  大小姐如此回答。
  伊芙琳驚訝得睜大雙眼,說不出話來。
  「他……是笨蛋嗎?」
  伊芙林走近正熟睡的康拉德,在他身旁蹲下身子,仔細凝視熟睡中的臉龐。這麼說來,似乎是第一次離康拉德這麼近,之前也從來沒好好的看過康拉德的臉。此刻的他並沒有先前的殺氣,仔細一看他的相貌十分端正,如果除去濃厚的眼妝,應該是個長相清秀的人。
  在感到這睡臉意外的可愛的同時,伊芙琳心中浮現一股懷念的情感,似乎以前也曾經如此仔細端詳他的臉,而他的手放在自己頭上--試著追尋那段記憶,卻如同在迷霧之中,只有一片難以辨別的模糊畫面。
  「你覺得討厭嗎?」
  大小姐的聲音進入她的耳中,伊芙琳抬頭望向大小姐,人偶安靜的看著她。伊芙琳歪著頭思索了一會兒。
  「我想……我並不討厭他。或許我可以試著更了解他……」
  由於不了解他,因此感到恐懼。如果能夠了解康拉德這個人,了解他們生前的關係,或許自己對他就會有不同的想法了吧。
  大小姐來到伊芙琳身旁,搭上她的肩膀。
  「我們回去吧。」
  「嗯。」
  被稱為魔女的少女和少女人偶相視而笑。
 

 
  「人偶小姐……」
  「加油。」
  「我真的……沒辦法把康拉德扛回去的。」
  「加油。」
  「不要只會說加油啊……」
  「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