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十一組「羅索X艾茵」換「路德X聖女之子」

幻羽的作品

  淡紫色的貓耳微微地在你眼前晃動著。
 
  獸人少女哼著歌,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前頭,已經來過許多次的區域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隊伍的氣氛相較之下也輕鬆不少。連平常被叫出來對付這種雜碎都會發火的你此時也只是懶洋洋地前進,腦中設計著下一次的實驗內容。
  那對耳朵仍然在你視野內,你想著果然還是很想研究啊邊回憶對獸人族基因做過的各種假設,神遊之中才憶起以往在思考這些的時候當事人總會靠不知哪來的直覺感應到,轉過身齜牙咧嘴地要你別把她當成實驗品。
  也因此她十分抗拒走在你前方,偏偏打頭陣的人又毫無選擇,每次那個身影都是僵硬而警戒,耳尖豎得挺直準備聽到任何動靜就跳開。你看著如今不時還會小跳步幾下的同一人,皺著眉思索到底是何時演變成這樣子的。
 
  這種芝麻小事當然沒在你的資料庫內留下記錄,索性手一伸像過去的很多次那般揪住那對耳朵,對方停下腳步,不同於過去迅速的激烈反應,她稍稍後傾仰頭對上你的眼睛,清澈的天藍色中透著純粹的什麼,你鬆開手揚眉問:「為什麼不一樣?」
  她眨了眨眼,重新站直後偏頭望向你,勾起嘴角道:「因為相信羅索什麼都不會做啊。」
  「就不要哪天真被我丟上解剖台。」不以為然地撇撇嘴,她卻依然微笑著,沒再走回你前方而是待在你身側,說些不著邊際的閒談。你沒放多少心思在回應上頭,可那安靜的嗓音絲毫不介意,仍是輕輕柔柔的持續著。
 
  嘛、偶爾這樣也不壞就是了。


***

加映─跟小孩認真的傢伙最幼稚了

 
  「煩死了,滾遠點雜碎,除非妳想被我抓去做實驗。」你不耐地看著腳邊的小鬼,穩了穩手中的資料出聲驅趕。
  你看見她眨了眨眼,接著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你在心裡咒罵了聲──就是這樣你才討厭小孩子──同時埋怨著自己此時居然沒有手能摀住耳朵。
  但她沒發出半點聲音,甚至在淚水溢出眼眶前就低下了頭,她垂下耳朵安靜了幾秒,又突然抬起頭朝你吐了吐舌頭,隨後轉身跑開。
  你有些呆滯的看著她的背影,回過神後默默地將手上那疊紙放進實驗室,再次回到走廊上時右手已纏繞著微弱的電光,你瞇起眼望向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了令人發毛的弧度。
  好啊,那小鬼竟敢朝你扮鬼臉,你這就去把她抓回來綁到解剖台上看她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夏澤的作品

By夏澤
 
自那場戰役結束後,僅過三日。
 
                 ──妳,卻變得如此遙遠。
 
《No Desire?》
 
 
                 × ╳ × ╳ × ╳ ×
 
 
   敲了敲未關的房門,白髮侍僧一如往常的準時來到此處,催促該房主人前往飯廳與聖女之館內的戰士們一同享用餐點。即使這位被自己喚作大小姐的人偶,並不需要進食,他還是會一視同仁的領著這位存在前往眾人所在之處。
 
   不過,情況好像有點變異。他發現妳最近恍神的頻率提高了,他注意到妳本該晶瑩透亮的玻璃珠瞳近日略顯黯淡,他查覺到妳們彼此間的距離愈來愈遠……。於是路德他不懂了,為何在聖女之戰那日後,有了這些改變?
 
   於是他想起了自己在那場戰役後所說的話:「我希望聖女大人的意念還留在某個地方……」。就是自那時起,妳有了奇妙的變化。
 
   他不禁思考,是自己做過頭了,又或者是忘記顧慮到人偶的設計,並沒有思考繁複語句的能力。侍僧微蹙起眉於內心自責,他想告訴妳他那句話真正的目的。
 
   ──You never say you want something.
 
   正因如此,他當時才會那麼說,很純粹的,他只是想給予一點刺激。讓妳明白……
 
   ──You never know if don’t cry.
 
   白髮侍僧微微欠了個身後走入房,朝著那坐在床邊看著窗外夜色發呆的人偶走去,他想讓妳知道……
 
   ──You should know that you can be selfish.
 
   他在你面前單跪隻腳,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牽起妳那總是冰冷的手。妳愣了下緩緩的轉過頭注視著他,而他則是回以妳一雙認真的眼眸。好似提醒著妳……
 
   ──You don’t have to say you get enough.
 
   事實上,他更是如此希望妳……
 
   ──Make yourself free & Express your wish.
 
   妳眨了眨眼好奇的發出疑問,「嗯?」眼瞳在他觸碰妳的那剎恢復了光采卻又黯去。妳覺得他只是在妳身上看著另一位的存在。
 
   他捕捉到那抹神采後,緩緩的吐口氣輕聲說道妳不可置信的語句。
 
   「If you can tell me, you’ll get my heart…」
 
   他俯首輕吻妳的手背向妳允諾,並於內心深處發誓……
 
   ──And I’ll do anything I could do for you.
 
   他只是希望妳能正視自己所不清楚的情感,他那時的話,只想透過讓妳吃醋而察覺妳自身似人的部分。而他,妳忠心的白髮侍僧此際正等著妳,說出妳所求、妳的渴望……
 
   「路德……可以,只看著『我』嗎?……然後…不要拋下『我』。」
 
   妳看著這過去只服侍另一位與妳類似存在的白髮侍僧,胸口莫名的有種酸楚。然,妳不解這樣的感覺是什麼?妳費盡力氣,擠出了任性般的句子。妳唯一的渴求。
 
   ──吶,「我」在這裡喔,你看的到嗎?
 
   而他給予的回應,足以讓妳於今夜安心闔眠,「Yes, my dear…」
 
   ──When you reach out your hand, I’ll give it to you.
 
   妳讓他牽起妳的手,緊緊的握著,深怕這只是場夢,妳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任由對方將你帶離房。但是不安的情緒已消散,妳看著身旁比自己高好幾倍的男子,又一次的感到安心不已。
 
   身高的差距,讓妳未察覺白髮侍僧淺淺勾起的嘴角。妳甚至忘了這人,是個惡魔。卻是位不會食言的惡魔。
 
   ──You’ll have it even though you can’t speak for it.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