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三十三組「女裝沃肯」換「馬庫斯+沃肯」

 浯月的作品



月唯書的作品
 

 「就是這裡了。」紫衣少年在一扇木門前駐足,微笑著向白衣男子說著:「那麼,沃肯,接下來我就不打擾你了。」
 
  沃肯看著讓開身的少年,沉默地點頭示意,手搭上門把。那一瞬間他有些猶豫,然而最後還是將木門推開。甫將門推開,夾雜著些許灰塵的氣息就從門縫中湧出,沃肯咳嗽了幾聲,皺起眉頭看向裡面一片沉寂的景色。
 
  年舊失修的房間中布滿灰塵,寧靜且沉悶的像是與世隔絕,時間在此失去意義。窗外的陽光隱隱約約灑了進來,沃肯不由自主嘆息,馬庫斯正坐在椅子上,毫無生氣,猶如與防間融為一體的擺設品。
 
  將房門關起,他猶豫後舉步向前,走到窗戶旁將窗簾拉上,此舉引來大片灰塵飛揚,沃肯掩住口鼻咳嗽,轉身走向依然毫無反應的馬庫斯。他一言不發地站在馬庫斯面前,伸出的手幾欲收回,最後仍是輕觸上馬庫斯冰冷的面具。
 
  一股難以言喻的負面情感從他心底迅速竄過,悲傷嗎?憤怒嗎?還是……心疼?沃肯輕喃,他不知道,但他現在毫無疑問想將對方帶離這個滿是灰塵的地方。馬庫斯不該在這哩,它是他引以為傲的作品之一,它可以在戰場上活躍、渾身染血,也可以靜靜待在主人身邊待命--像它以往陪伴他那樣--但無論如何,它都不該被灰塵淹沒,待在這種鬼地方與世隔絕。
 
  被純黑手套所包裹住的指尖輕劃過一旁的桌面,沃肯凝視著指尖上沾染的灰塵,有些嫌棄地撢去,如果不是為了馬庫斯,他才不會進來這種地方。無論如何,他得想辦法先將馬庫斯運回自己房間以便後續處理工作。
 
  沃肯打開房門,想詢問紫衣少年有沒有手推車一類的道具,卻發現人已經走了。他皺起眉頭,馬庫斯有八十公斤,雖然他並不是全然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書生,但他也沒辦法輕易將馬庫斯搬起。用拖的可能會讓對方身體與地面摩擦而產生損傷,那並不是他所樂意見到的事情。
 
  「沃肯博士?」身前忽然傳來低沉的聲音,沃肯抬頭一看發現眼前站著一位赤裸著上半身的金髮男子,他記得他是叫做……阿貝爾?對方此時露出陽光的笑容,詢問:「怎麼看起來一副煩惱的樣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眼神迅速掃過對方鼓起的肌肉,沃肯稍微猶豫後開口:「我想將馬庫斯搬回房間維修……」
 
  「喔!沒問題,交給我吧!」阿貝爾拍了拍沃肯的肩膀,走進房間四處張望,走到馬庫斯身前發出低沉的喝聲,將它抱起。
 
  「還挺沉的。博士你房間在哪?」阿貝爾臉上的笑容仍舊爽朗,雖然能透過賁起的肌肉看出對方有使勁,不過以呼吸頻率看來似乎的確不造成他的負擔。經過判斷,沃肯才放心地帶路。
 
  將房門打開,請阿貝爾將馬庫斯放到工作臺上後,一顆懸著的心才稍稍放下。
 
  「謝謝你。」
 
  「不用謝啦!」阿貝爾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回應:「舉手之勞而已,大家都是夥伴嘛!之前也受到你很多幫助,下次如果有需要儘管找我幫忙……」本來還想叮囑對方要多吃飯,不然身體看起來太過纖細好像一扳就會斷,可是基於兩人的交情沒那麼深刻,加上沃肯隱約有種天生就拒人於外的氣場,最終阿貝爾還是沒把這些話說出來。
 
  看著阿貝爾逐漸遠去的身影,沃肯轉身將門帶上。夥伴嗎?他們貌似的確在大小姐的帶領下在任務中見過幾次面──他以自身之血獻於他人,並非是什麼高操的情懷,而是那是他僅有的生存方式。不過這份幫忙的恩情他就記住了。
 
  走到馬庫斯身旁,沃肯將對方的紅衣的扣子解開,費了些力氣才將衣服抽出而不使馬庫斯掉落至地面。讓綠髮的人偶少女們把衣服拿去清洗,沃肯看著馬庫斯身上的盔甲,忽覺頭大。
 
  彎曲指節敲了敲盔甲,發出沉悶聲響。沃肯轉身走進衛浴設備,拿出一個裝滿水的面盆及兩條毛巾。他將其中一條乾淨柔軟的毛巾浸入面盆,待吸飽水份後將它拎起、擰乾,而後細細擦拭起馬庫斯的盔甲。
 
  濕的毛巾擦去灰塵,乾的毛巾則吸去水份。不厭其煩地重覆無數次,直到即使沃肯褪去手套,用手指摩娑著盔甲表面也看不出任何塵粒為止。費了一番勁將盔甲褪去後,將馬庫斯裡面沾染上灰塵的部分也一一清理乾淨,當沃肯徹底處理完時已經花費了至少六小時。
 
  在馬庫斯身上插滿密密麻麻的線路後,沃肯疲累地坐在椅子上,他凝望著馬庫斯的身軀有些恍神。他上次見到馬庫斯是什麼時候?沃肯揉了揉眉心,他想不起來了,那些生前的記憶全都想不起來了。
 
  但是從他將原型與那名男子融合後,原型就不再是原型,而是馬庫斯,只有這點沃肯是不會忘記的。
 
  殘留著原型的記憶,殘留著為人的記憶,兩種記憶混雜交織而被壓抑到最低限度,被迫進行著各種不人道的「指令」。沃肯閉上眼睛,喃喃自語:「你會恨我嗎……」恨我將你製作出來,恨我將你交給導都?
 
  不過……那是沒辦法的啊……
 
  「──嗶哩哩哩哩!」沃肯被忽然傳來的尖銳聲音嚇醒,反射性朝音源射出銀針。在聲音停止的一瞬間,他才看清原來是他發出聲音的是定時鬧鐘,雖然現在那東西已經被銀針射穿。
 
  晃了晃還有些昏沉的頭顱,沃肯走到操作檯面前透過儀器,透過電路精密地偵測到馬庫斯的機體狀況。看完大致內容,他不禁鬆了口氣,沒有很嚴重,只是能源不足加上部分零件鬆脫或磨損,還有部份關節需要潤滑而已。在資源匱乏的星幽界,雖然還是能弄到大部分零件,但能避免耗損就盡量避免會比較好。
 
  將機體狀況處理完後,沃肯為馬庫斯穿上了盔甲。他手上拿著面具,遲疑地望向對方的臉。如果再將面具鎖上,將馬庫斯維修好,那什麼時候他才會再見到它?雖然這樣有些愚蠢,然而他有點想念以前馬庫斯陪伴在他旁邊的日子。
 
  那時,一切還是那麼單純──
 
  等沃肯再度回神,自己已經吻上馬庫斯的唇瓣。他愣了一下,隨後表情淡定地將唇挪開,替馬庫斯裝上面具,鎖牢扣環後摸索著並按下啟動開關。
 
  站在馬庫斯面前靜靜望著對方開機時輕微顫抖的模樣,它的頭轉了轉,隨後視線定格在沃肯臉上,顫抖地朝他伸出手。沃肯走前一步,彎下身子捕捉住那隻手,輕柔地將臉頰靠上對方手心,露出淺笑。
 
  「早安,馬庫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