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十組「里斯&弗雷特里西→艾依查庫」換「康拉德×布朗寧」


夜里陽的作品《愛慕的你或你》
 
一開始確定只是一份想要照顧後輩的心情,現在想想的話,
只是不知道這份感情從何時變了調,變成了想要更加接近對方的感覺,
對方若是開心的話自己也會跟著開心,反之對方難過的時候自己也會感覺難過,
無論是里斯或是弗雷特里西都有這樣的感覺,但他們針對的對象並不是同一個人。
 
艾依查庫今天也很努力的練習射擊的技術,身為教官的弗雷特里西自然有指導他的義務,
然而越是盡責的指導越是會想到許多無關緊要的東西,撇掉今天晚餐要吃甚麼這類的日常話題、他滿腦子只有「要如何更接近艾依查庫」的想法,
弗雷特里西起初也不知道自己的腦袋結構到底出了甚麼問題,問了伯恩哈德才隱約知道自己似乎被艾依查庫所吸引,
這恐怕就是一種未知的情感吧?弗雷特里西當時無奈的笑了笑,只說既然引發了那就順其自然吧,
完全沒有想過若是等到情感暴走後自己會是怎樣的情況。
 
「呦、前輩。」
訓練結束後弗雷特里西正準備到食堂去吃飯,今天應該是伯恩哈德準備的燴飯定食,
在走廊上遇見里斯而隨口打了招呼,里斯看起來也沒任何異狀的回應他,
雖然是如此日常的情況,但兩個人之間卻瀰漫著微妙的氣氛--卻沒有任何一方要站出來解釋這種情況。
 
「你也是要去吃午餐嗎?不介意的話就一起去吧!」
「啊?嗯……我已經吃飽了,你就自己一個人去吃吧。」
里斯像是在避開什麼似的快步離開現場,只留下困惑的弗雷特里西一個人,
算了、既然里斯沒有空的話那他就自己一個人去吃吧,然而在走入食堂的瞬間他看見了難得的畫面。
 
那是艾依查庫因為體力不支而趴在桌上小歇一番的畫面。
 
艾依查庫的呼吸十分平穩,周遭的空氣彷彿為了他而寧靜下來、像是怕驚擾了這位正在作夢的孩子,
感覺在這個地方吃飯不是什麼太適合的事情,弗雷特里西決定去其他的地方吃飯,
在離開之前將自己的外套脫下,輕輕蓋在艾依查庫的身上,
這樣也算是盡了自己前輩的職責了吧?弗雷特里西放輕腳步緩緩離去。
 
「果然是這樣嗎?你果然是……」
里斯從食堂的另一端走了進來,小心放慢的腳步並未打擾到周遭安寧的氣氛,
看著艾依查庫仍然熟睡著的臉龐,不曉得他現在正作著怎樣的夢?
但無論是怎樣的夢,都一定是很讓人放心的吧?艾依查庫的表情上正寫著這樣的話語。
 
等到艾依查庫醒來後,身上多了件毛茸茸的外套、而桌上則放了一杯還溫熱著的牛奶。



Pomelo的作品《True or False ?》

*含有大量捏造

*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在這龍蛇雜處的魔都之中,平凡與不平凡僅僅就差一線之隔,卻有著天與地之間的差異,因此那令人有些嚮往的不平凡,可能就在身邊頻繁出沒也說不定,差異只是有沒有機會、要不要主動深入甚至參入其中。

 

或許就是沒有哪一個意外突入生活中改變,因此任由人本身便具有的劣根性放任,結果是無法輕易放棄眼前習以為常的一切。

 

布朗寧拉緊帽沿,走過幾條街後總算來到目的地,一見到燈亮著便推開門走進去,映入眼簾的空間當中並沒有看到半個人影。

 

人呢?

 

「你好......?」

布朗寧拿下帽子出聲打招呼,但依舊沒人回應,於是他試圖往深處走,繞過簾子後看見一道門,微微敞開的樣子十分吸引人碰觸上門把,但是當伸出手嘗試去推之前,裡頭傳來人的聲音:「我馬上過去,就先隨便找個位置坐著吧。」

 

布朗寧找了個位置坐下,等待的時間並沒有很久,後來從那扇門後走出的人身著一身白色醫師袍出現在布朗寧面前,面帶一些歉意的神情像布朗寧道歉:「抱歉,剛剛有其他事情耽擱了。」

 

「沒關係,反倒是我又來麻煩你了。」

「也很久沒看到你......這次是怎麼了?」布朗寧脫下外套,藏在外套遮掩之下的手臂上有著白色的繃帶,顯然有經過緊急處理,但是透過繃帶的鮮紅可看出嚴重性。

 

「不小心被調查對象發覺,遭到追殺的後果。」

基於面對的對象是醫者讓布朗寧苦笑,只能老老實實交代緣由,引來對方更多的關心:「那後來的狀況沒問題吧?」

 

「沒問題,已經掌握了關鍵的證據,也送到委託人手上了......事情辦完才過來的。」對於大致的狀況都作了交代,不過更進一步的訊息全數模糊過去,不過對方也沒有追問,而是專注於蒐集傷口的更多資訊:「原來如此,所以這是被什麼弄傷的?」

 

「我想想啊......應該是瑞士刀吧。」

「那還是和之前一樣,傷口處理完後再打一劑破傷風。」布朗寧看著繃帶直接被剪開,裸露出的一道傷口仍舊向外溢出鮮血:「拜託了。」

 

說起來,會認識這個醫生也是意料之外。

 

在一次被不知打哪來的集團盯上,因此在巷子裡鑽來鑽去試圖甩開對方的布朗寧,因為誤入死巷的關係,他為了自保因此不得不開槍,不過布朗寧並沒有打算殺人,他只想逃離對方的包圍網而已,而結果是──

 

──唔啊,沒想到還真痛。

布朗寧的手壓緊腹部,血卻還是不斷向外蔓延染紅他的衣物以及手,看著這副模樣,他日後或許會痛恨他的天真使他腹部中彈血流不止。不過……

 

──你怎麼…….?總之往這邊。

布朗寧大概同時也會慶幸他的好運氣,讓他撞上一位密醫。

 

儘管順利躲過一劫,可是卻留下了謎團。

那時候自己是怎麼、又是為何會被追殺的原因完全不明就裡。

 

當布朗寧沉浸於回憶之中,全然沒有發現在不知不覺之間,自己手臂上的傷口已經經過了妥善的處理,甚至包紮完畢。

 

「沒問題了,好好靜養就行。」

以俐落的動作將繃帶打上結,並且出聲將布朗寧拉回現實。

 

「看來這陣子又要看雜誌打發時間了啊......」他稍微動了動手臂,傷口還有些麻麻的感受,卻已經不會有陣陣的刺疼,然後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儘管只是一瞬間的靈感乍現,卻有著十足的合理性能夠解釋一切。

他看向吊衣架,再看向眼前為自己治療的行醫者,難道說──!

 

***

 

他發現布朗寧從治療完畢之後就變得怪怪的,是想起了什麼事情?

還是說……不,應該沒可能。因此是依舊默不作聲繼續扮演著醫者的角色,他放下書寫完藥袋說明的筆,另一手也默默伸向暗藏於桌下的……

 

「對了,剛剛在來到這裡之前,我似乎撞見了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人物。」

「誰?」動作暫時僵住,結果另外一隻手卻不小心動了下。

 

「是黑教父,康--」

於是在布朗寧報上那人的名字前,他正巧把放在手肘處的筆撞掉在地上。

 

「給,你掉的東西。」布朗寧彎下腰去替他撿起,而錯失了機會就只能縮回手,將筆從布朗寧的手上拿回來:「謝謝。」

 

「我想對方一定也是醫生您的常客吧。」

「是見過面。」

「果然。」

 

布朗寧二話不說趕緊套上外套,快步往門口走去,他拉開門之後又會過頭去向醫師致意:「我還是別繼續在這裡磨蹭了,雖然我是個三流的偵探,能接的委託不外乎是替人捉姦、還有找找動物罷了,不小心浪費另外一位病患太多時間了……」

 

──或許我曾很嚮往那樣的生活,可是想想之後還是敬謝不敏。

說完之後布朗寧隨即關上門,疾走而去。

 

「很嚮往那樣的生活,嗎。」

從門後走出了另外一個人,喃著布朗寧走之前留下的話。

 

「不、不好意思!康拉德大人,我沒能──」

「無所謂,沒必要讓一個正常人淌入渾水。」在不清不楚的曖昧狀態,自然無法貿然下手。

 

關於放走對方這件事,康拉德並沒有表示什麼。

只是那個自稱偵探的人究竟是……?難道說他發現到是在不經意之間被誤認為他遭到追殺,因而才得到援助?

 

不論如何,彼此大概不會有機會再碰面了。

康拉德有這樣的預感,如果能夠再遇見──那大概就是對方投身於這個世界之中的時候了。

 

「我還有事,也走了。」

「是,您慢走!」

康拉德拿下吊衣架上的風衣,而那正巧與布朗寧身上穿的樣子相仿。

 

<故事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