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六組「路德X梅倫」換「梅倫X路德」

 潔子花的作品

【UL】Utopia(店梅)
 
 
※《虛言者》後續  ◎無法觀看者,請登入GOOGLE帳號即可。
 
  梅倫覺得他一直都不懂路德在想些什麼。
  從那個時候是如此,現在是如此,未來是否還是如此?嗯……時候還沒到他還不知道,但他猜想如果事情沒解決的話或許還是如此也說不定?
 
  他不懂為何路德一直表現得如此氣憤──這種氣憤旁人或許看不出來(因為路德還是一貫地看似溫和有禮),但身為他的同伴、同為侍僧的他與布勞,若連路德的情緒都不能清楚掌握的話,那他們這些日子一起工作以建立起的默契豈不都是謊言?
  「虛言者」,梅倫還清楚記得當時在那片草地上他對他丟下的一句形容,即便他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何路德會這麼稱呼他。
  ──「騙子」,其實他知道路德的本意是這個詞。
 
  但話說回來,騙子不都是魔術師的泛稱嗎?那時何必又……
 
  「布勞,我真不懂,為什麼那傢伙就是不能好好地接受這件事。」
  只有侍僧獨自相處時才會有的抱怨。他們這般閒散的形象可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跟形象無關,是對外他們都必須有著「該有」的樣子,不然在關鍵的時候要怎麼鎮壓那些對聖女、對整個世界開始心存懷疑的戰士?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與他不同,布勞仍然是端著笑臉(梅倫每次看著布勞總覺得就像是個無感情的機器一般,雖然他記憶恢復之後發現他也是),親切地替他斟了杯紅茶,「路德雖然心情不好,但是在職責的完成上還是沒什麼好抱怨的高效率。」
  「是是、不論是商店裡的事,或是拓展疆域的事,又或是消滅魔物的事,那傢伙都很積極,不僅快速又準確地處理好所有事情,是我們侍僧中的模範……但我不是說這個,布勞,我要說的是,他的壞情緒確實影響到我了。」
  「我不覺得你可以把你的懶、嗯,不勤快,推到路德身上?再怎麼說,他也是對自己嘔氣而已,所以我覺得你可以不用放在心上,甚至不用管他的作為,儘管完成你該做的事就是了。」
  即便差點說出不適當的話語,布勞的表情依然自然,像是剛剛的失誤沒發生過似的。
  看著這樣的對方,梅倫又皺起眉頭。
  怎麼他們幾個連私人時間都不能有了?協助聖女之子除去擋在下一個區域的礙事者,要求休息一下有什麼不對嗎?
  「就算是『我們』,也是需要休息的,這點可是連那位人偶師沃肯都能作證的啊──」
  梅倫誇張地揮著手,想強調他話語的重要性。
  「梅倫你……」
  「布勞。大小姐找你。」
  布勞的話還沒說完,剛剛他們在討論的路德便踏步進來店內(其實他們方才的處境是布勞在顧店,梅倫在打混),疲憊的面容加上渾身帶著濃厚的血腥味,惹得應該是沒嗅覺的梅倫跟布勞都悄悄變了臉色。
  「路德,你還好嗎?」梅倫跟布勞兩人面面相覷後還是由梅倫發言。布勞看了另外兩人一眼,用眼神稍微示意一下梅倫後便先告別他們。
  「沒事。」路德將被血濡染的手套脫下,逕自走到洗手臺的地方開著清水用力地搓著手。
  「……真的沒事?」梅倫靠了過來,伸手將對方臉上的紅點給抹去,然後湊到眼前一看,不意外果然是血沫,「你到底又……」
  「就說沒事。」路德忿忿地說著,一邊更用力地搓著手。但暫時洗得淨血跡卻仍洗不掉血味,於是路德又拿起表面粗糙的東西開始刷洗,「別管我。」
 
  梅倫看著對方已經偏向自虐的行為,沉默不語,不過也沒有離開,只是立於一旁看著。
 
  看著路德一直搓洗著已經過份乾淨的手,然後煩躁地將水龍頭關緊、把原本布勞放在櫃檯上要清點的貨物全都掃到地上,最後頹敗地坐在櫃檯前。
  不發一語。
  梅倫還是看著,然後從散落一地的物品中撿起一朵石楠遞到路德眼前。
  他蹲下來,由下而上地望進路德祖母綠的雙眸裡,「路德,你到底怎麼了?」
  「……沒事。」路德看著梅倫手上的花,像是要把那朵花刻在腦海般地用力看著。
  「從開始加入戰士的行列之後,你就不太對勁。」
  「……」
  「連布勞都加入之後,你更是變本加厲。」
  「有什麼差別嗎?」路德接過那朵石楠,眸底毫無溫度,「這個世界不就是這個樣子?」
  「但是……」梅倫有些詞窮,即便在星幽界的戰士人人都是抱有某種執念,但那不該是他們這些侍僧會擁有的情緒,更何況是路德,「你不該這樣的。」
  「我又應該是什麼樣子?」
  路德垂眸看了手上的花一眼,然後將之揉碎。在梅倫震驚的表情之下說道:
 
 
  「以聖女心意為依歸的我們,這裡不就已經合該是我們的理想世界了嗎?」
                       馴 獸 師
  「我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名『 侍 僧 』罷了。」
 
 
 


亞空的作品
 

梅店 《杜鵑花》
 
  在一年四季中,冬天是個萬物蕭條的季節。
  刺骨的寒風吹拂著,從天空中緩緩落下冰冷的白雪,白雪覆蓋了原本綠色的大地,將大地染成一片雪白。
  路德坐在窗邊,看著大小姐與一些戰士,拉著其他幾位倒楣的戰士,要求他們一起來打雪仗。
  是人偶的大小姐並不會有所為生病的情況發生,所以他很愉快的在雪白世界中盡情的玩耍。
  但是戰士們卻是會有生病的狀況發生,有些戰士似乎對於他會因為天氣寒冷而生病感到不在乎,與大小姐一同在雪地中玩樂。
  而有些戰士則是在乎他的身體狀況,並不想置身於寒冷中,但因為大小姐與其他幾位戰士的原因,使的他們只好走出溫暖的大宅,進入寒冷中。
  也因為這樣,在冬天常會有戰士因此而感冒發燒,可以看到負責醫療的沃肯和音音夢常常在處理戰士感冒發燒的問題。
  所以大多數的戰士並不太喜歡冬天。
  路德也是一樣,他不喜歡冬天這個季節,不是因為路德會被大小姐拉去和他一起在雪地玩耍而討厭冬天。
  他起身離開窗戶,走到位於大宅後方的花園。
  原本是綠意盎然,百花盛開的花園,卻因為冬天的來臨,許多植物無法生長,使花園裡的植物只剩下可以在冬天生長的植物而已。
  這就是路德不喜歡冬天的原因,冬天的環境並不適合許多植物生長,對於喜歡種植花草植物的路德來說,無法在冬天種植許多花草來讓花園充滿生機,而且植物很容易死亡,這些讓他覺得煩悶。
  因為無法改變季節,路德也只能不愉快的接受冬天的日子。
  看著只有一些花草植物的花園,路德的心情有些不好。
  雖然說冬天可以不用種植花草,但路德還是堅持在花園種植一些可以在冬天生長的花草植物,而且每天都一定會來整理花園。
  路德走到花園的倉庫,拿出澆花器,要為植物澆水,當他打開水龍頭時,水龍頭突然爆開來,水噴到路德的身上。
  「該死…」路德的心情驟降,他走回倉庫拿出工具箱,然後開始修理壞掉的水龍頭。
  當水龍頭修好時,一陣強烈的寒風吹來,加上路德全身溼答答的,使路德開始冷的發抖,他想要回大宅裡換衣服,但是如果不幫植物澆水與施肥之類的工作,植物很容易就會死亡,而且…
  他還是決定要先澆一下水,再回到大宅換衣服。
  對於路德來說,這些植物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事物。
 
  到了隔天,路德便感冒發燒了,發現他生病的人是路德的戀人,梅倫。
  路德虛弱得躺在床上,音音夢幫路德量體溫,梅倫在一旁擔心的看著路德。
  「三十八度,算是高燒,他今天就只能待在床上休息,我現在去拿藥過來,等他醒來時就餵他吃藥。梅倫,你要照顧路德的話,你要小心別被他傳染了。」語畢,音音夢便離開房間。
  梅倫坐到椅子上,看著入睡的路德。
  他不明白為什麼路德會突然就感冒發燒了,昨天他因為獨自去出任務所以不在大宅,晚上回到大宅時,梅倫是有發現路德怪怪的,但沒有想那麼多,接著早上起床的時候,便發現路德的狀況不對勁,請音音夢來看路德的情況,便得知他感冒發燒了。
  拿起毛巾替路德擦去額頭上的汗水,梅倫慶幸今天沒有要去任務,可以在大宅照顧路德。
  等到路德醒來再問他昨天做了什麼事情而導致感冒發燒好了,梅倫內心想著。
  就這樣,梅倫一整天都在照顧路德,到了下午大約四點的時候,昏睡一整天的路德終於醒過來了。
  「唔…」路德緩緩張開雙眼,他覺得身體非常沉重和很熱,頭暈暈的,想要起身卻因為全身無力而無法撐起身子。
  「你醒來了啊。」梅倫扶著路德讓他坐起來,「你感冒發燒了,今天你昏睡了一整天。來,先把藥吃下去吧。」
  梅倫拿出音音夢給他的藥和一瓶水交給路德,路德接過藥並吃下去。
  「你今天早上怎麼突然就發燒了,昨天我不在大宅時是有發生什麼事嗎?」
  路德現在因為感冒發燒的關係,使的腦中一片空白,他努力回想昨天發生的事情,過沒多久,便想起自己全身溼答答在寒風中澆花。
  「沒有什麼事,只不過自己昨天因為花園的水龍頭壞掉而被噴得全身有些溼答答,然後沒有立刻換衣服,卻在花園澆水而已。」路德的口氣讓人感覺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梅倫聽到路德的話,便知道路德之所以會感冒發燒的原因了,「你怎麼沒立刻去換衣服呢?你早上突然發高燒,我很擔心你呢。」
  「恩。」路德往窗戶外頭看,發現要去花園裡澆花的時間已經到了。
  路德努力撐起身子,想要下床去花園澆花,卻因為重心不穩而往旁邊倒。
  梅倫見狀,立刻抱住路德並讓他躺回床上,「你現在想要去哪裡?現在你的狀況不能隨意下床,得要好好休息才行。」
  被迫躺回床上的路德再次撐起身子想要下床,但卻被梅倫壓回床上。
  「走開…我要到花園澆花…」路德不滿的說。
  梅倫聽到路德為了要去花園,便不管自己身體狀況如何而感到有些生氣,他知道路德非常重視那些花花草草,但是…
  梅倫爬上床壓住路德的身體,不管路德的感冒可能傳染給他,直接吻住路德的雙唇。
  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而使路德愣住,只能讓梅倫有些粗爆的吻著,直到路德快沒氣時梅倫才離開。
緊抱住路德,梅倫開口:「我知道你非常重視那些花草,但現在你的身體狀況不好要休息,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能為我著想一下嗎?」
  路德聽到後,知道自己剛剛過於任性,他伸出手回抱梅倫,「抱歉。」
  「沒關係,你只要能為了我保重你自己,照顧好自己就好了,可以嗎?」因為路德常常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讓梅倫有些頭痛,梅倫希望路德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路德點點頭。
  梅倫微笑,親了一下路德的臉頰,然後下床,「那麼我先去幫你為植物澆水,你就好好休息吧。」
  「恩,你可不要把它們弄死了喔!你應該知道弄死的後果是什麼吧!」路德擔心梅倫會澆太多的水而淹死那些植物。
  「我不會啦。」梅倫笑了笑,他當然知道後果是什麼,然後離開房間。
  到了隔天中午,路德的燒明顯有退下來,身體可以下床走動了,但梅倫還是要路德在床上休息。
  兩人在房間共進午餐後,路德從書桌的抽屜裡拿出一個書籤遞給梅倫。
  梅倫接過書籤,書籤上面有一朵花的圖案。
  「書籤上的花是杜鵑花,它的花語除了有節制、快樂的愛情、愛的喜悅、約定等等之外,還有一個是為了我保重你自己。你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戰鬥常常受傷,前天你的右手臂也有一道不淺的傷,你受傷我也會擔心你,所以你也要為了我保重你自己,知道嗎?」
  就像梅倫會擔心路德,同樣的路德也會擔心梅倫。
  梅倫勾起笑容,「謝謝你。」然後輕輕吻路德的雙唇,路德抱住梅倫回應這個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