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十七組「柯布×凱倫貝克」換「布朗寧×沃肯」

 的作品



 影存的作品

  夜色未深,今天的這個時候難得沒有樂音悠揚。
 
  他以為就近在隔壁房的碧姬媞會至少前來敲門詢問,然而她並沒有──無論因為什麼原因──這多少讓房中的人感到失落,考慮到自己現在所處的情況時,卻也同時鬆了口氣。
  他擔心如果自己不咬緊牙關、死抿住嘴唇這個最後關口,他的聲音就會流出,因為疼痛而異常哄然。
  手腕和腳踝都逐漸發熱,然而與雙頰的溫度相比仍舊遠遠不及。
  凱倫貝克盡自己最大的力量撇開了頭,像是只要這麼做,就能夠一併無視這種種那般。視線的交集與否卻跟升高的體溫到底全然無關,從自己看不到的那個方向傳來的輕笑聲反而讓他更加感受到,自己正遭受什麼樣的羞辱。
 
  「……要就快點,磨磨蹭蹭的真不像是你的作風啊。」
  「哦?」愉快的聲音稍微上揚,聲音主人嘴角揚起的樣子突然跳入凱倫貝克的腦海裡,清晰如真。「你也一樣。還真是難得的迫不急待啊。怎麼,是因為我最近都跟著大小姐跑任務、太久沒和你做的關係?」
 
  凱倫貝克沉下臉色,忘了自己才開始反抗不久,回過頭去,眼神陰騭地看著一臉輕佻的柯布。很顯然的是柯布今天心情絕對不差,甚至還好得太過異常,他為此心生警戒,直覺認定對方接下來的行為自己不會太喜歡。
 
  可惜最近太常和柯布一起被大小姐叫出去當首要戰力,首先上場的通常是柯布,萬一拖到後面,變成難分難捨的局勢時就會由他與他的琴出來收拾。這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柯布總是秉著技能不用,一隻怪物也不願意召喚,用自身肉體力拼益發難纏的魔物的下場就是讓大小姐逐漸不耐煩、凱倫貝克的出場率大增。將音樂用在與毫無靈性可言的魔物們戰鬥一途上,實在大量消耗了自己。確實,身體受的傷透過急救品就能夠輕易治好,然而心靈層面的耗損則不然。
  回來以後的演奏就只是單純的普通樂曲。由於沒有任何特殊作用,他演奏起來也就不費力,看似理所當然的情節卻在今天出了紕漏,從柯布那邊響起來的是錯誤的音調,就一個大殺四方也毫不在乎的男人來說過於芳香甜美,絲毫不是這樣的人該有的氣質。
 
  這個男人非常野蠻,只有這點,無論現下的氣氛如何都不會改變。證據就是他用繩索綁緊了凱倫貝克的手腕與腳踝,與特殊情趣無關,凱倫貝克明白這不過就是種羞辱,粗糙的質感早已磨破了自己保養得當的蒼白肌膚。
 
  因為這些種種,自己的眼神即便滿載憤怒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凱倫貝克這樣想,就在想要進一步說些什麼的時候,熟悉但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柯布清楚瞧見了這一剎那,他瞳孔的顏色如何驚嚇地萎縮。
 
  是門被從外側打開的聲音。
  柯布隨手從放在胸前口袋裡的菸盒抽出一根菸,用金屬製的打火機將之點燃,叼入口中後的第一個動作是深深吸了一口,將輕軟的白煙全數往心神離開自己的凱倫貝克的姣好面容上吐。
 
  「你──」
  「就在我忙著去把夏洛特那女人弄開的時候,你都在幹些什麼啊混帳。」
  不速之客大搖大擺,正著臉走進房間,嘴裡咬著的香菸散發出遠比柯布點起的那支更濃烈、嗆鼻的味道。
 
  凱倫貝克原先都已經含到口中的話語消散其中,微開的唇部如今閉得死緊,牙齒狠狠咬住下唇,吞忍所有惡毒難聽的髒話。
  不速之客──又或者根本是預謀到來的男人──瞄了眼柯布,啐了一聲,將門給甩上就朝兩人走去,徹底無視在身後響起近似爆破的巨大聲響。
 
  「怎麼啦,凱倫貝克?如你所見,這是乳臭未乾時候的我。」
  柯布的眉梢揚起,和著好整以暇的笑容。「這些日子還真是辛苦你了,多虧有你打下那些魔物才製作出了足夠數量的死亡碎片。」
 
  「老得過氣的傢伙就該給我閉嘴。」再度冷哼一聲,他略過柯布,動手扯了扯凱倫貝克手腕上的粗繩,確認綁得夠牢後無比果斷地要解開凱倫貝克的領結,卻因為動作生澀導致企圖窒礙難行,低聲咒了句「麻煩死了」。
  「真沒有耐性啊。」柯布──身為地下首領的男人壓低聲音說道,用修長有力的手指撥開正巧擋住凱倫貝克左眼的頭髮。他煞有其事地凝視那單隻眼睛好一陣子,然後替年輕的柯布俐落解開領結,輕聲笑了。「不過,你的眼神倒是相當平靜啊,看起來你似乎並不討厭這樣?」
  「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被年輕的肉棒幹嗎?原來扶養著那純白少女的好父親實際上是個這麼淫亂的男人啊……」
 
  地下首領的耳語彷彿帶有魔性的劇毒,凱倫貝克感覺到他的耳骨被地下首領溼潤的舌頭熟練舔上,與之同時自己的乳頭也被另一名柯布的手掌觸碰,而他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是滿腦想著這觸感與先行來到星幽界的那名柯布的手完全不同。
  溫暖而厚實,那個滿手血腥──不,不對,應該是殺人無數卻始終乾淨──的男人曾經也有過這樣的一雙手。
  哪怕眼前是他正被兩個相同的男人強姦,這個情況超出自己能夠理解的範圍之內,這雙手的差異也依然成為關鍵點,使得凱倫貝克動搖起來。知道自己的理智正在逐漸剝離,最終他鬆開了咬出痕跡的下唇,輕微地喘息起來。
 
  「……哼。不是挺可愛的嗎,這個冷漠高傲的音樂家。」注意到懷中的他的顫抖,柯布視線揚起,看向比自己還要早擁抱這個男人的傢伙。年輕氣盛的他最厭惡的事情就是自己看上眼的東西被別人先行得手,現今這個情況卻和以往都不同,搶先一步得到這個小提琴手的就是幾年後的自己。
  他從不妥協,在心底變相把這景況當成與對方的較勁,這麼想著毫不留情地在凱倫貝克的肩頭落下齒痕,在他晃動的髮間與地下首領四目相接。
 
  「『可愛』啊。你居然是這麼看待他的。」柯布複述,不置可否的偏著頭,「凱倫貝克,果然是我比較了解你。你在想什麼骯髒的事情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啊,呵,只要看你那雙無法隱藏秘密的眼睛就知道了。」
 
  「怎樣,覺得被兩個人同時幹翻你很刺激是不是?」
  凱倫貝克的身子一僵。「才沒……」
  「真嘴硬啊。你之前是怎麼形容我來著──粗魯?粗俗?」
  實際上是粗鄙才對。
  「哼,算啦。那樣的話就讓我看看,你這個高貴的聰明人在被我們輪流幹到爽得失去理智的時候能有多優雅好了?啊啊,你真該看看你現在的表情有多麼遇求不滿……」
 
  又是這樣的耳語縈繞。他錯覺耳廓有炙火燒上。
 
  「──拿你沒有辦法啊。那好吧,就讓我們來成全你那低級的願望。」
  埋藏在精緻可人的外表底下,骯髒的深沉的願望。分明他咧著的嘴沒有吐出任何一個字,凱倫貝克卻相信自己在那股吐息中聽見了這句話,刺耳非常。無法騰出手來摀住耳朵。
 
  「喂。礙眼死了啊,當著我的面調情。」
  柯布挑眉,像要與數年後的那個自己競賽一般,先他一步扯開了自己的領帶,掐住凱倫貝克的下顎,把右手數根手指全數往那溼潤的口腔裡塞。
 
  凱倫貝克因難受而露出的抗拒表情適得其反。
  錯估了柯布有著多麼龐大的嗜虐心,這點不因年齡有所變化,自始至終都位於最大值。柯布的手指在口腔裡粗魯地轉動、抵著上顎內部滑過、甚至幾度在最敏感的舌頭上面彈琴似地來回點弄,然後在凱倫貝克,那高傲的獨奏者,終於忍不住,讓淫靡的聲音從嘴角流出之時,手指往喉嚨的方向深深刺去。
  效果立見。
  高貴優雅的男人一陣嗆咳,吐不出口中的異物,反倒是口水趁隙流了出來,延著柯布的手滴上他整個手腕手臂。
  柯布冷笑了聲。
 
  「哼……柯布。」地下首領看著他的行為忽然出聲喊他,揚了揚眉。年輕的他毫不費力地解讀出那是肯定的意思。
  「我不需要你的讚賞。」
  「你──過去的我不是個笨蛋。」
  「……什麼意思?」
 
  「意思是,」他拿起被柯布扔到一旁的領帶,懷念地看了一眼後將它握在手中,往凱倫貝克的臉上綁去,完美地遮蔽了他的視線。「我剛剛答應了這個男人會讓他爽。而且是我們兩個一起。你會跟我合作吧?」
  「哼。」
  斜著眼神看他套弄起凱倫貝克的分身,柯布趁機奪走了對方叼在嘴上的菸,往凱倫貝克裸裎潔白的背部燙下,聽他發出分不清楚是因為疼痛或快感的、斷續破碎的喘息。
  「看來是同意了啊。」唇邊泛起一抹真心的笑意,做為唯一一次的溫柔,他在凱倫貝克覆蓋著領帶的眼睛上落下一吻。「那麼……出色的小提琴手,你自身會帶來怎麼樣的低俗音色呢?」
 
  接下來的劇碼老套得壓根不需要猜測。
  凱倫貝克無論前後都被這兩個身材結實的男人搞得天翻地覆。早先還顧忌著就在隔壁房的碧姬媞,這點心不在焉被他們發現後就徹底惹怒了他們,開始以各種殘忍卻帶來無比快感的體位,毫無保留地侵犯他。
  最後柯布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了紅色的絲線,繫在凱倫貝克就要解放的慾望上頭。他難受地扭動早已疲憊不堪的身體,因為疼痛而痛喊出聲,兩個人才分別替凱倫貝克解開手腕和腳踝處的繩索,予以輕柔而挑逗的舔舐。
 
  獨奏者只認為這是惡意。
  一個無比惡劣、逼著人屈服的巨大陰謀。
  他打算反抗,擺著高高在上姿態,說些冷嘲熱諷的話,滾出舌尖的卻全是出乎他意料的難耐呻吟。
 
  「哦,終於肯承認你有多麼淫蕩、這副身體有多麼渴望男人了嗎?」
  說話的同時,游移身上的動作沒有停過。
  「……你、哈啊……閉嘴啊……」
  「是嗎?那就由你來說吧。」柯布的聲音輕鬆。
 
  「我就讓你自己告訴我們你有多想被我們幹到射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