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十七組「布朗寧X沃肯」換「柯布X凱倫貝克」

 的作品


擱淺燦的作品
 

  「再多動點啊,自己找舒服的地方……嗯……」
  「嗯啊、好棒…哈…啊啊…」
  男人默默看著眼前的畫面,雖然並不是沒有見過,畢竟裏社會的老大們當中,不乏有喜好男色的傢伙,而成天除了惹事生非便是享樂的底層混蛋們就更不用說了,即便自己不曾試過也沒有興趣,也不小心撞見過幾次。本該已經習慣了,但此時此刻在面前進行的一切卻令他有些錯愕。
  淺紫色短髮的男人,好像是叫做凱倫什麼的,聽那矮子說過但又忘了,短暫而破碎的記憶中並沒有這號人物,他跨坐在另一個男人腰上,不受控制地一邊扭著臀部一邊喘息,從柯布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見激烈交合的部位,粗大的性器不停貫穿著纖細的軀體。近距離看著這種火熱畫面確實令人有些暈眩,但他更在意的是躺在床上的人。
  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不過兩三天,初次見到那個男人是第一天的事,和未來的自己──甚至聽說是已經死去的自己見面這種蠢事,沒想到真的會發生啊。和他面對面的瞬間,似乎是共有了腦海中僅有的關於生前的回憶,對面的「自己」緊緊皺著眉頭,咋了一聲,撇過頭,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明白的,那並不是知道了也能輕易笑出來的輕鬆回憶。
  但回憶造成的衝擊有這麼大嗎?
  明顯比剛才喘息更大聲的呻吟拉回了他的意識,之後是幾秒鐘的安靜,做完一輪的兩人終於有空搭理他。
  「哎,你也是柯布嗎?從來不知道柯布有這種旁觀的興趣啊。」嘴角挑起調侃的弧度,紫色頭髮的男人回過頭向他說話,「仔細看看你好像比這個年輕多了,是幾歲的時候?」
  他沒心情理會這男人,直接把心裡的疑惑丟向自己,「……這個世界沒有女人嗎?」
  「……」
  「哈哈哈,有趣的問題!你在意的是這種事啊!沒想過自己會跟男人做嗎?說起來也是,突然看到這種畫面會嚇到動不了也是情有可原……」
  「凱倫貝克你囉嗦死了。」
  「你說誰嚇到了?啊?」
  「喂,看夠了就快滾。」
  「哎,柯布好兇啊~」同時被兩個柯布大吼卻毫不在意,凱倫貝克覺得有趣,甚至看起來還樂在其中,  「話說,你不想走的話……要不要過來?」
  並非不想走,只是還無法理解狀況。所以是這男人主動誘惑的嗎?不然柯布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對男人產生情慾的過程,雖然見面的時候「自己」共有了過去的記憶,但他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並沒有任何增加,他沒有共有「自己」在這世界經歷時間的記憶。
  思考的時間被凱倫貝克誤認為猶豫,一回神已經被拉上大床。
  「喂…你認真的啊!」原本就在床上的柯布似乎沒想到凱倫貝克會真的這麼做,想抗議卻被打斷。
  「沒什麼不行的,而且我想多看看青澀的柯布嘛。」
  「淫亂的傢伙,」最後似乎也放棄阻止凱倫貝克,「你沒救了。」
 
  凱倫貝克伸手解開柯布的褲頭,從底褲中拿出半勃的性器,把臉湊過去開始舔舐,濕熱的舌頭從根部開始緩緩向上滑,熟練地在敏感處打轉,順勢把整個頂部都含進嘴裡。柯布看著眼前的男人,雖是個男人,五官端正、優雅有氣質的,不笑的時候看著還挺正經的,笑起來卻有種幾近瘋狂的情緒隱藏其中,他感到危險卻沒有思考的餘裕,凱倫貝克正對著他的弱點進攻,一邊發出吸吮的水聲,使柯布無法忍耐地粗喘起來,凱倫貝克對這反應感到滿意,更加賣力地服侍他。
  另一邊的男人有些不耐煩卻不作聲地看著這一切。
  早已完全勃起的分身被男人的口腔包覆,無法吞嚥的液體順著莖部流下,又濕又熱的感覺讓柯布幾乎要直接射在他嘴裡,凱倫貝克卻在剛好的時機退開。
  「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吧?」男人對他微笑,漂亮勾起的嘴角確實讓他產生情慾,好像有些理解了。
  凱倫貝克轉過身背對他,柯布立刻用硬得發疼的性器從後方貫穿。突然入侵讓凱倫貝克動作變得僵硬,而從未體驗過的緊緻使柯布倒抽一口氣。
  另一個男人終於有了動作,將手搭上凱倫貝克的腰,靠近凱倫貝克的耳邊低語:「他可是個天真又溫柔過頭的男人哦,也許會對你好一點。」
  「說什麼呢柯布,你也是個溫柔得令人發笑的男人啊。」
  柯布皺起眉頭,似乎十分不滿這種說法,抓起端正的臉蛋親吻之後開始愛撫,用舌頭來回刺激胸前,另  一隻手握著凱倫貝克的下半身,性器隨著後方男人的抽插,主動摩擦前方的柯布的手掌,被夾在中間失去自由的凱倫貝克只能發出難耐呻吟。
  「你今天濕得特別快……不是才剛做完嗎?一次跟兩個人做比較興奮嗎?還是你喜歡青澀一點的?」柯布刻意用冷酷且戲謔的語調說,同時一鬆一緊地改變手指的力道,一邊用拇指搓弄縫隙。
  「啊、啊嗯……不要這樣、柯布,你輕一點……哈啊……」快感和痛楚同時襲來的瞬間,凱倫貝克反射性地抓住愛撫著自己性器的手,卻沒有阻止的力量,加上後穴同時被另一個男人粗暴侵犯,無論哪邊都幾乎要把他的理智消磨殆盡。
  「說謊,明明興奮得都要射了。」柯布握著性器的整隻手都沾上了濕滑的體液,淡淡的腥味逐漸在空氣中飄散。
  「嗯……別忽略我啊……告訴我頂哪裡比較舒服?」分身被男人的後穴緊絞著,從前不曾體會過的快感讓他只能保持最低限度的理智,在激烈的抽插當中後方的柯布也展開了語言攻勢。
  「裡、裡面……裡面好棒……啊……啊嗯……!」
  突然凱倫貝克的身體一顫,同一身分的兩人馬上明白這代表什麼,後方的人開始對著特定一點進攻,前方的人卻放開了手。
  「這樣應該可以自己射出來了吧?」柯布將手離開凱倫貝克在爆發邊緣的分身,看著凱倫貝克被另一個男人──實際上還是他自己──侵犯到快要失去理智,雖然很興奮,但他莫名感到不悅。
  不直接觸碰分身的話,就只能靠後方的刺激達到高潮,近在眼前的解放突然遠離,凱倫貝克出聲抗議,「啊啊、柯布、不行、不要……唔嗯!」
  「給我好好含著。」原本沒有想要這麼做的,但能舒緩心中不悅的只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柯布將自己的分身強行塞進凱倫貝克口中,已經無法抵抗男人任性行為的凱倫貝克只能勉強含著粗大的性器,放任它在自己口中的暴行。
  「唔、唔嗯……」身體深處的快感開關被後方男人毫不留情的戳刺,年輕男人毫無技術可言卻準確地用性器刺激最有感覺的地方,而熟悉的男人也從前方侵犯口腔,身體被填滿的感覺讓凱倫貝克在恍惚中不斷射出白濁液體,在身體無意識的抽搐間,兩個男人也在他身體深處釋放熱流。
 
  「……絕對、絕對沒有下一次了……」在失神之前只能擠出這一句話,凱倫貝克瞪著同一身分的兩個男人,他還不知道的是,他們並沒有順從的意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