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十九組「梅倫X柯布」換「梅倫X柯布」

 Bella的作品
 

《A Heart that Exists》
 
 
  在旁人面前總是掛著完美笑容的梅倫一向習慣性地和大宅裡的其他戰士保持距離。
 
  身為人偶的梅倫、身為福爾圖娜馬戲團的魔術師的梅倫、身為引路人的梅倫,過去為了團長的財富,現在為了聖女的復仇,他不管是什麼時候也從來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著。
 
  儘管是擁有像人類一樣的外表、體溫、和聲音,被賜予人類的名字,說到底他也只不過是模仿著人類的精巧機械。
 
  他真的有『活』過嗎?現在所感受到的感情真的不單是軟體產生的數據嗎?這樣的想法充斥在腦海,越是接近那些帶著奪目理想的人們他就越是感到與四周格格不入。沒有希望也沒有絕望,沒有愛情也沒有憎恨。他帶著專業的微笑毫無瑕疵地執行聖女之子的命令,卻在看見穿著紫色洋裝的金髮少女一臉幸福地抱著心愛的小狗時,感覺到他與停留在這世界的其他人偶也有本質上的分別。
 
  即使面對同樣身為侍僧的路德和布勞,梅倫也沒有辦法開口跟他們討論這種事。
 
  就算察覺到他和其他人疏遠的距離也沒有要改變的打算,梅倫以為他只要一直維持現況就好,畢竟他只是為了侍奉炎之聖女的存在,和別人的關係並不重要。
 
  這樣的心態,卻在某天被一個他並不是怎麼熟悉的男人所打破。
 
  聽從人偶少女的指示走進怪物的巢穴搜尋帶著硬幣的寶箱,途中大約是過於空閒,梅倫不知怎地跟那個老是抽著菸自個兒走在前頭、使用小太刀召喚出怪魚來戰鬥的男人搭起話來,同時發現那個人並不像他表面上的難相處。
 
  「要是你只是一個沒有心的人偶的話,你也不會現在選擇和我說這些話吧。不要做懷疑自己這種無意義的事。」梅倫已經忘了自己當時為什麼會不經意把自己的心底話說出口,也許因為柯布看來是不太會在意這種事的人,就算說出去他也不會去細想太多,大約只會對自己的話一笑置之。
  所以聽見這樣的回應時,梅倫有那麼一下不知道該怎反應。
 
  「想那麼多幹嘛,比起在意那種事不如好好思考以後要怎麼為自己活下去。」淡漠地扔下這一句話,柯布以皮鞋踩熄自己抽完的菸,獨自走上前跟眼前的巨大的怪物戰鬥。
 
  梅倫睜大眼看著曾經的犯罪組織副首領張狂地勾起唇,小刀俐落地往手腕割下,豔紅色的鮮血灑落,醜陋的怪魚帶著腐蝕的氣息從異空間的裂縫裡游出。
 
  「天鵝絕唱。」
 
  ——柯布只用了一擊就解決了他的對手。
 
  自從那天開始,梅倫就不能自拔地把視線放在那個人身上。
 
  約一個星期後,依靠著人偶少女收集的碎片,柯布取回了他部份的記憶。以柯布像之前其他得回記憶的戰士們一樣、需要時間去重新接受他的過去為理由,嬌小的人偶把梅倫的任務拍檔更換成擅長用劍的長馬尾少女,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梅倫也沒在大宅中看見柯布的身影。
 
  他再一次碰見那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是在一個安靜的晚上。
 
 
 
 
  深夜,平常其他戰士早已入睡的時間,在大廳的梅倫卻聽見了輕微的腳步聲。覺得奇怪轉頭一望竟然是那個自己朝思暮想著的人。
 
  「晚上好,都這種時候了,柯布先生怎麼還不睡呢?」帶上了一貫的有禮微笑,梅倫立刻就注意到對方眼眶下浮現的淡淡黑影和那明顯睡眠不足的神色,依憑過去的經驗推測對方大約是因為剛取回的記憶而受到精神上的影響。
 
  這種事他看得不少,畢竟來到這裡的大部份人都擁有不太愉快的回憶——包括他自己。
 
  「睡不好。」柯布平淡地回答,除了些許由失眠引致的煩躁和疲憊外那張臉上並沒有其他特別的情緒,梅倫發現男人正穿著平常的西裝,樣子似乎是打算出外。「柯布先生是打算出門嗎?」
 
  「只是去出打一下怪物,那人偶說我什麼狀態不佳都不讓老子出去,煩死了,太久沒活動筋骨身體會變遲鈍的。」那雙酒紅色的眸泛起不耐煩,柯布不屑地冷哼了一聲。「還有這個家還真的有夠窮。」
 
  因為大小姐都把錢拿去買路德的花了呢........無奈地苦笑了一下,梅倫瞥了瞥落地窗外漆黑一片的景色,雖然相信對方的力量,他們也是即使受到重傷也隨時可以恢復的存在,但總是有點不太放心。倏地靈機一動,就這樣順勢謀劃起讓柯布好好睡上一覺的方法。「都這麼晚了還獨自出去太冒險了,路途上可能遇見危險,加上又沒有大小姐的指示,請柯布先生還是待在大宅內吧。」禮貌地欠了個身,梅倫悄悄地藏起嘴角的笑容,從口袋掏出一副撲克牌。「既然您現在睡不著,為何不來玩一場遊戲來打發時間?」看見對方的表情從不悅漸漸轉換成帶有興趣的玩味,梅倫知道柯布已經被他挑起興致。
 
  「你的遊戲最好不要讓老子覺得無聊,我最討厭有人浪費我的時間。」
 
  「當然不會讓您覺得無聊,為了增加遊戲的樂趣,不如再加上賭注吧。」曾經聽說過柯布喜愛賭博,梅倫不動聲色地觀察著男人的表情,果然柯布在聽見他的提議後露出了蘊含著滿意的微笑,走到他面前的沙發上坐下來了。「怎樣的賭注?」
 
  「讓我想想........嗯,輸的人要聽從勝者的一個命令,這主意還合你的意嗎?柯布先生。」嘴唇揚起一抹神秘的淺笑,看見柯布一邊燃點著菸一邊領首,梅倫熟練地洗起牌來,過於自信的異能者對卡片魔術師的慣用技倆毫不知情,一早已經被決定了結果的遊戲開始。
 
 
 
 
 
 
 
 
  「那麼,看來是我的勝利呢,柯布先生。」笑盈盈地把手牌扔在桌面上,梅倫好心情地看著柯布一副不甘心又無可奈何的樣子,對方的反應完全他預料之中,臉上帶著藍色刺青的男人不滿地嘖了一聲,稍微地撇開了頭,瞇起棕紅的眼望向魔術師。
 
  「那你要怎麼用那個命令?說過的話老子不會反悔。」
 
  「這真是個好問題,能得到這樣的機會還真是令我感到榮幸。」輕笑了聲,梅倫起身走到坐在沙發上的柯布面前,傾下身,以低沈的嗓音在對方耳畔一字一語這樣說了。
 
 
  「那麼,給我一個吻吧,柯布先生。」
 
 
  「——你!」聽見了明顯是沒意想到的要求,柯布錯愕中帶著慍怒地瞪向依舊是帶著專業笑容的棕髮侍僧,「不要開玩笑了!」想到自己剛剛才說過不會反悔的話,柯布心中不禁一陣懊悔,怎麼樣也沒料到梅倫居然會提出這樣的命令。
 
  「剛才柯布先生的確是同意了規則了吶.......要是不能接受我也不會勉強,不過一切也只是場遊戲,難道柯布先生連這種小事也做不到嗎?」把撲克牌重新收好,梅倫刻意地展現一抹遺憾的笑意,擅長讀解人心的他有趣地發現這個人比想像中更容易激怒。
 
  「老子才沒有這麼沒用!不就一個吻,誰說老子做不到!」咬牙切齒地嚷了這麼一句,不想被少看的柯布一把揪起梅倫的衣領就吻上去了。
 
  梅倫眼底閃略過一絲驚訝,不過一切像計劃中的一樣,他立刻取回了主動權,舌探進柯布口腔內,與男人的舌尖交纏。柯布被梅倫優秀的吻技弄得腦內一團糟,宛如連氧氣都被吸取,下顎被捏住,唇瓣分開後又再次受到梅倫一遍又一遍的深吻,連給他罵人的時間也沒有。柯布心中一陣窩火,正想把人推開時倏地感覺到自己口裡被對方以嘴餵進了一顆藥片,當他意圖把那來路不明的藥吐出時已經太遲,不知道是怎樣提煉成的藥片早已融化在他口中,混合著唾液被他不經意地咽下。
 
  「混蛋!你讓老子吃了什麼?」舌頭只殘留淺淺的苦澀味道,柯布憤怒地盯著梅倫,對方那無辜的神情無疑只是加深了他的怒氣。
 
  「那只是讓柯布先生更享受遊戲,對身體無害的藥罷了,請放心。」笑著,梅倫避開柯布揮過來的拳頭,握住對方的手腕,施力讓柯布的身軀陷進沙發裡,臉上換上一副極度抱歉的表情。「接下來,失禮了。」
 
  自從吞下了那藥物後柯布就覺得口乾舌燥,異樣的感覺竄上胸口,身體開始發熱,腦袋也昏昏沉沉的。「什麼遊戲........明明一早己經結束了.......住手!不淮脫老子衣服!」勉勉強強維持著理智,混黑道多年的柯布經歷過各種困境,不過像這樣的還是第一次。也許是因為在這個地方他不像生前的充斥著下一秒就可能會被人幹掉的危機感,讓他對人的防備心不自覺地比以前降低。
 
  「不脫的話柯布先生會更難受的。」理所當然似的回答,梅倫看著已經忍不住抓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輕喘的男人,乾脆地脫掉了柯布身上的西裝,赤裸的身體一覽無遺。「讓您如此困擾,在下真的深深地感到負疚,不過不必擔心,我會負起所有的責任,柯布先生只要把一切都交給我就好。」愧疚的表情真實得不像在假裝,柯布受到藥品影響的大腦無法辨別出字句背後的涵義,難以啟齒的情慾在侵蝕他的理智。
 
  「唔.......啊啊......」感到雙腿被扳開來,什麼冰冰涼涼的液體被倒進灼熱非常的腸道,手指也探了進去按壓擴張柔軟的內部,奇異的感覺讓柯布忍不住喘出聲來了。被梅倫這樣一弄,體內難耐的痲癢感稍微地舒緩了一些,然而距離要感到滿足還遠遠不夠,蠢蠢欲動的慾望完全地氾濫了。
 
  還想要更多。
 
  「柯布先生,想要嗎?」梅倫單手抬起那張泛紅的臉,溫暖的內壁把他的手指吸緊了,誠實的反應令他相當的滿意。柯布悶哼了一聲,被情慾纏身的痛苦讓他快不能思考,腦中只剩下想要被狠狠進入的訊息,再也不能忍耐,他遵從著本能伸出手環上了梅倫的頸,以行動來表達自己的意願,一句不說就深深地吻上去了。
 
  對方比想像中更誘人的反應讓梅倫一愣,事實上他也快要到達極限了。柯布只感到自己被推向沙發,雙腿被架在梅倫肩上,被折起的腰多少有些不舒服,但下一秒就被深深貫穿的快感立刻就奪去了他所有的注意力。粗壯的性器插進了濕熱的甬道,用力地頂撞了起來,前列腺受到刺激,柯布叫喊了出來,手緊揪著梅倫的衣服。梅倫的動作不算特別溫柔也不算特別粗暴,分身在後穴裡抽動著,肉壁承受著被壓擠磨擦的快感。
 
  柯布不清楚時間過了多久,被汗水打濕的前髮散落在額頭前,持續的呻吟讓他的聲音變得沙啞,因為強烈的刺激而失焦的眸反映著梅倫的臉。糢糢糊糊的意識中柯布聽見了梅倫溫柔地呼喚自己的名字,無意識地扭動的腰身被抓緊,接著一陣溫熱的白濁被射進後穴深處,受到蹂躪的甬道只能全部接下,柯布蹦緊了身體也在自己的小腹上釋放了精液。
 
  該死的........丟臉死了.......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居然被那傢伙.......
 
  伴隨著高潮過後的餘韻是強烈的疲憊感,藥效也已經退去,睏意鋪天蓋地向幾天都沒有好好地睡過一覺的柯布席捲而來,顧不上被體液弄髒的身體和此刻亂七八糟的處境,柯布閉上了眼,就這樣依靠著梅倫的胸膛睡著了。
 
  「祝你這次能有個好夢,晚安。」
 
  從柯布體內抽出,梅倫撫上那被弄亂了短髮輕輕地說著,衣裝已經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整理好。看著沈沈睡著的人,微笑著的卡片魔術師眼神中的狡黠裡頭夾雜著一絲真誠的憐惜,他捂著胸口前的『心』,柯布告訴過他那絕不是虛偽。
 
 
 
 
 
 
 
 
 
  「真困擾吶柯布先生,我想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End》
 


 



miyuh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