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十二組「路德X沃肯」換「梅倫X沃肯」

 斐子安康的作品

爭吵

►題目選自甜文30題
►現代架空,同居設定
►路德沃肯
 
 
  冬日早晨如往常般的沉鬱。
 
  他按下咖啡機的沖泡按鈕,看著兩柱墨黑傾倒而下噴灑於他們一起買的杯子。
  濃散於空氣中的香韻倒是喚醒他們已爭執數日的問題,一如既往的沒有答案、也沒人肯先低下頭來。白髮青年霎時頭疼,平日總閃爍精明目光頓時呆滯了幾分,但約莫遲了幾秒後又恢復了往日湛藍。
 
  打破靜謐的是一連串機械發出的逼逼聲。
 
  青年回過神來關上咖啡機,把兩杯黑咖啡如平時般的放在餐桌上。他拉開椅子雙腳交疊坐下,把剛烤好的吐司抹上果醬,然後折疊放入口中。
 
  回想起來——的確是有些忘了。
  青年咬下最後一口吐司,拍了拍殘留在手掌與指尖上的屑屑,他細細思索起整起事件的開端與該如何劃下結尾。但他總自豪的記憶力卻在這時打岔,思緒飄渺到已習慣了的早餐風格——話說起來、會這樣白吐司與黑咖啡的搭配在幾年前自己是會嗤之以鼻的吧,在與 誰 相遇之後漸漸改了習慣,在早晨只來頓簡單的餐點,只為了配合誰在繁忙的通勤時段裡來個溫餘的擁抱。
 
  在眾多的日子裡,青年緩步下來的習慣漸漸變了調,像發鏽的發條被汰換般的,重放入新的開始重新轉動。
 
 
  為了——
 
 
 
 
  ——喀拉。
  應聲抬起頭來印入眸子的是比夜幕在來得藍的身影,拖曳於腰間的髮絲此刻正被主人挽起,但隨之飄散滑落於背脊,無意識的動作,像是要解開出他們雙眼對上的尷尬,或著想找出一絲空隙去逃開他們之間的沉悶。他們之間毫無語句,對方拉開椅子的聲響的確讓他從思緒裡掙開,但卻讓空氣凝結成一團,混亂不堪。呼氣壅擠。
 
  白髮青年知道,欲說未開的處境只會讓對方更處困窘。
  他張了張抿過咖啡的唇瓣,濃烈的咖啡豆香味讓他不禁皺起眉頭,他看著對方有些呆愣的望著他如往常(半)親手泡好的咖啡,突然的他有股衝動想一把攫起對方臉龐,一股腦的狠狠把口腔裡濃散不開的咖啡味給吻了過去,讓對方能清醒的張開他那愛不釋手的靛紫雙眸,直勾勾的、只望進他的身影。
 
  但青年沒這麼做。
  他後來闔上嘴,改以指節輕扣了扣木質桌面試圖把對方注意引到對面的自己,如他所願的對方雙眸撇下咖啡轉以看向他,這時他才滿意的收回扣著桌面的手掌。
 
 
 
  「早安,沃肯。」
 
  他只想這麼說。
  在無數的爭執過後他們冷靜了一段時間,如同冷戰時間他們表面上安好實質在私下較勁。青年清楚這已經是他退步最大的一次,但他不敢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青年像做好決定似的深吸口氣,他看著對方——沃肯——不解且逃避的雙眸,他天藍色且帶著執著的目光像魚鉤般鋒利但卻誘惑的投向他的魚尾,再度開口道:「一如往常的黑咖啡與塗好果醬的吐司。」他邊說邊把餐盤推向對面的魚尾。
 
  「然後——」
  他刻意拉長了語尾並站起身來,椅子向後推移的摩擦聲讓沃肯一時之間感受壓迫,以時間來代算的沉默多得總讓遲鈍的他嚐到一股酸澀,他無從解釋於是推給時間,它能證明一切,或著結束。
 
  等不及沃肯開口及反應過來,青年快先一步的走往對方身後,他傾過身子從後環抱住對方削弱的軀幹與微微抖顫的肩膀,把面頰埋進蒼白富有骨感的頸窩,細細低語呢喃。
 
  但其實也只不過是些囈語——聽在耳裡只是悶得難受。
 
  沃肯並沒推開纏在背後的青年,他凝視著指尖勾著馬克杯把手,隨後像了解這一如往常的情形——他所在無數爭吵與無數沉默之後刻意造出的平日,像是有些釋懷壓在心底的酸澀後淺淺的勾起笑容,把全身的重量覆蓋在椅背與他的胸懷。
 
  「早安,路德。」
 
  沃肯感受到環在腰際的力量明顯增大讓他呼吸加劇,但他也只是放任青年這項舉動。而他也清楚感受到在頸間傳來的淺淺笑意,像是冬日破冰之後的暖陽般愜意得早該如此。
  是啊——早該如此的。
 
  其實他也差不多忘了他們爭吵的理由。
  細細回味起來只是他們的幼稚造就而成的冰結罷了。
 
 
  不知道最後是誰開了口打破再度陷入沉默的空間。
  不過也沒有所謂了——
 
 
The End,
 

斑瀨風的作品
 

  他自認自己不是個好東西,像是明明有對象卻還是去玩女人什麼的。
 
  原本過慣花天酒地的賭場生活,左擁右抱已經是家常便飯。
  ——直到遇見了他、一個單親爸爸。
 
 
  「沃肯…假如、我是說假如喔!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跟另一個女人在床上擁抱,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沒差。」
 
  原本玩弄於掌心的筆『喀拉』的掉落地面,梅倫錯愕的看著眼前一臉木然的藍髮男子。
而男子看著對方誇張的反應,只是瞄了一眼便轉過頭去繼續看他的手中的書籍。
 
 
 
  習慣了風流的生活,身邊盡是一些講話甜膩的女人。
 
  『梅倫~帶人家回家啦~我想要獨占你♥』
  圓潤的乳房緊貼著梅倫精壯的手臂,一般男人夢寐以求的事梅倫卻爽不起來。
  這種女人太多了,說什麼獨占他、睡過一晚後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就開始一哭二鬧三上吊,直到認清梅倫只是玩玩的才收起眼淚朝他吐口水。
 
  『像你這樣的男人我才不要跟你在一起!』
 
  像是家常便飯,即使一堆女人這樣說,趕著投懷送抱的女人還是蜂擁而至。
 
  他遇見他的故事,是在某日賭場即將要打烊的時候發生的。
 
  一個男人沒輸沒贏,花的籌碼一分也沒浪費,這倒是吸引了賭場老千的梅倫。
 
  「先生,有興趣……去喝一杯嗎?」擺出職業性的笑容,梅倫搭住男子的肩,在看到對方的容貌時梅倫就決定今晚的目標了。
 
 
  在提問下知道了男子的姓名叫沃肯,而今晚是為了體驗一下年輕人的夜生活而出來的,至於年紀、沃肯絕口不提。
 
  一知道沃肯根本就呆呆的,梅倫心中揚起了勝利的旗幟。
  果不其然,他們順利的發生關係,梅倫一說這就是年輕人常做的事,沃肯便百依百順。
 
  後來,他們開始交往,梅倫原本期待沃肯像其他女人一樣黏著他,但沒想到沃肯卻把家事擺第一,根本把梅倫擺一邊。
 
  第一次有受挫的感覺,梅倫決定繼續去花天酒地,沒想到面對夜夜笙歌的梅倫、沃肯只丟下一句:「不要把人家弄到懷孕了。」
 
  漫不在乎的沃肯、讓梅倫開始懷疑沃肯也只是跟他玩玩——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時,梅倫發現他愛上沃肯了。
 
  回到家,面對只有他一人的、空蕩蕩的家,梅倫突然理解起那些女人的感受。
  雖然沃肯已經說過他今天不會來,但是內心空蕩蕩的、難以填補。
 
  好想見他、好想見他……………
 
  坐在空無一人的雙人床旁、老千笑了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