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十二組「布朗寧X沃肯」換「梅倫X沃肯」

斐子安康的作品

牽手

►題目選自甜文30題
►生前捏造有
►偵探博士
 
 
 
 
  一連串鳴笛聲響破在雲靄皆低之時。
 
 
  布朗寧攤在床上看著傾斜在床鋪中滴答作響的鬧鈴,沉沉底色配著顯眼潔白數字就算在室內昏暗之餘也讓那朦朧雙眼確定時間——不過沒有意義——他甚至懷疑在醒來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確定時間而感到可笑,他把不知何時被打落下來的鬧鈴放回擱置於矮櫃上的精裝硬質書本,它原本屬於的位置。
 
  他的身體實質來說並不算硬朗,在過於嚴寒且長達數月終日飄雪的地方上有些吃不消,但在腦裡細算日子也不差十之半月時間後他打消回羅占布爾克的念頭。下意識的探手摸了摸床鋪的另一空位,從掌中得來的絲質觸感與一沁冰涼知道對方醒得比他還早,他撐起上半身讓被子從頸邊一路滑到腰際,揉了揉一向凌亂的棕色髮絲後像要讓腦子開機般的,從矮櫃那頭摸到打火機與廉價菸草。
 
  喀嚓——
 
  火苗從冰冷機械裡竄出一路燒至含著的菸兒,布朗寧兩根手指卡在菸草上在口腔狠狠吸上一口後猛得拉開,從唇瓣中冉出的白色煙霧與窗外如出一轍,只是盤旋在屋內的溫度更加暖些,像對方留在心口上的溫餘,熱得不炙人、冷得不凍骨。
 
  在大半截菸都燒得只剩灰燼,布朗寧才推開棉被輕抖著身子屈下腰身雙手抱胸,腳步快速的溜到衣架前快速著衣,在黃土色圍巾繫上頸肩後他才感受到衣料所帶給他的暖意,輕呼口氣照往常的往外衣口袋探去摸到鑰匙,除了感嘆那傢伙私底下的貼心與偏執(總得要物歸原位)外,也確認在晚餐前他們能順利回到住處,準備今日他們的第一餐。
  說實在的,布朗寧也不得不承認在他們互相磨合的日子裡,他多少也感染到對方的習性——好比如物歸原位之類的、這可以讓對方在平時能準確的找著物品而不是摸著頭發熱發悶,就算只是個鬧鐘、只是個小物品。
 
  他輕拍了下腦清了清思緒,隨後從衣架上取下帽子後轉開金屬門把並確實鎖好才轉過身子,面對一片白雪皚皚與針樹林拼湊而出的雪景,一瞬間的無所適從也納悶著一開始所做的選擇或許有百分之四十五是錯誤的,但看到在數月裡對方那淺淺的、甚至看在他眼裡有些灼燙的笑意又覺得一切值得。
 
  矛盾。布朗寧在心底嘲笑自己互相衝撞的想法。
 
  聳了聳肩,布朗寧把落於髮上的雪屑拍下戴上帽子,他刻意壓低帽沿邁開步伐穿梭於整片白與綠相映而成的景色,布朗寧突覺他像幅畫裡的一點墨色突兀——宛如他在醫生一片專業技術裡他是唯一個人類。那是別緻的。
 
  他低下頭來照慣例拐上在住處附近,有個能眺望整個山顛聳立的絕佳好點,果不其然的在布朗寧的推敲下出現了除了他以外的腳印,當然他分得很清楚哪些是人的、哪些是那些盡在夜裡嚎叫的猛禽。
  唇邊藏不住的笑意微微勾勒而出,他把帽沿稍稍拉高往前頭望去,在腳步的驅使下他看到抹深藍人影暈出淺藍與淺白,佇立在天與地交界。
 
  在視線不斷往前推移,人影清晰得彷彿只要伸手就能攬進懷裡。
  布朗寧壓低氣息沉默的站在對方身邊,順著對方視線往前望去的是一山一山堆疊而成的景緻,幾片針葉林的聳立像綴開來的墨水,緩緩的從宣紙中暈散開來。
 
  劃開沉默的是一連串火車的鳴笛聲。時間也不早了。不知道是誰開了的口。
布朗寧吸進一口冰涼,把叼在唇邊的菸草一股腦的扔往腳下,順道把結了霜的小鬍子拍了拍。「是該結束了。」低沉沙啞的嗓音讓聲音主人布朗寧吃了驚,但隨即乾咳幾聲在得不道回應的同時,他把眼神收回轉向在旁邊衣著單薄的男子。在意識到注視眼光的男子偏過頭來,迎上布朗寧溫柔卻不失鋒利的雙眸,後者一時之間愣怔了住。
 
  「是該結束了。」
  與布朗寧不同的慵懶語調,男子彷彿訴說著一件不與他相干的事件,只是重複了相同的字詞。
  但比起這些,布朗寧在對方深藍色的眸子裡差點窒息,蘊含深沉的水氣是股浪潮撲往毫無防備的自己,淹沒在一片寂靜的海水裡。他開口之際卻硬生生把剛吐出舌間的話語吞進腹內。
 
  在數月前他們在毫無計畫下搭上列車,脫軌般的行為無從解釋。布朗寧心裡惦記著手頭上的幾起案件可能無疾而終,反到他身旁的醫者到挺享受這突如其來的心潮。像在追尋什麼似的雙眸直勾勾投向窗外,看著飛逝而過的景色他一如往常沉靜的面孔,出現了絲絲些微的變動。
  布朗寧他是不反對的。
  在冬季下來他們擁有的時間多得太多,這讓布朗寧有種這只不過是大夢一場,他依舊躺在偵探事務所裡的沙發上頭頂著偵探小說,在難得晴朗的天氣裡朦朦朧朧的度過悠閒的下午,晚上時醫生偶爾會提著麵包回到這裡,享受醫者帶來的寧靜。
 
  他其實一直都知道他在尋找。
 
  「在過陣子就回去吧,上次買的火車票要在過些日子。」布朗寧搓了搓鼻子直到鼻尖發紅才罷手,在重啟喉嚨時他感到一點疙瘩。在一片白皚中有著什麼能讓醫者心生眷戀,但卻像追尋累了的孩子般打算回家休息。他其實有些在意,但在對上對方雙眸之後他放棄詢問,乾脆淹沒於他深藍裡的水氣。
  因為那又如何了呢——他能給的是屬於他的溫存,不需他的追求他也會給予而上。
 
  布朗寧低低的笑了笑,最後他伸出了手包覆住男子略顯低溫的手掌。後者問了他這是在做什麼,他也只是笑著用唇語回他。
 
  溫暖你啊。
 
 
 
  ——直到你的心坎。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