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十八組「利恩Q版著冬裝」換「劫影組溫馨日常」

 呆呆的作品





熒kei的作品
 

 
※溫馨向
※連隊時期捏造

Cube
 
 
  那是流逝於時光洪流中的小片段,炎炎夏日結束前,萬里無雲的天空讓當時都是小毛頭的訓練生們期待起野地演練時能趁隙打隻野味回來犒賞自己,他們被集中在連隊為數不多的教室中等候指導內容的頒佈,交頭接耳討論道那個老是突發奇想指派他們任務的教官今回又會派給他們多少的驚喜。(雖然其中亦有令人擔憂的驚嚇成分)
 
  弗雷特里西今回遲到了,雖然他們對此見怪不怪,撐在門板與牆壁頂頭水桶已蓄勢待發,孩子們坐得端正,屏氣凝神準備好好地讓來者狼狽一番。
 
  想當然爾當然是失敗收場。
 
  「如果你們在桶子裡放水的話,或許還比較有可能整的到我。」單手接殺落下來的空桶,阿奇波爾多輕鬆說道。
 
  「那有人放水後整你成功的嗎?」利恩單手撐頰,不掩滿臉的興味盎然。
 
  「答案是......沒有。」阿奇波爾多賣了半晌的關子後宣佈掃興的答案。
 
  「看吧,我就說不可能。」布列依斯小聲地向隔壁座兀自走神的古魯瓦爾多埋怨道。
 
  「接著說正事,記得你們這幾期原訂是由弗雷特里西聯合授課?」阿奇波爾多在用木條堆砌起的講台上來回踱步打量台下的訓練生們,利恩坐得最靠台前,雖然屁股還黏在椅子上可酒紅色的眼珠子全不避諱,滴溜溜地打轉盯著他瞧。這倒是個令他頗感意外的座席,他還以為像利恩這類偏體力派的學生應當會覺得坐得離講台越遠越好才是。
 
  「抱歉,為什麼今天是阿奇波爾多先生來?」最為實際的艾伯李斯特舉手,彬彬有禮地提出疑惑。
 
  「弗雷特里西由於受公文纏身,今天由我代課。」阿奇波爾多笑道。
 
  「公文?講得真委婉,說是反省書才對吧。」多數的學生顯得納悶,艾依查庫與艾伯李斯特交頭接耳,稍加回憶便找到真正的事因,他們可還沒忘記弗雷特里西把他們幾個從未參予過正面對抗魔物討伐訓練的小孩丟進渦裡與巨人對抗是多麼瘋狂的一件事,弄個不好會讓六個訓練生丟掉性命,這份量足夠男人寫一個星期份的反省報告。
 
  「那敢問阿奇波爾多教官打算傳授我們什麼?」善使劍的阿貝爾大喇喇地將雙腳交疊跨上課桌,良好家教的貴族口吻與叛逆融合,桀傲不馴的樣子表露無疑,阿奇波爾多記得眼前的金髮少年似乎對遠程兵器的操作存在些年少輕狂的不以為然。
 
  毛毛躁躁的年輕人,尚欠鍛鍊的可造之材,是的,阿奇波爾多在心底輕笑。
 
  「今天不出去,你們的課題是這個。」多雙色彩各異的眼睛瞅著阿奇波爾多於懷中摸索,掏出一個巴掌大的立方體。
 
  「這什麼玩意兒?」
 
  「專注力訓練。」阿奇波爾多淡淡地說道。
 
  「大叔你唬弄我們的吧?明明就是魔術方塊。」
 
  「可不要小看魔術方塊啊,瞧。」阿奇波爾多隨性地將手裡的魔術方塊幾番旋轉,左一、右二、中三......  原本阿貝爾妄圖用記憶力把阿奇波爾多的次序記起來,但很快地他就發現那根本是強人所難,其他同伴和他的處境似乎相去不遠,細不可聞的哀號在一干青少年間蔓延。
 
  「渦中的環境複雜,你們或許認為讓魔物身首異處是件值得炫燿的事情,但之於任務,更重要的是要如何掌握任務核心的渾沌元素的位置,取得它,近己所能減少犧牲,然後全身而退。」見訓練生茫然的面面相覷,阿奇波爾多接續說明,「所以破解魔術方塊可增強專注力,還有讓你們這幫腦子只長肌肉不長腦容積的小鬼花點時間沉澱思考。另外,在你們破解的期間我有原本預定要完成的事抽不開身得去處理,會離開一陣子。」
 
  「寫悔過書可能都比這好些。」對自己不甚有自信的艾依查庫愁眉苦臉,一副認定絕對解不出來的模樣。
 
  「詐欺!鐘點小偷!根本變相懲罰!」阿貝爾率先發難氣勢萬鈞地拍在桌上,也有不少窸窸窣窣附和他的聲音。
 
  「隨你們怎麼說,不過只是要你們解開,不是個太吸引人的訓練吶......」阿奇波爾多打斷訓練生們討價還架的可能性,但看眾人面有難色,於思忖片刻後宣佈,「我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不如這樣,作些微的更動,解開之後剩下來的時間給你們自由活動。」
 
  有幾雙眼睛聽到頓時發出光采,這堂聯合授課的時間規劃將在傍晚結束,自由活動代表他們只要同心協力把魔術方塊還原,越早結束,就可以擁有近乎整個下午的放風時間。
 
  「做什麼都行?」
 
  「做什麼都行,那麼它是你們的了。」阿奇波爾多簡短回覆,說罷便將魔術方塊往桌子上一放,就這樣轉身離開。

 
  「接下來,有沒有人對魔術方塊擅長的?」阿貝爾彷彿理所當然地往台上一站接掌了發言權,湛藍色的眼睛左右掃視,被他看到的人反應無非是搖搖頭或是聳聳肩,顯然沒有合適的破解人選。
 
  「你來?」阿貝爾看向利恩問道,畢竟利恩的觀察力和理解力是他熟識的朋友中最好的。
 
  「開玩笑,弄得更糟我豈不被其他人咒死。」利恩誇張地一呼,雙手舉於胸前打叉表示對擔負這重責大任敬謝不敏。
 
  「也是,這下棘手了。」經利恩提醒,眾人的視線焦點又集中在不起眼的魔術方塊上,眼前沒有一面的顏色是相同的,的確,翻轉方式錯誤有使路徑變得越發繁瑣艱困的疑慮,結果圍成一團的訓練生們紛紛你看我、我看你,竟是沒有人敢隨意去亂動,生怕自己倘若出錯會讓破解工程變得更遙遙無期。
 
   「到底誰發明這種折磨人的鬼東西的......」
 
  正午方過,風光明媚的戶外誘惑著少年們蠢蠢欲動的心,但礙於阿奇波爾多的指定課題他們沒辦法投身日頭的懷抱,徒然乾瞪眼看著不是辦法,講桌周圍的人潮散去,有幾個空間概念比較優越的搬出紙筆試圖模擬出方塊內部變換的軌跡,幾個興許熬夜沒睡好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自覺發冗卻又睡不著的則是將桌椅搬往教室兩側做起基礎訓練消耗過份旺盛的體力。

  從個別行動可以看出少年們的性情各異,布列依斯早早放棄競爭沉浸於課外讀物的世界中,古魯瓦爾多安靜地起出他早些時日埋在花台下方消化完成的異獸屍體開始做拼接勞作,失去肌肉與韌帶接合必須輔助以黏著劑,有機溶劑的刺鼻與讓漂白水浸泡成森森白色的骨骼皆令觀者感到不寒而慄,自動以古魯瓦爾多為圓心清出一個隱形的隔離地帶。
 
  「等等,聽!」最為耳尖的少年對滿室同伴喊道,他附耳牆上,制式且富有規律的節奏由遠而近漸加明顯,轉眼其他人也聽到了,自走廊傳來靴子扣地的沉穩聲響已清晰可見。

  「或許是阿奇波爾多回來了。」
 
  「不是。」利恩迅速反駁猜測者的猜想,他記得阿奇波爾多的腳步聲。
 
  「我也不覺得那個鬍子大叔有那麼好心.....痛......幹嘛啊說心裡話也不行嗎?」阿貝爾被利恩肘擊了一下,還待發難卻讓紅髮少年比出噤聲的手勢堵住了嘴。
 
  出現的人是伯恩哈德,弗雷特里西的雙胞胎哥哥,外貌相像,渾身散發的氣場卻南轅北轍。
 
  「伯恩哈德先生,日安。」艾伯李斯特匆匆湊上前向寡言的師長行禮,男人的身形在連隊中排得上數一數二的高大,光是抬頭與之對視就存在強烈的壓迫感,不少人曾經佩服形同細竹竿的瘦小少年有這樣敢向伯恩哈德要求指導的勇氣。
 
  「在路上碰到阿奇波爾多,他說沒安排特殊課程,就來看看。」瘦削的臉頰使伯恩哈德看起來有些陰鬱,言下之意經過解讀大概是男人也知道阿奇波爾多藉代課之餘行摸魚之實的情況。
 
  「是的,所以想問現在方便向您請教先前訓練時的內容嗎?」眼鏡少年抓緊時機自然地順水推舟。
 
  「可以,現在?」
 
  「是的。」
 
  陰險啊!眾人無聲地吶喊。
 
  「艾伯李斯特你個背鄙的傢伙,叛徒!」在確定伯恩哈德與艾伯李斯特走遠後阿貝爾仰天長歎,利恩則拍拍他的背安慰道世事無常。
 
  「喂,阿貝爾,對艾伯不客氣的話小心我揍你啊。哈?」即使經歷共同作戰冰釋前嫌,艾依查庫仍然無法坐視不管針對朋友不堪的言詞,他單腳跨上了桌,比阿貝爾矮使得他只能藉由類似方式來增添自身給對方的威脅性,披蓋的外套被甩在地上,饒是初進連隊時瘦小的他也因為鍛鍊長粗了臂膀,眼前的艾依查庫劍拔弩張,儼然是隻咆嘯的野犬。
 
  「正合我意,出去外面,小狗!」阿貝爾激動起來跟進也踩上了桌,被限制在室內,累積半日的彆屈事項實在太多,雖然阿奇波爾多言明破解魔術方塊才可以自由活動,但一股怨氣已然再也壓抑不住,他朝外頭的草地一點頭,年紀小的艾依查庫像是腳底安裝了彈簧先他一個箭步衝了出去,而他也隨後跟上。
 
   「喂,阿貝爾......」
 
  「他們跑出去了耶......」
 
  「笨耶,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打架了!打架了!」
 
  有人錯愕、有人起鬨鼓譟,有人還搞不清楚狀況,可以確定的是當出事時能拉當墊背的前頭羊出現,後方的訓練生彷彿大夢初醒,加緊腳步作鳥獸散逃出沒有指導者鎮壓的學識殿堂。少了雜沓人聲的教室霎時氣氛變得冷清,古魯瓦爾多進展緩慢,才剛拼接出頭骨的雛形,布列依斯在書間插入書籤,神色顯露擔憂。
 
  「到時候被罵應該不關我們的事吧......」
 
  「安心啦,天塌下來有阿貝爾擔著,誰讓他提議跑第一個,不對,應該說單細胞小狗跑第一個才是,嘿嘿。」布列依斯無奈地嘆氣又翻開自己的書,利恩樂觀的話語著實只會令人更加不安,魔術方塊孤零零躺在講桌上乏人問津,利恩歡快地將之撈到自己手裡把玩,喀喀的旋轉聲迴響空盪的室內顯得清脆引起了布列依斯的注意,銀髮少年抬頭離開書中世界浮現不解表情,望向解題意願說詞前後矛盾的紅髮少年,以及自課題宣佈至今終於第一次被轉動的方塊。
 
 
  「沒想到你耐性竟然不錯。」利恩見到阿奇波爾多出現露出潔白的牙齒,十足炫耀和邀功成分的笑容,阿奇波爾多垂眼望向稍早被他撥亂的魔術方塊已經被恢復原狀。
 
  精采,他可是沒算到能這麼快被破解的。
 
  阿奇波爾多吹了個短哨,他約莫在兩個小時後回到教室,原先塞入三期訓練生水洩不通的教室徒剩三人,他的笑意深邃而難以捉摸,顯然對於這樣的結果完全不感到意外。
 
  「我哪裡耐性不好?」利恩向阿奇波爾多抗議道。
 
  「哪裡沒有?明明平常老是衝前頭急於表現,而且現在不也是因為等待在焦躁著嗎?」
 
  「是你太慢回來了,阿奇波爾多,不然你也出個難點的讓我殺時間。」利恩毫不掩飾地抱怨。
 
  「好好,賭注的內容是在我回來之前解開方塊,你贏了,待會依約教你幾招。」阿奇波爾多用大掌揉亂了利恩的頭髮。
 
  同謀共犯,他們只是剛好被捲進去的無知羔羊,布列依斯默默望著貧嘴的兩人,心頭浮現這幾字的感想。
 
  總算是還沒有肆無忌憚到忘記尚有旁人的存在,利恩的視線有些不確定地和布列依斯對上,歪著頭,似是無聲詢問著他會否把打賭的秘密說溜出去。
 
  「我在看書,什麼都沒看見也沒聽見。」布列依斯識相地接續補充,「古魯瓦爾多也是,對吧?」
 
  「布列依斯,負責黏上這隻腳就答應你。」古魯瓦爾多將手裡的鎳子和斷裂的碎骨一併遞給布列依斯,他的標本進度骨架方成型,離完成還有好遠,正極力徵求幫手。
 
  「謝啦。」利恩捧腹大笑得無良,立於一旁的阿奇波爾多也難掩扭曲的嘴角。
 
 
  布列依斯只好中斷自己的讀書計劃,利恩和阿奇波爾多相協不曉得去了哪裡,他也無暇顧及,夏日的尾巴與風閃閃發光,在那天的日落前夕,艾伯里斯特最先回來,與滿身沾滿塵土的阿貝爾與艾依查庫一同詢問利恩的去向,古魯瓦爾多則得到他手製標本中最漂亮的一座,被他展示在宿舍的床頭直至拔營。
 
 
─END─

 
 
Cube,有方塊也有立方體牢籠的意思。
某次和友人聊天時浮現的靈感,關於利恩的小動作和小心機什麼的^q^/(欸)原本是指定溫馨不過半路殺出來打醬油的人越來越多,似乎變成了個有點青春和小蠢的故事了,抱歉身為指定主角兩隻似乎有點影薄(噴)
最後感謝呆呆的交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