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十組「伯恩哈德X里斯」換「伯恩哈德X弗雷特里西」

 黑流亮黎的作品

 
 
  宴會、酒酣耳熱。
  那是每次要有重大的戰鬥前的離別宴,自己是不怎麼喜愛參加的,但那喜愛酒類的雙生兄弟倒是樂於前來,而此次會願意來的原因……
 
  「唷,伯恩你也來啦!還真難得看你願意賞光出席這種酒會?」那爽朗的聲線以及那伴隨而來的拍擊,不用回頭也知道是何人。
 
  「……我只是被拖著來的。」垂眸看著手中那金色的液體倒應的模糊面容,言不由衷的話語輕聲吐露,而那人也只是笑了笑。
 
  「嘛──伯恩哈德總是不愛喝酒,所以臉才會凹陷的啦!」愛湊熱鬧的弗雷手上舉著裝滿啤酒的杯子勾上剛來搭話的里斯脖頸,立馬與其站在同一陣線調侃起自己來了。
 
  無聲息的嘆了口氣,將手中杯中的酒精一飲而盡。
  「總比你喝完發酒瘋來的好。」轉過身決定不去看那兩人,隨便的將空杯置於桌面大步的離開了會場。
 
  E中隊將要出戰那最艱難的回收任務,回不來的機率相當高,但那個男人總是自告奮勇的站在最前面,不畏生死。
  夜晚微涼的風吹拂於面,讓酒精混亂的精神好上幾分,獨自走在無人的草地上抬頭看著那漫天燦爛的星塵,加入連隊也有一段時間,生離死別早已看的不少……但又為何,會如此的鬱悶?
 
  不願去想,不願去面對。
  突然有些後悔沒讓酒精徹底麻痺這開始胡思亂想的腦袋,該死。
 
  「你果然在這裡,一個人逃出來在這裡做什麼啊?」
 
  又是他,向後偏首望著那仍然笑的燦爛的臉龐。
  明明會是個有去無回的任務,你又為什麼能夠笑的出來?
 
  「我說你啊,這麼孤僻可不行哪──我這個前輩都看不下去囉。」他緩步走近順勢的搭上了自己的肩膀,那說的每一句話所吐息的熱氣帶著那些微的酒氣拂於頰邊,有些、醉人。
 
  「……不要去。」
 
  「嗯?你說什麼?」像是聽不清楚而又湊近幾分,心底對這人的忍耐抑制在這一刻截然爆發,扣過里斯的下顎狠狠的吻上囓咬,吸吮汲取著他每一分的氧氣,是在發洩、亦是在表達自己的感情。
 
  你到底明不明白?里斯。
 
  「哈、嗯……伯、伯恩!」雙唇交疊間抓到了空隙而順勢拉開些距離,那不曉得是因為接吻還是酒類的緣故而通紅的面容更加顯出這人散發出的誘惑。
 
  他似是不生氣自己對他所做的事情,反倒是雙手捧來以指腹輕磨著讓額靠上了自己的,「……我還真不曉得你這麼喜歡我啊?伯恩。」
 
  「放心吧,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別忘了、我可是連隊弟兄們公認的Ace啊。」自信的說道再次吻來,那不再帶有任何的憂慮。
 
 
  但他走了。
  留下的,只有那晚對自己的承諾,以及、自己。
 
  痛苦的緊閉起雙眼,死亡,來的不突然,卻讓人無法接受。
  在得知的當下,自己沒有哭泣,但胸膛卻像是缺了一塊的空洞不實。
 
  『我還真不曉得你這麼喜歡我啊?伯恩。』
 
  呵,既然知道還不趕緊回來麼?里斯。
  揚手一把提起自己的長劍,握緊。
 
  離開的心意堅定無二,步出連隊的腳步亦是毫無猶豫。
  你若不來,那便是我去了。
 
  ──阻擋在你我之間的世界,就由我來斬斷吧。
 


千紘的作品
 

  伯閃
  笨蛋
 
 
  相擁了一陣子後,弗雷特里西的情緒總算平復下來,伯恩哈德依然緊緊擁著,深怕懷中的人再感到一絲不安。他伸手拍拍伯恩哈德的背,後者反應過來,知道對方的情緒穩定下來,放鬆緊擁著的臂膀。
 
  好開心。
  是嗎?
 
  與自己相同的碧綠色雙眸滿是喜悅,完全不像平常不善表達情緒的對方。
 
  既然都是情侶了⋯⋯
 
  伯恩哈德沒有繼續說下去,湊上前輕吻發愣的弗雷特里西的唇,直到退開前後者還是呆愣的狀態,伯恩哈德輕笑。
 
  就做點情侶會做的事?
 
  弗雷特里西掩著半臉,卻藏不住頰上隱隱透出的緋紅。方才被輕吻的唇微微顫著吐出「笨蛋」兩字,伯恩哈德親暱的牽過對方掩著臉的手,扣成十指交扣。
 
  反正是情侶了。
 
  弗雷特里西沒有回應,回握住對方的手。  
 
 
 
 
  一如既往的起床時間,弗雷特里西還在睡夢中,隱約感覺到有個柔軟的東西印在頰上,咖啡香充斥著鼻息,他知道是伯恩哈德,從以前就一直有這個習慣——不過是兄弟之間的。猛然回想起昨天的事,知道這個吻的意義跟以往已然不同, 明明只是很自然的舉動,臉頰卻不自覺發熱,腦袋也無法思考。他決定縮進棉被裝睡,不過沒多久就被人偶少女踹醒了。
 
 
 
 
  今天早上怎麼了?
 
  準備前往下一個地區的時候,伯恩哈德問了這樣的問題。弗雷特里西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反應,明明很清楚的,卻無法控制腦袋胡思亂想,他下意識的扶額,平常他老哥頭痛的動作。伯恩哈德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什麼也沒說,很自然的牽起他的手,反正他們走在最後面,人偶應該也不會管的。雖然隔了層手套,但對方的溫度清楚地傳遞過來,安撫他的情緒。
 
  沒什麼。
 
  弗雷特里西勾起嘴角笑笑,在牽著他的手背上一吻,伯恩哈德則是吻了他的指節,兩人反覆的親吻對方的手掌,直到人偶少女不耐煩的派上其中一人與魔物對決才停止。
 
 
 
 
  從那次告白後過了一陣子,弗雷特里西不再因為對方的親吻腦袋熱烘烘的(據人偶所說是害羞),有時候睡前伯恩哈德也會親吻其他的位置,有時候是額,有時候是頰,有時候是頸子跟鎖骨,不過通常這樣就結束了。也不是期望更多,只是想要知道更多對方的想法,這種時候是在想什麼呢?是在顧慮自己嗎?對方從來沒有明說,只是默默的做這些事情。他將最後一塊肉咀嚼下肚。
 
  不懂啊。
 
 
 
 
  當天下午,人偶少女帶著另外一批隊伍去大城市與其他人偶交流,閒著沒事,想說要不要做個蛋糕,伯恩哈德提著他倆的劍來到廚房,表示想要對練。平常伯恩哈德總是自己練習,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有點訝異,不過想說機會難得,就赴邀一齊前往後院的練習場地。
 
  不用手下留情沒關係。
 
  伯恩哈德回復的記憶比自己還要少,以前會使用的招數大多想不起來,原本怕不小心傷到對方所以打算放點水的,可是被這樣說了,還放水的話實在太失禮了。雙方擺好架勢,下一秒劍影閃過,刀劍的鏗鏘聲就這樣持續到傍晚。
  肚子突然發出響亮的咕嚕聲,弗雷特里西尷尬的搔搔後腦,伯恩哈德微微一笑,停下了動作。雖說只是練習,兩人身上多少都受了點傷,弗雷特里西比較不會防禦,身上較多小小的傷痕,伯恩哈德知道對方肚子餓了,但是也不能這樣放著不管,趕緊拉著弗雷特里西回房處理傷口。
 
  今天怎麼突然找我練習?
 
  看著對方用酒精棉擦拭傷口,動作放得很輕,不過還是有些疼,為了轉移注意力,無聊的問了個問題開啟話題。
 
  ⋯⋯沒什麼。
 
  對方遲疑了會才作出回答,弗雷特里西也沒有繼續追問,待伯恩哈德替他上完藥後,才聽到對方支支吾吾地回答。
 
  ⋯⋯偶爾陪你做喜歡的事也好。
 
  弗雷特里西喜歡喝酒,可是伯恩哈德不是個很喜歡喝酒的人;弗雷特里西喜歡做甜點,可是伯恩哈德不太擅長做點心;於是他想到以前弗雷特里西常常會找他或其他人對練的事,想說對方喜歡對練,便帶著劍找人,提出邀約。
  聽到這裡,弗雷特里西止不住勾起嘴角,不是嘲弄的笑容,而是喜悅的笑容。他噗嗤一笑,在對方微微凹陷的頰上一吻,伯恩哈德沒有反應過來,呆愣地望著他,他笑得更燦爛了。 
 
 
 
 
  洗完澡後,弗雷特里西開心地帶著紅酒跟兩只高腳杯回到房間,看著對方異常燦爛的笑容,伯恩哈德知道逃不過,只得放下書看對方在杯中倒入紫紅色的液體,拿起自己的那一只杯子,隨著清脆的玻璃撞聲飲下紅酒,弗雷特里西甚至還準備好了下酒菜,就這樣吃著聊著,紅酒也喝了不少杯,腦袋飄飄然的,卻沒有醉的完全,對方倒是已經在瘋言瘋語了,明明愛喝,酒品卻不怎麼好呢。
  伯恩哈德把醉得一塌糊塗的弗雷特里西扛到床上,後者不安分的胡亂扭動,還一直扯著自己的衣服不肯放開,說了要收拾桌面也不肯放手,活像隻黏巴達,伯恩哈德完全拿這樣的弗雷特里西沒有辦法,只得一根根掰開對方箝制自己的手指。
 
  就那麼、不願意碰我嗎?
 
  對方打著酒嗝吐著含糊不清的語言,綠色雙眸直勾勾地盯著他,彷彿在暗示他要做些什麼,不過自己沒有趁人之危的打算,伯恩哈德仍努力的拆開弗雷特里西的手指。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不懂啊⋯⋯
 
  弗雷特里西突然像個耍賴的小朋友哭鬧起來,也不抓著自己了直接推開,四肢不停亂打亂踢,根本無法靠近。
  原來自己做的還是無法讓對方安心下來嗎?伯恩哈德有些自責,直接坐在床緣讓對方揮打,只管反覆的在眼角跟額上輕吻,直到弗雷特里西的動作漸漸變小,哭聲也逐漸變成抽咽聲。
 
  讓你不安,真的很對不起。
 
  弗雷特里西瞇著眼盯著伯恩哈德,雙手交疊在對方腦後,拉向自己吻唇,不過不是平常的蜻蜓點水,弗雷特里西膽怯的伸著舌頭舔過對方的脣瓣,舔過齒列,甚至更深處。一開始伯恩哈德還沒反應過來,後來反客為主的進攻,兩人在一段纏綿後分開,大口地喘著氣。
  伯恩哈德一直想要這樣做,但很怕弗雷特里西會拒絕,遲遲不敢行動,如今對方雖然是在昏沈的情況做出這樣的舉動,是不是內心也有一點意思?
 
  弗雷⋯⋯
 
  伯恩哈德確認似的呼喚對方,後者望了他一眼,又踹了兩腳。
 
  笨蛋嗎你。  
 
  伯恩哈德了解了,對方根本沒有喝醉,還有那雙綠眸中的意思。
 
  他像一開始安撫對方一般,小心翼翼的吻過額頭、閉起的雙眼、哭紅的眼角還有濕潤的脣瓣,親暱的吻過耳邊,以眼神再次詢問對方的意思,得到的回應是被踹了兩腳,伯恩哈德無奈的笑笑,第一次在對方的胸口上印下自己的標記,第一次以情人的方式撫摸著對方,第一次看到對方舒服的表情——第一次擁抱對方。
 
  胸口盡是滿溢而出的喜悅,深怕對方身體不適而在外面解放的時候眼淚還克制不住的流下,緊捂著嘴巴不讓嗚咽聲洩出吵醒陷入夢境的他,卻無法停止哭泣,與深深愛著的他結合了,這是何等的感動與喜悅。伯恩哈德壓抑自己的情緒替弗雷特里西擦拭乾淨後進入浴室想做個簡單的沖洗,終於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