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十五組「古魯瓦爾多X威廉」換「凱倫貝克X康拉德」

 小啾的作品

來自國王的一封信
王子威廉R18
 
 
 
  為何一轉眼,時光飛逝如電,威廉收到來自國王的一封信。
 
  國王的一封信。
 
  隆茲布魯王國早就沒有至親認識的人,威廉以為他在世界上已經名歿,不明白國王是如何找上他的,這封信承載著王國血水油墨的印記,彷彿喚醒昔日王國的榮光,為他帶來前所未有的意義,因此,他不顧一切逃離闇組織的操控,每分每秒都想要逃回故鄉,就算等待他的只是騙局,他會心甘情願接受任何的結果,他會在約定相見的日子準時出現。
 
  馬車的輻輪深陷雪中,嚴重拖延進站時間,隨著冬季的活躍受牽制於行,厚實的雪堆將鐵軌積在軌道上,最後火車無法向前行,在凍結的荒野大地停滯一夜,隆茲布魯王國的國土有將近一半的原始森林被雪花覆蓋,除了幾處村莊亮起油燈,萬物寂靜如死,一切都停止了,走向盡頭,威廉的生命隨著托雷伊德要塞戰役結束也一併永遠的停止了,他以一種不死的全新物種姿態苟活於世界,威廉的目光迎著地平線的淡白微光,他獨自待在火車尾端,暴風雪朝他迎來,冰雪彷彿穿透無形,他別無選擇離開室內溫暖的暖氣,瘦骨嶙峋的身軀緊抓牢著鐵欄,全身發顫,一身破舊的斗篷讓他如同逃亡的隱士,他的血液不會在滋生流動,失去體溫的調節能力,至今他能維持這副無法作為生命的軀體進行活動就像解不開的詛咒。
 
  他的人生全然無意義,他獨自離開戰場多年,孑然一身,拋下軍閥榮章,隱姓埋名,在世界各地流浪求以生存,一方面又矛盾的暗自祈禱死神帶走他的生命,他再也活不下去了……猶然記得鳥兒在歌唱,軍隊演奏著歡快樂曲,在戰爭前一刻祥和的幸福時光,王高貴的身影,仍然會在夜晚進入夢中,鋪天蓋地的砲彈撕裂夢境的天空,回歸清醒的現實,他低著頭,在人來人往的中途站下車,走進漆黑的森林,昔日景物越來越熟悉,離海德布隆城不遠了,慶幸凍寒氣候再加上古斯塔夫的妖邪巫術能讓身上散發的屍臭味不被人查覺,傷口也經由對方的癒合,令他的外表看起來與普通人類無異,他遇見各式各樣的人,梅莉救了他一命,給予他藏匿蹤跡的場所,她是一名善良乖巧的好女孩,他喜歡她,她深愛著他,但他無法回應她將來想共結連理的期盼,他向來客觀理智,博愛溫柔,對於自己的情感忠實,他卻無法忍受任何人一相情願的為他付出,相對的他也將自身與他人建立起的緣分完全切斷,他身世悲慘幼小便毫無依靠,就算過去投入軍人生涯中,仍難以推心置腹,那場戰役結束,所有生命回歸塵土,徒留他一人,他的存在絕對會阻礙她的前途發展,他選擇不告而別,不給予她任何理由──怎麼能愛上一個活死人呢?威廉甚至遭到闇組織首領古斯塔夫的操控利用,他明白在這副身軀開始真正腐朽、外表淪落為活屍以前,他想回到故鄉,再看它們一眼死去。
 
  威廉臉色蒼白,毫無生氣,彷彿無時無刻都在等待死去。
 
  國王似乎明白他的現狀無法前往城堡接受召見,將地點決定海德布隆城鄰近的一座湖泊,威廉相當熟悉,他幾乎是在這片森林長大的,他心神不安的憑藉燈塔的光線方向來到湖泊,等待國王的赴約。
 
  威廉看見樹梢上的殘霞未消散──國王高貴的身影在約定時刻出現了,他穿著一身華麗長袍,強健的體魄,散發與過往截然不同的黑暗氣勢,威廉全身一震,不禁本能反應的向後退縮,站穩腳步。
 
  「陛下……」威廉發出輕聲的嘆息,無常的雲,變幻的煙啊,他向王跪下,「幸好您沒事……」
 
  「庫魯托少佐,好久不見了,我的確沒事。」古魯瓦爾多的面容冷酷無情,在此刻,他笑了笑,是威廉記憶中熟悉的一抹笑容,他走向威廉的面前,威廉抬起臉凝視著他,他們之間的情愛與關係,恍如隔世。
 
  「是的,我聽說您從死地甦生,統治隆茲布魯王國……如生物的我死於是你生。」威廉的雙眼盈滿出洶湧不絕的生命之光,古魯瓦爾多的手指輕輕劃過他的下巴,最後他的手掌完全貼上他的臉頰,他熱淚如雨下,他便細心擦去他的淚水。
 
  「我打破自封的繭,這對我而言就是重生,庫魯托少佐,我很高興再見到你。」古魯瓦爾多發自真心的說,他伸出手臂抓起威廉的肩膀,逾越了昔日的主從禮儀,輕輕的、輕輕的、再三擁抱親吻他,威廉沒有辦法拒絕他,威廉有自知之明,打算逃走。
 
  「陛下…我不再是少佐,我已背棄您,我沒有臉再見您一面,對不起……」威廉悽然地喃喃。
 
  「你收到我的信,仍義無反顧的前來赴約,事到如今,你不後悔的,是不是?」
 
  威廉怯步的沒有回答,古魯瓦爾多把手伸進威廉的斗篷裡面,他解開斗篷和剝掉衣衫,泰然專注欣賞著他已死亡的軀體,眼神赤裸流轉出邪魅彰顯的慾望,他脫下長袍,示意威廉躺在上面,威廉別無選擇的照做了,在赴約前便已作好任何事情發生的心理準備,威廉躺著不動,像在睡覺,在做夢似的,古魯瓦爾多愛撫他冰冷的、僵硬的身軀,親吻他的肚臍和大腿內側,帶著令他美妙的、發抖的情焰,強硬進入他的體內,在被進入的一刻,威廉痛苦承受,體內的情慾再度喚醒嗡嗡作響,像深沉的鐘聲擺盪。



蚤蚤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