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十三組「里斯×阿修羅」換「里斯×阿修羅」

黑夜☆喵喵o(≧v≦)oo)的作品

和以往一樣,在太陽還沒出來阿修羅就已經起床了。
看著身旁睡得香甜渾身赤裸的里斯,阿修羅有股想踹下去的念頭,但礙於腰痠、腿痠等等痠痛的影響才作罷。
「該死...這傢伙昨天又忘記節制了。」揉揉痠痛的部位阿修羅碎碎念著。
「昨天又累壞你了啊...怎麼不在多睡一點呢?」一雙於常人相比溫度過高的大手抱住阿修羅的腰。
阿修羅冷冷瞪了對方一眼「你也知道昨天你有多超過...」
「抱歉嘛...要不等等請你吃布丁賠罪嘛。」見阿修羅臉色不太好,里斯趕緊道歉並要請阿修羅吃他最喜愛的食物。
聽到里斯要請他吃點心,阿修羅的確心情好一點但還是不打算就這麼原諒他。
「一個布丁就值得我原諒你嗎?」其實故意欺負里斯的成分大於生氣,單純只想欺負他來報點平常的小仇。
「呃... ...不然任你差遣一天?」里斯看著面無表情不知道情緒的阿修羅,心裡有點緊張。
「你哪一天不是隨我差遣?」看著一臉緊張的里斯,阿修羅忍住笑意。
「咦?!」里斯露出訝異的表情接著陷入思考。
這次阿修羅忍不住了,噴笑出來。
「噗... ... ... ... ... ...」
聽見笑聲,里斯抬頭一看瞬間明白他被整了。
「阿修羅好過分,你要怎麼賠償我受傷的脆弱心靈。」一個撲抱把阿修羅給壓在底下。
「…抱歉… …因為你的表情實在是太好笑了… … 噗… …」說完,阿修羅又噗哧笑了出來。
被欺負的里斯當然不會就這麼放過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而看到這個笑容當下阿修羅知道慘了。
「等等…我道歉… 唔… …不… 等等…別碰那邊… … …咿… …哼嗚… …」阿修羅慌張的想逃離里斯的身下,但里斯怎麼可能會讓到口的阿修羅跑了呢,立刻撫上對方最為脆弱的部位。
「別… … …唔… …恩… …唔哈… … 」吻住對方的柔嫩的嘴,宛若曲流的舌輕易的翹開貝齒,在口腔間肆虐與對方嬉戲著。
阿修羅被吻得差點喘不過氣來,拍打著對方的胸膛意識他快不能呼吸了。
而里斯雖然放過他的唇卻轉攻其他地方。
昨晚激情的痕跡還留著,里斯微微瞇起眼來,輕咬住胸前的紅色蓓蕾舔弄、另一隻手搓揉著另一邊,剩下的一隻手直攻他的後庭。
「嗚...你放開...唔阿... ... ...」阿修羅試圖掙脫,但對方拿起被丟在一旁的藍色圍巾把他的雙手綁到床頭。
「嘿,這樣你就不能亂動了。」里斯露出阿修羅覺得變態的笑容。
阿修羅當下真的氣到想把身上的人狠狠揍一頓,但無奈現在的情勢明顯是他不利。
因為當他看見對方的巨大兇器抵在他的後方時,他的臉色瞬間刷白「等等... ... ...不、不、嗯啊啊啊啊... ... ... ... ...」
即便有足夠的潤滑但畢竟不是用來辦事的地方,強烈的撕裂感從身處傳來,阿修羅痛得流下眼淚「...痛... ... ...」
「乖,忍一下就不痛了。」里斯吻掉他留下的淚水,手輕輕搓揉安慰因為疼痛而軟下的前方。
「...鬆開... ... ...不舒服... ...」阿修羅不滿的動動他被綁住的雙手「綁住就不能抱住你... ... ...」被情慾影響阿修羅說出他平常絕對不會說出來的話語。
「好、好可愛!!!」里斯心中冒出這句話。
拉掉圍巾,里斯開始抽送。
「哈啊... ... ...唔啊啊啊啊... 哈哈... ... ...唔唔... ... ...唔嗯... ...」誘人的呻吟刺激著里斯。
阿修羅緊緊抱著他,而里斯深深吻住她的唇。
兩具不斷交纏的身軀譜出這場激烈的性愛樂章直到天明... ... ... ... ... ... ...
 
 
坐在大廳的大小姐─艾爾露正默默的喝著紅茶吃著布列依斯拿來的布朗尼蛋糕,面無表情的忽視因為爛骰而被懲罰坐在對面看她吃同類一臉哀怨的布朗寧說:「...不知道這次他們又要多久才會出房間了... ... ...」
 
 

aielu的作品《替身娃娃秘話》
 

  人偶少女蹲在置物的箱子前,翻找了許久都還沒下定主意,「今天要帶哪隻娃娃出去呢…?」歪著頭,少女將娃娃捧起來仔細端視又放回原處,一直重覆著這個動作…任務前的準備時間因此而耽誤了許多。布勞拿出懷錶確認了一下上面的時間,忍不住開口提醒:「大小姐…差不多該帶領戰士們前往執行任務了,戰士們已經在大廳等候多時了。」

 

  「知道了。」人偶少女稍微不滿地抿著嘴唇,箱子的角落一個戴著深藍色圍巾的手提娃娃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咦…?我的箱子裡本來有阿修羅的娃娃嗎?嘛…不管了,今天就決定了帶著阿修羅娃娃去執行任務囉~」踏著輕快的腳步,少女抱緊了那個一臉冰冷表情和不屑的忍者娃娃走出了房間。

 

 

  踏在森林溼氣略重的泥土上,今天跟隨聖女之子執行任務的是里斯、阿修羅還有艾茵。這座森林雖然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然而棲身在這處的魔物卻算不上危險的級別,里斯揮動著炙紅的焰型細劍,一下把前方襲來的魔物掃倒,而阿修羅則隱身在樹叢裡擲出苦無擾亂對方,艾茵在後方支援同時確保著聖女之子的安全,聖女之子…呃,把玩著手中的娃娃同時給他們下達命令。

 

  這一路算是很順利,他們很快便穿越了森林,而收集到的硬幣數量亦相當可觀。在折返宅邸的過程中,里斯不時瞥向走在稍遠處的阿修羅,是他的錯覺嗎…?阿修羅臉上掛著比平常還要冰冷的表情,簡直連四周的空氣都因此降溫幾度,不過其他人似乎沒有察覺到,艾茵和人偶少女有說有笑地走在前面,這種稍微尷尬的氣氛令他不知該如何開口,於是他們兩人都默不作聲直至回到宅邸。

 

  「今天的任務比想像中順利呢!辛苦大家了。」人偶少女帶著愉快的表情,抱緊了懷中的手提娃娃,里斯注意到站在他身旁的阿修羅似乎緊繃著身體,「那麼,今天就解散…」「抱歉,在下先告辭了。」沒等少女把話說完,阿修羅便躍身從窗戶跳了出去,很快便失去了蹤影。

 

  如果不是里斯一直注視著阿修羅的動作,他大概不會注意到吧…人偶少女原本抱著的娃娃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塊木頭,木頭上還綁著藍色的頭巾,他強忍著笑意,這種事的確只有阿修羅做得出來。看來人偶少女還沒發現娃娃被掉包…那麼就讓他去搞清楚今天阿修羅表現得如此異常的原因吧。

 

 

  「你果然在這裡。」從宅邸最高層的窗戶探頭望去,那名忍者正倚坐在樹幹上,聽到里斯的聲音他只是抬眼瞥了一下對方,耳根略微泛紅著抱緊了跟自己有著相同模樣的娃娃。王牌露出了如同往常的柔和笑容,爬到阿修羅旁邊的位置坐下來,阿修羅的視線似乎落在了遠方的樹木上,沉默了幾分鐘才開口說:「這個...是替身娃娃,但它是失敗品。」大概是覺得里斯已經察覺到自己有點不對勁,阿修羅乾脆直接地說明。

 

  「哦--」里斯的語氣中沒有他想像中那麼的驚嘆,阿修羅便接著說明:「簡單來說,就是碰這隻娃娃本人也會有相同的感覺……剛才大小姐…一直在摸娃娃奇怪的地方,在下…」阿修羅的聲線有些顫抖,後面想說的話實在太過難以啟齒。里斯不難想像他家那位大小姐連娃娃的胯間都不放過…這樣說來阿修羅本人不也…?

 

  里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轉頭看向阿修羅:「怪不得你今天的攻擊有點不準…唔!」胸口遭受到忍者的手肘攻擊的里斯差點身體往後仰而掉下去,「幸災樂禍。」阿修羅的視線還有語調同樣冰冷,彷彿恨不得再補上一擊把對方打趴在地。「我沒有幸災樂禍啦…!只是有點好奇而已…」里斯趕緊端坐好,仔細端詳著阿修羅手中的娃娃,那個微蹙著眉撇著嘴的表情簡直跟阿修羅本人一模一樣。

 

  「所以,是有人誤把這個替身娃娃當成是大小姐的收藏品了嗎?」

 

  「不知道,反正總算是順利回收了。」

 

  「吶,可以讓我摸一下嗎?」試探性地伸出指尖輕觸著娃娃的臉。

 

  「…敢亂摸奇怪的地方就殺了你。」

 

  「嗯。」得到阿修羅的允許,里斯用手掌輕柔地摩娑著娃娃的臉頰,如同撫摸著本人一般輕摸著娃娃的頭部。阿修羅闔起雙眸,他並不抗拒被里斯如此地觸碰…那雙溫度略高的手掌總是能帶給自己安穩的感覺,原本緊緊護著娃娃的手指不知何時也變得鬆懈。

 

  里斯乾脆地把娃娃抱在懷裡,嘴裡低喃著:「真的很可愛呢…娃娃這種東西。」趁著阿修羅放鬆警戒的時候,里斯抱起娃娃翻身、從樹上一躍而下,準確地落在陽台的位置上。「娃娃暫時交給我保管了。」嘴角微微上揚,帶著如同惡作劇的孩子般的表情,里斯從阿修羅的視線中消失。

 

  挑了挑好看的眉,阿修羅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慍怒:「嘖…被擺了一道了。」扯了一下深藍色的圍巾、遮掩住因為剛才被里斯「間接」觸碰而泛紅著的臉頰,以靈敏的動作從樹幹躍下,依遁剛才里斯的足跡找尋著對方。

 

 

  里斯並沒有刻意隱藏,應該說他就抱住阿修羅的娃娃、光明正大地坐在房間的床中央,等候著阿修羅,花不了多少時間便被阿修羅找到了。敞開的窗戶突然刮起一陣風,眼角瞥見飄揚的藍色圍巾、同時伴隨著精準射出的苦無,里斯帶著跟平常一樣的笑容側身避開了,他仰頭望著匿身於天花板的忍者,伸手扯開了娃娃繫在腰間、綁成蝴蝶結狀的緞帶,同時指尖搔刮著娃娃大腿內側的位置。

 

  「唔…!」只見阿修羅悶哼一聲,腰間的緞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扯開,繫在腰間的掛包跟裝載著暗器的袋子掉落在地,腿間一陣麻癢的感覺害他被迫落下地面。既然這樣的話,乾脆.....

 

  雙手撐在地上,後腿發勁一躍至床上,他和里斯之間的距離瞬間大幅度縮減。鋒利的刀尖已經架在離里斯脖頸不到一公分的距離了,里斯卻依然抱住娃娃猶如看好戲般的表情。「鬧夠了吧,還來。」眼看著阿修羅的臉孔快要逼近自己的鼻尖了,絲毫不在意脖子會否被割出一道血痕,里斯鬆開了緊抱著娃娃的手、敞開手臂抱住了眼前帶著惱羞表情的阿修羅。

 

  「會還給你的,反正本人已經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了,哪還需要娃娃?」

 

  「你…」平時說話尖酸刻薄的忍者頃刻間竟想不到什麼話語來反駁對方,雙唇已經被對方柔和的吻給封住。

 

  儘管娃娃就如同阿修羅的替身,但它卻無法取替本人所帶來的那種感覺。不會有喜怒哀樂、更不會像現在這般帶著羞恥的表情死瞪著他。

 

  「我喜歡的、是完整的你。」再次覆上對方的嘴唇,舌頭更加肆無忌憚地撬開了對方的齒關、如同侵略般吸吮著對方的舌,交換著彼此的氣息。

 

  纏吻過後從兩人分開的唇間牽扯出曖昧的銀絲,兩人交疊在一起的身體讓他察覺了里斯下身的變化。里斯太過於灼熱的視線讓阿修羅無法直視,然而就在他別過臉的瞬間身體已經被里斯壓制住,腰間的緞帶本來就已經被解開使得他身上的衣物輕易就被里斯褪去,肌膚暴露在空氣之下讓他下意識縮了縮身體。里斯俯下身埋首在他的雙腿間,靈巧的舌尖彷如小貓般舔弄著他的欲望,右手也握住了柱身上下套弄著,即使隔著手套的布料仍然能感受到對方的溫度。

 

  「唔…」阿修羅微瞇著雙眸、抿緊下唇,抑制著自喉間溢出的聲音,然而在里斯的逗弄下,那種酥麻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猶如電流般遍及全身,在快感的衝擊下他早已忘記推開身上的人。「哈啊…!不…快要…」不知何時阿修羅的雙眸已染上情慾,被撩撥得前端滲出白濁液體的分身渴求著解放,「射出來吧。」將阿修羅腫脹的分身納入口中、吞吐著。「嗚嗯…」阿修羅的手指揪住了埋在他胯間那頭栗色的髮絲,里斯加快了吞吐的速度,碩大的分身將滾燙的精液全數射在了對方的口中。

 

  高潮過後的脫力感讓阿修羅閉上雙眼、喘息著癱軟在床上。里斯將對方剛才射出來的精液吐在手掌上,分開了對方的雙腿,以精液作為潤滑、手指撐開了緊閉的後穴,緩慢地抽插著。「唔…」私密處被插入的不適感使阿修羅蹙著眉頭,沾著對方的體液的手指在窄道裡翻攪著、搔刮著敏感的內壁。慢慢地手指又增加了一根,疼痛夾雜著快感讓阿修羅難耐地扭動著腰部,溫熱的肉壁絞緊著里斯的手指,那裡面的熱度簡直要將里斯融化。

 

  「應該...差不多了吧。」手指從對方的私密處抽離,解開自己腰間的皮帶、昂挺的欲望抵在穴口,早已按捺不住的性器緩緩挺了進去。

 

  「嗯啊、唔...!慢點...」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跟里斯做這種事了,阿修羅還是無法習慣對方進入自己身體的那一瞬間身體彷彿被撕裂的感覺。「弄疼你了?」性器挺進時感覺得到對方的身體緊繃著,里斯停下了動作試圖令身下的人適應,阿修羅搖搖頭,眼角滑下生理疼痛的淚水,有點艱難地開口:「...繼續吧。」「嗯。」帶著些許憐惜拭去對方的淚水,炙熱的兇器在肉徑裡大幅度抽插起來。「嗚嗯...啊啊...」零碎的呻吟無法抑制地溢出,阿修羅的身體伴隨著里斯劇烈的動作而晃動著。體內的敏感點被摩擦著,他弓起身子,下意識地緊攀著對方的後背,敞開的雙腿也夾緊了對方的腰,淪陷在對方帶來的快感中。

 

  腦海中突然閃過里斯剛才所說過的話。『完整的...自己嗎。』跟里斯相識至今已經有一段日子,盡管他們各自抱持著不同的信念,但里斯他...接納了這樣的自己。

 

  「里斯。」嘴唇微張著,清澄的琥珀色眼眸注視著對方。

 

  「嗯?」略微疑惑地停下了動作,阿修羅的手撫上了他的臉頰,雙唇主動覆了上去。

 

  這個吻...就當作是他對里斯的感情作出的回應吧。

 

 

  情事過後,阿修羅趴在床上,眼皮沉重得讓他闔上雙眼,任由里斯清理著私密處的髒污。阿修羅的臉埋在枕頭裡、帶著規律的呼吸,里斯以為他已經睡著的時候,阿修羅那沒有感情起伏的聲音響起:「...果然早就該把那個替身娃娃銷毀的。」

 

  「銷毀嗎...有點可惜啊。」

 

  「只是個失敗品,沒有存在的必要。」

 

  「我可不這樣認為喔?」里斯伸手撫摸著擺放在一旁的娃娃,「就算是失敗品,也是有其存在價在不是嗎?」

 

  「哼嗯。」阿修羅似乎懶得再回應,直接伸出了手:「娃娃還來,不然等下你又在亂摸。」

 

  「呵呵。」輕笑一聲,剛好清理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了,里斯替阿修羅披上自己的外套,阿修羅緊抱住娃娃便翻身背對住他。

 

  「突然有點好奇…大小姐發現了你的娃娃被替換成木頭之後會有什麼反應呢。」

 

  「在下不知道。」

 

  與此同時,人偶少女抱著那塊綁著藍色頭巾的木頭哭鬧著:「嗚嗚…阿修羅、阿修羅他變成木頭了啦!」

 

  一場小小的風波算是就此平息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