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五十組「沃肯中心」換「柯布X沃肯」

 黑流亮黎的作品

 
 
  迷濛的視野隨著幾次的眨眼而逐漸變得清晰,陌生的璀璨夜空映入眼簾,但腦中無法憑此迅速的判斷出究竟身在何處。
  緩緩地使用手肘撐起身子,全身的關節都在向自己抗議,啊啊、到底在荒地這躺了多久呢……
 
  漸漸的能夠回想起身在此的原因。
  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收集那被宅抵其他戰士稱作大小姐的人偶所說的硬幣──能夠恢復自己那殘缺的記憶片段的必要物品,那應該稱作隊友的人早就不知道死去哪。
  自己光是應付總是突然冒出的魔物就應接不暇,看來、沒帶唱偶出來可真是有些錯誤。
 
  簡略的整整服儀,捻下沾在如絲綢般深藍髮絲上的樹葉,隨意的扔去。
  裹著黑質皮套的手習慣的插進兩旁的口袋,裡頭裝著先前就取得的數枚顏色不一的圓幣,這樣的動作讓其發出了清脆的碰撞聲。
 
  靜謐的霎時變得不太平靜。
 
  稍偏過頭凝望著不遠處有棵高壯的松木,依照那聽來蠢蠢欲動的低鳴以及樹葉被踐踏的窸窣聲,可以肯定是個威脅。
 
  預先輕盈的向後躍了步,不出所然一團黑影朝著自己的方向衝來,在月光的照耀下而看清楚那團東西的面目。
  那混濁骯髒的皮毛,完全沒有雅容的將舌頭掛在嘴外頭滴著濃稠的唾液,將饑餓難耐的心情一絲不漏的表達出來,從那狼不斷傳出焦躁氣息可以得知,想必是好幾天沒好好飽餐一頓。
 
  被逼迫到極限而眼前出現浮木時,會奮不顧身的撲上前去攀住得以求生……人類是這樣,而野獸更不用說……這是最原始的本能反應。
 
  嘴角揚起不明顯的弧度,在那廝甩著大舌頭衝來自以為能順利的咬捉獵物撕裂大吃之時,自己早已迅速的抽出單手朝著對方扔出數根細針,在針沒入軀幹的同時,狼放聲高鳴倒地抽蓄,難看的不斷吐露白沫。
 
  「慢慢的等待會有什麼人來當你的、救生木吧?」撥過有些遮掩視線的髮絲至耳後,真是費時費工又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數值,那東西連實驗體都稱不上……也罷,那幣也已蒐集足夠的數量,該是時候回去。
 
  雙手重新的插回口袋,俐落的轉身離開而不再回頭。



水茵的作品
 

Rules.
 
柯布X沃肯 R15
 
 
 
那日,他在住處附近撿到一個男人。那人面無血色、倒臥在暗巷的血泊中。
他對此並不意外,畢竟本就不是個治安良好的地區。
他所居住的公寓位於羅占布爾克邊陲的防護罩外圍,當地龍蛇混雜形成亂源,
更別提再隔兩條街就是貧民窟。
但眼前這頭髮後梳的男人並非此地的居民,看他身著的西裝與身上彈痕,
推測應是城內的黑幫。
  
沃肯單憑印象做出揣測,卻對患者的真實身分不特別感興趣。
在醫者面前每人都是一樣的,當然也不會因身分而有差別待遇。
 
他轉身上樓,而後領著搬運用自動人偶到後巷把男人抬回家中。
住處暫時沒有空床位,只得將人放置在自己床上。
褪去對方的西裝外套與襯衫檢視傷口,
狀況再簡單不過,造成失血過多的槍傷與多處刀傷。
依照流程取出子彈、割除爛肉,然後消毒、縫合、上藥,
一切都以最俐落的速度完成。
 
最後是失血問題,也是男人昏迷的主因。
有鑑於備用血袋殘量不足,最快而安全的方法即是──使用自己的血液。
 
世間常有數種血型,通常是按照血型別進行輸血。
但沃肯不屬其中任何一種。
這是某次自行檢測的結果,可算是喪失記憶以來所發生最令他自己吃驚的事之一。
不過同時他也發現,自己的血液可以救治任何人。
 
他將塑料導管一端的尖銳針頭刺入男人臂上的血管並固定,
中途經過過濾用器械,另一端的針頭則扎進自己的手臂。
機器運轉起來,將自身血液帶往另一方。
漸漸地,男人唇上開始有了點血色。
 
「似乎差不多了。」此時已過午夜,沃肯幫處理血液的機器設置定時,
然後便坐臥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睡去。
 
 
*** *** *** *** *** *** 
 
柯布倒地時,原以為下次睜眼看到的將是黃泉地獄,
沒料到竟是和煦的朝陽。
 
這地獄也太平和,還是說我這種人也上得了天堂? 怎麼可能。
 
心想著嘲諷的字句坐起身,他卻被眼前的詭異景象嚇得心臟一緊。
地上、桌上、床上,四處都堆疊著頭骨、人皮、手腳肢體與骨骸,
定睛兩秒才發現原來是自動人偶的零件。
 
終究不是地獄啊。
 
扯下手臂上的針頭,沿著塑料導管看去,中間有台已停止運轉的不知名機械,
而導管另一頭所連接的,則是位男子的纖瘦臂膀。
身著白袍的男子有一頭墨藍色長髮,以及俊美、無防備的睡顏。
看對方手上的導管和因失血而略顯蒼白的臉龐,看來輸血並醫治自身傷勢的八成是他了。
 
逐漸接近的腳步雖沒發出粗魯的大聲響,但破舊木地板產生的些微震動,
還是喚醒了在沙發上本就睡得不深沉的長髮男子。
 
「看來恢復得不錯。」墨藍長髮的男子眨了下迷濛睡眼說道。
 
「為何救我?」他困惑。
 
把不知底細的陌生人撿回家,這人是不懂危險的大少爺還是白癡嗎?
 
「沒為什麼。」結果得到同樣語氣困惑的回答,就像對方問的是個理所當然的蠢問題,
「......我想,那是身為醫者的原則。」
 
哼,好個純真的回答,令人興起捉弄的念頭。
 
他邁步向前貼近自稱為醫者的男子,
對方似乎沒料到這舉動而反射性地抽出了什麼,
數點冰涼的觸感瞬間抵上自己的後頸。
 
「喂、放輕鬆點啊,醫者。」沒想到對方會有如此迅速又激烈的反應,
搞不清是針抑或是手術刀,但無論何者抵在頸部都是很要命的狀況。
看來這傢伙並不是一般人啊。
 
就算如此,雙手依然照著原先計畫的行動,
往對方下身和襯衫內部撫摸。
畢竟身為膽大包天的地下組織成員,可不是被要脅生命就退縮的懦夫。
果真如所料的,醫者並未發動更進一步的攻擊行為。
對方臉部表情變化並不劇烈,但仍看得出由原先的警戒和驚愕,
逐漸夾雜上困惑以及.......快感。
 
「怎樣?跟自己來的感覺不一樣吧。」用的是肯定句,他很確定對方是沒有情愛生活的,
但凡是正常男性,總有需要解決生理需求的時候。「倒是不知對你這樣的特殊性癖者而言,
這跟你看著人偶做比起來哪個比較強。」
 
醫者愣了會才終於意會過來,「不、那些只是他人委託製作的商品。」
雖然他對製造自動人偶有興趣與執著,但從未往性的方面聯想。
但這麼一想,確實不知委託人會拿這些製作精巧的擬真人偶做何種『娛樂』用途。
 
「那還真是失禮了。」語氣聽得出歉意,「下層居民總要討生活的,你很有才華。」
 
但柯布的手卻未因此停下,這令白袍男子更加困惑。
原以為對方是要捉弄特殊性癖者的猜測落空,那究竟為何要對同為男性的自己......?
 
「所以......你這麼做的目的?」
 
目的......嗎? 
柯布皺起眉頭,他就是討厭研究者這點,婆婆媽媽的、凡事都非追根究柢不可。
對陌生人做這檔事的唯一原因不就是一時興起?
 
雖然自己以往只對女性有興趣,尤其是波濤洶湧、曲線婀娜的酒吧女郎。
但或許是對方無瑕的容貌一時間模糊了界線,加上整體氣氛的加成等等。
要舉出理由的話可以有很多,但都不足以構成男性因何做出此舉的解答。
 
最佳解釋只有慾望。
不知理由為何,雖是男性,眼前這人具有引起自身慾望的能力。
 
這時的回答只能有一個。
 
「這是押金,因為恰巧沒帶錢在身上。不欠人情是身為黑道的原則。
所以好好享受吧,醫者。下次我再來支付剩下的部分。」
 
為下次的來訪鋪路,這有點心機,但闡述的亦是事實。
 
這麼扯的回答對方會接受?
 
看白袍男子的眼神從困惑回復到一開始的澄澈光輝......還真的接受了啊。
是對比那人之前的醫者原則,自己也提到黑道原則的緣故? 
看來這人是得到解答就能釋懷的類型。
理性到不進人情,卻也純潔得不可思議。
糟了,這下陷入泥沼的會是自己。
 
數分鐘後醫者在柯布的手中獲得解放,面頰微紅地輕輕喘息著。
 
柯布洗淨雙手、穿上衣服準備離去,「還沒問你的名字呢,怎麼稱呼?」
 
「沃肯,Doctor 沃肯。」
 
剛歷經性高潮,卻能不當回事的進行簡單清潔、穿整衣物並同時
清晰地回話,甚至眼睛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完全不被放在眼裡了啊,有夠糟。
 
「我叫柯布。」開門離去前點起根菸,「如方才說的,會再回來支付剩下的人情,請記著。」
 
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外,炙熱陽光刺入眼球並灑落在身上,
彷彿就要將出身於黑暗世界的自己烤到蒸發。
 
有些狼狽地朝陰影處走去。
 
未曾遇過這樣的挫敗感。
以往都只有自己玩弄姑娘感情、將他人當成器具的份,
沒想到有反過來的一天。儘管對方絲毫沒有這麼做的自覺。
 
「等著吧。」抽了幾口手中的菸。
 
男人就是有這樣的本能,
越無法得手的東西,就越有追求的欲望和動力。
 
自己還會再來的。
 
 
 
Fin.
 
 
 
 
 
 
 
 
--------------------------------------------------------------------------------
後記
 
總之這是個......黑道性騷擾高嶺之花,卻反被當成道具而顯得心情複雜的故事w
都是第三人稱(?),但前段是沃肯視角,後段則是柯布視角為主。
 
希望許願者能接受這樣的劇情,嗯......至少不要覺得雷XD"
 
從沃肯出角以來,他就一直是我UL愛角的第一名。
但這卻是首次寫他的文,主要是沒有自信、覺得能力可能不足以表現出自己心目中的博士。
且自己雖是個博士的大迷妹,卻也沒特別愛吃他和其他角色的CP (雖然無雷),
同時也自認自家解釋和許多人眼中的博士相去甚遠。
 
這次是偶然在許願池看見有人許下這樣有趣的主題(褒意無誤!),才決定動手試試看的。
感謝許願池的搓合讓我有機會踏出第一步!(笑)
也希望許願者不嫌棄我如此不成熟的文字。
若覺得喜歡我筆下的沃肯,歡迎私下交流喔 |w0)/
 
by 水茵 
 
January 201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