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十四組「路德單人圖」換「梅倫X薩爾卡多」

 學長在裸奔的作品


愛意盎然
 
  食指輕輕一勾,鋼線就隨著手指的動作而向下,書櫃中的書一本一本的依序跳出,不顯得散亂的堆疊於地面,隨著手指向下施力的動作規律性的從書櫃,至堆放著大疊書籍的椅子上。
  「…那麼,就只要搬去二樓就好了吧。」略顯單薄的身子微微彎下,似乎是非常輕鬆的搬起疊的比人還高的書塔。
 
  在四周確認過沒有遺漏下的書本,壓在書塔下的雙手居然騰出空,伸出剛才操控著鋼線的右手,響亮的一聲彈指,昏暗的空間閃過無數道一閃即逝的微光,又隨即消失在裝飾典雅的書架之中。
 
  薩爾卡多一如既往的執行著管理宅內圖書館藏的工作,雖然不是由蕾格烈芙大人親自下達指令這點讓他相當的遺憾,但人偶應也是受到大人所委托才是,只是隔著一層,沒什麼。
 
  某方面來說,不算是執行工作,反而享受其中。
 
  而且,這些屬於自己的地方,人煙罕至,只有……
 
  腳步聲在長長的走廊上來回響起,驟然的停止。
 
  可以感受到書塔那微乎其微的重量減輕大半,遮住自己視線的書冊被帶著白色手套的男人移去。
 
  啊……
 
  「死老千,拿別人的東西之前不用先詢問嗎,果然是個沒知識的野蠻人,可不可以文明點阿。」吐出的話語一如往常的違心之論,雖然偶爾會在意是不是太過惡毒之類的,但是,每每看見那男人絲毫不受影響的臉面就一陣無名火。
 
  梅倫不受惡言相向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依舊是薩爾卡多認為的欠修理笑容。
 
  「哎呀…在下可是不想看見親愛的薩爾因為看不見前方視線而跌落樓梯呢…看那階梯,跌下去可是很痛的唷。」細長的眼因笑容而微微瞇起,燦爛的笑容和貼心的語句讓人無法拒絕。
 
  「不好意思,會跌下去的是你。」上次被自己弄下去還沒有教訓嗎。
 
  梅倫腳步輕快的在自己的身周蹦蹦跳跳的走著,讓薩爾卡多忍不住想像他摔的狗吃屎的模樣。
 
  舞蹈似的來到薩爾卡多的前方,突然停止的腳步讓他有些反應不及的驚訝,但也馬上止住了腳步,突地改變自己腳步運動方向的後座力讓他不由自主的向後倒,原先應是可以很快的反應過來,但手上的書是蕾格烈芙大人指定索要的珍貴文物…
 
  漫天飛舞的書冊紙張如同曾見過一次的美景,像是櫻花落雨…
 
  背脊傳來觸地的疼痛,身前傳來男人覆上的重量,儘管並不是什麼重大傷害,但疼痛感還是讓人忍不住眨了眨眼。
 
  梅倫略沉的嗓音透過聲帶震動傳來讓人不悅的笑聲,還未讓他有時間揮拳,男人就先發言了。
 
  「…呵、我贏了,這次,是你先跌倒了。」梅倫笑著輕輕吻上薩爾卡多的臉頰,輕吻蜿蜒至妖艷的眼色。
 
  浮起的紅暈無法遮掩。
 
  只好再一次的違心,趁著男人沉醉之時抬膝重重擊向男人脆弱的命根子。
 
  …可不能讓他太囂張阿,不然…
 
  會被發現的。
 
  從原先只是稍微壓下並無施加多少重量的男人身軀轉為將重量大半交付與他的舉止,可見剛剛那一腳是達到了應有的效果。
 
  梅倫伏下身幾乎埋進胸前的衣裳中,若是在平時,肯定要以性騷擾一詞來修理修理這傢伙,但感受到男人起伏不定的急促呼吸聲和目光中已然皺起的白色手套。
 
  ……太大力了嗎。
 
  才剛稍微產生一絲猶豫,讓他久未出現的憐惜之意居然作用在了這個平時他總是用糟糕語氣稱呼的死老千,一閃而過的關心梅倫敏銳的發覺,畢竟他本來還在等薩爾可能呼他的頭一巴掌之類的。 
 
  仔細想想,情人之間如此卑微還真是…… 
 
  只能是太好了!!!
 
  來不及讓危險的想法浮出水面,就快速的扼殺在搖籃之中,這種邪惡的想法使不得阿使不得!
 
  依依不捨的離開薩爾卡多的胸膛,帶著濕潤的眼楚楚可憐的看著他,「…薩爾,這樣很痛的……」 
 
  使出最容易讓他害羞而失去正常判斷能力的柔情攻勢,熟練的偽裝技巧顯然是使用過了不只一次。
 
  果不其然,薩爾卡多頓時露出了一個糾結的表情, 「……又怎樣,活該啊死野蠻人……」
 
  但是再一次接觸到梅倫那閃亮亮帶水氣可能下一秒就不顧形象哭起來的樣子,實在是讓他無法在說出什麼惡毒的話來人身攻擊。
 
  只好有些無奈的伸出手粗魯不留情的將他的頭再度按回胸膛。
 
  這樣就看不到那雙眼睛了。
 
  但是,這樣也看不見梅倫瞬間恢復正常神采,毫無半點水氣的眸,以及壞壞的笑。
 
  「幹!誰准你拉我褲子的!」
 
  「薩爾~你難得都主動了我當然要趕快行動啊~!」
 
  「慢著你不是受傷了嗎、**!還以為你真的哭了給我起來阿死野蠻人!」
 
  一方願打,一方願挨,誰能介入呢。
 
  喜極而愛,興致盎然,誰能分離呢。

光光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