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十九組「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換「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

 星嵐的作品




小綠的作品

初次體驗

  「性?」
  身穿聯隊制服,有著一頭短翹灰髮的少年瞇起腥紅色的眼眸,疑惑地望向一旁有著中分短髮的布列依斯。對方正翻著一本薄薄的漫畫書並偏頭看著他,兩人此時趴臥在在同一張床上。
  「對啊,既然你是一國的王子,那麼對於性事應該很了解吧?」
  「為何我是王子就會了解?」
  「嗯……通常都會有女人來倒貼吧?」
  與布列依斯同寢室已經有好幾個月,對方並不讓他討厭、但是古魯瓦爾多目前仍然不能理解對方的想法,。
  「倒貼?光是靠近我就不敢了,不過我兄長身邊到是有很多女人。」
  低頭思考一番,古魯瓦爾多偏頭回應。而布列依斯在聽見古魯瓦爾多的回答後,便開始低頭沉思,就算古魯瓦爾多推他的肩膀,他還是一樣繼續低著頭。
  「布列依斯‧羅亞特。」
  用力推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低沉的開口,這時才讓布列依斯乖乖抬起頭,但他說出的問句卻讓古魯瓦爾多感到滿滿的疑惑:「那你會好奇嗎?」
  「好奇?你說『性』嗎?」
  「對。」
  這次換古魯瓦爾多低頭了,他疑惑為何布列依斯問他這問題。畢竟一直以來他就只有對殺戮以及將屍體做成標本有興趣,其餘的事物皆屏除在外,更何況是這根本毫無實體的東西……但能引起布列依斯興趣的,應該也不會無聊。
  畢竟這傢伙一天到晚都在談論他的妹妹。
  半晌、像是確認般,古魯瓦爾多回應。
  「你很好奇?」
  「嗯,是男人都會吧。」布列依斯用認真的眼神回應,而這就引起古魯瓦爾多強烈的不滿,用力捏著對方的臉頰,在聽見對方吃痛的呻吟後古魯瓦爾多才滿意地說道:「那對這沒興趣的我就不算男人?」
  「……你是特立獨行吧。」
  抓開古魯瓦爾多在自己臉上的手,布列依斯揉著發紅的臉頰嘆氣,緊接著他繼續詢問古魯瓦爾多,但這次比較像是「邀請」:「那你幫我了解『性』如何?你可以不用動。」
  「嗯?但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
  皺眉,古魯瓦爾多帶有警戒地望向布列依斯,對於這種虛無的東西他完全不了解,萬一是要將他的內臟掏出這種事情他絕對無法接受。
  「也是,那這些漫畫你拿去看,選一個你喜歡的,我們就照那樣去做。」
  似乎認定古魯瓦爾多已經答應,布列依斯將手上的漫畫和另外兩本漫畫一同拿給古魯瓦爾多,上頭鮮豔的色彩與女性上身的乳首極度明顯的畫面讓他皺眉,眼睛被明亮的色彩弄得有些酸澀,古魯瓦爾多眨眼、一邊唸書上頭的書名。
  「最喜歡哥哥、與妹妹的第一次、哥哥我還要……」
  「咳、書名不重要,重要的是裡面的內容。」
  轉頭盯著明顯尷尬的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緩緩地問:「我記得……你有一個妹妹。」
  「是啊,但是書名不重要。而且不是說有妹妹就不會是妹控嗎?」
  持續盯著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更無法理解對方的想法。懶的聽布列依斯不停地解釋,古魯瓦爾多翻開其中一本開始閱讀。
  漫畫中是一個看起來很年幼的少女穿著似乎是體育服的東西,回家後大喊哥哥並跑向一個沒畫出臉的男性身邊,想著把這女孩做成標本應該不錯,古魯瓦爾多看見女孩的兄長突然與女孩接起吻,蹙眉後翻頁,發現少女的衣服已經被她哥哥掀起,露出似乎過度美化的胸口。
  「最好是這樣,我把人殺掉時這裡根本沒這麼好看……」
  「這是漫畫,繼續看就對了。」
  瞪布列依斯一眼,古魯瓦爾多繼續看著他認為極度無聊的漫畫,接著在翻到某一頁時……「嚇!?」
  巨大化的性器與女性內部的特寫讓古魯瓦爾多嚇得把書從手中丟下,腦中搜索著至今是不是有看過有這樣「巨大」的男性屍體,古魯瓦爾多也發現女性的內部就算是橫切面也沒如此好看。
  「這太誇張……」
  以四指扶著額,古魯瓦爾多將書闔上,在嘆氣後難耐地開口,而且……他怎會知道布列依斯會看這種奇妙的東西??
  「這本還好吧?你要看其他的嗎?」
  「這叫還好?算了你挑吧。」略為驚訝的望著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不禁思考自己是否太「特立獨行」?不然連布列依斯這種正經的男性能接受的事物他居然無法接受──繼續嘆氣,古魯瓦爾多想把那可怕的畫面驅離腦中,同時也把臉埋入枕頭內。
  「好吧……那就選這本,這本有做全套。」
  「……全套?」
  將臉從埋入的枕頭抬起,古魯瓦爾多皺眉確認,邊想著今天布列依斯怎麼一直說出他不知道的詞彙?
  「很難解釋耶……總之我做你就知道了。」
  「喔……你說我不用動吧?」
  在布列依斯點頭後,依照對方的指示古魯瓦爾多轉身仰躺面對布列依斯,同時他也將雙手放至頭驢後面。
  至少他剛剛看了那漫畫沒有將人殺掉,所以他大概也會沒事──既然如此,那麼讓自己與布列依斯了解這件事同時他也可以打發時間。
  「那你看我做就行了。」「嗯。」
  翻開漫畫的其中一頁,布列依斯確認後壓上古魯瓦爾多,接著低頭以溫暖的唇碰觸上他的唇瓣。
  乖巧地讓布列依斯吻著,古魯瓦爾多心想原來『性』就只是單純的接吻?不過奇怪的是,當他看著布列依斯放大的臉,他居然開始緊張,身體也有點發熱。
  布列依斯柔軟的舌進入古魯瓦爾多的口腔內舔拭,感到有些癢,古魯瓦爾多皺眉想推開布列依斯,不過對方卻與他十指交扣,讓這行為無法成功──心情因此而有些不悅,但他清楚知道布列依斯並不會傷害他,於是便壓抑推開的慾望讓對方吻著。
  「嗯……唔……」
  為了換氣而發出的呻吟莫名地讓古魯瓦爾多感到害臊,唇角也因布列依斯持續地舔拭而流淌下一抹銀線,蹙眉盯著對方,古魯瓦爾多再次使力推拒──就算他不討厭,但也不代表他喜歡。
  布列依斯的舌再次舔拭過古魯瓦爾多的口腔內部,最後才順從古魯瓦爾多的心願放開他,輕喘著氣,古魯瓦爾多將交扣的手指拉開:「這是什麼……討厭的感覺?」
  「原來你討厭嗎……這才第一步呢。」
  壓在古魯瓦爾多身上,布列依斯失望地翻著漫畫。
  看著這樣的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咀嚼著對方的話語──第一步?所以他才第一步就受不了了?
  不服輸、古魯瓦爾多盯著上頭的布列依斯,以還未轉為成人的清亮聲音回應,「就算如此,我也可以承受。你該不會這樣就受不了了吧?」
  「怎麼可能……所以是可以繼續的意思。」
  疑惑的望向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在看見對方刻意大力的點頭後便露出開心的微笑,接著將古魯瓦爾多的外套解開,在脫去外套及內襯後,露出古魯瓦爾多白皙的胸膛。
  「這樣很冷。」
  「之後就會溫暖起來吧。」
  邊戳著古魯瓦爾多的臉頰,布列依斯翻著漫畫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接著他低下頭,開始舔拭古魯瓦爾多細小的乳首,以一手撫摸另一邊的乳頭,另一手摸著古魯瓦爾多精瘦的腰肢。
  ……感覺真奇怪。
  似乎有微弱的電流自胸口傳出,麻癢感也讓古魯瓦爾多蹙眉,他此時很想發出聲音紓解這些感受,高傲的心卻不允許,於是古魯瓦爾多便壓抑,但這行為卻讓感受更為上升。
  「嗯……你不要那麼大力……」
  艱難地說著,古魯瓦爾多明顯感受到布列依斯此時正吸吮著他的乳首,並不定時以舌勾弄舔拭,扭動的腰部又被布列依斯輕捏,奇異的感受根本無從宣洩。
  古魯瓦爾多只能咬起下唇,不滿地承受對方的撫弄。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布列依斯總算放開口中的乳首,在古魯瓦爾多放鬆地呼出一口氣後,布列依斯盯著微微挺立的兩邊乳頭後輕壓。引起古魯瓦爾多不小的呻吟後,布列依斯脫去古魯瓦爾多的褲子以及內褲。
  「要全……脫光?」
  「對啊,這樣還會冷嗎?」
  「……倒是不會。」
  被布列依斯毫無惡意、純粹關懷的臉龐搞得有些羞恥,古魯瓦爾多扭頭後不願地說出實話。現在他的確是因為布列依斯的舉動而用到全身發熱,下身也從未有過的聚集熱度,但要他老實說出這些……古魯瓦爾多心中是滿滿的不願。
  看著布列依斯也將褲子與內褲脫去,古魯瓦爾多第一次看見自己以外、並且是活人的男性生殖器,感興趣的盯著,古魯瓦爾多驚訝地發現布列依斯的性器只比漫畫書中小了一些。
  「我說你……可以不要露出想把我這裡砍掉並做成標本的眼神嗎?」
  「嗯……因為沒看過啊。」
  回著露出無奈表情的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將自己與對方的性器比較,發現自己只小了一些便感到有些滿意。同時他才發現他的慾望像布列依斯一樣挺立著,但前端卻溢出布列依斯沒有的晶亮液體。
  「……這是什麼?」
  發問後布列依斯突然毫無預警地抓住古魯瓦爾多的慾望,驚喘一聲後古魯瓦爾多急忙咬住下唇,而他以為布列依斯會因此笑出聲,結果卻是沒有,對方只是開始摩擦他的慾望。更強烈的感受讓古魯瓦爾多開始壓抑不住聲音,發出了他從未聽過、也從過有過的聲音。
  「嗯……啊……這、這是什麼感覺?」
  不理會古魯瓦爾多的問句,布列依斯邊摩擦著,邊開始撫摸起古魯瓦爾多的臀部,接著將手指探入臀中央的裂隙中。
  「……我不知道男的要選哪,所以應該就是這裡吧。」
  說著,布列依斯繼續將骨感的手指伸入。冰涼但又溫暖的手指一吋吋地進入體內,初次感受被開拓,古魯瓦爾多艱難地扭腰,忍著快感同時也開口拒絕布列依斯手指的入侵。
  「你幹嗎……拿出去。」
  瞪著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發現臉上的熱度又再次加重,而對方只是回應「快結束了」便繼續深入、接著開始勾起手指,輾壓起古魯瓦爾多的內部。
  「呃?!這……」
  奇怪的感受刺激起古魯瓦爾多的腦部,壓抑呻吟,他訝異起自己身軀的反應,這感受是從未有過,雖然討厭卻不疼痛的體驗。
  而在看見布列依斯變大的性器後,他莫名地有些害臊,古魯瓦爾多只好伸手以指甲用力刮著布列依斯握住他柱身的手腕。
  「痛……」
  「你、你活該。」
  更用力地刮著布列依斯的手腕,在對方棲身壓上、遮蔽住房間的燈光同時,古魯瓦爾多轉而將雙手放上布列依斯的背部,邊感受著柱身傳出的快意,古魯瓦爾多訝異的發現在體內的手指已經高達三根。
  ……可能是有放鬆的關係,古魯瓦爾多居然不感到疼痛。
  「那就進入最後階段……」
  喃喃自語著,布列依斯抽出位於古魯瓦爾多體內的手指,轉而將性器抵住古魯瓦爾多微開的穴口,驚覺巨大的熱度與硬度,古魯瓦爾多在布列依斯緩慢的沒入時才發現自己正被「進入」中。
  「嗚呃?!拿出去……你的那麼大進不來!」
  「可以的……只要你放鬆的話……」
  艱難地開拓緊緻的肉穴,布列依斯粗喘著氣,輕撫著古魯瓦爾多的背脊同時也低頭舔拭著古魯瓦爾多冰涼的唇瓣。
  被巨大的物體進入古魯瓦爾多無法避免的感到疼痛,拒絕也沒用,他只好洩憤似的以指甲用力刮著布列依斯的背部,但突然的疼痛卻讓布列依斯將肉柱往內部撞入好幾吋。
  「唔……!」
  「你不要那麼用力刮……」
  額頭冒出細小的汗液,布列依斯繼續將肉棒往古魯瓦爾多的內部深入,在多次摩擦對方的慾望後,總算成功將性器全數沒入古魯瓦爾多些微放鬆的體內。
  被強力撐開的感受讓古魯瓦爾多不住地抿唇,一想到此時布列依斯正位於自己體內,古魯瓦爾多焦躁地再次使力刮起布列依斯滿是傷痕的背部。
  「痛!」
  被溫暖的肉壁包覆,布列依斯正將慾望微微抽出要開始律動,卻因古魯瓦爾多的舉動而再次撞向深處。重擊引出對方不小的喘息聲,雖然不悅但同時布列依斯也成功發現古魯瓦爾多的敏感點。
  「嗚呃……可惡看我把你的背刮出血!」
  「……我會讓你沒力氣的!」
  明顯同樣幼稚的布列依斯回應古魯瓦爾多的威脅,接著他開始身下的律動,每擊都撞上古魯瓦爾多柔軟發熱的那點,幾次下來,不斷刮著他背部的手也漸漸沒了力氣,只能維持攀著的姿態,而古魯瓦爾多也發出不小且色氣的呻吟。
  「啊、嗯……混、混帳……呃……」
  雖然古魯瓦爾多手上的力氣盡失,但他還是在布列依斯吻他時用力咬破對方的嘴唇,雖然換來的是更強的律動與快感,但古魯瓦爾多還是露出報復似的笑容,而就算發出淫蕩的呻吟他仍不減高傲的瞪著布列依斯,想找機會再咬對方一口。
  「……你真的很愛咬人。」
  在肩膀出現齒痕時,布列依斯忍著疼痛回應古魯瓦爾多。包覆自己的腸道已經變的溫暖濕潤,溼濡的內部讓布列依斯感受到比自慰還要強烈的快感,更用力抽插著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同時也不停摩擦對方碩大並即將高潮的性器。
  「呃……嗚呃!」
  身體內部似乎要冒出什麼,古魯瓦爾多雖然想壓抑但內部被不斷撞擊同時柱身也不停地被摩擦,在拔高呻吟後,古魯瓦爾多將濁白的液體射出,用髒了布列依斯的衣襬與自己的腹部。
  緊接著在古魯瓦爾多之後,布列依斯將慾望抽出,把灼熱的液體全數射向對方的腹部。
  「……你幹嗎射在我肚子上!很髒!」
  使盡全力大力刮布列依斯的背部,古魯瓦爾多不悅的抱怨。而對方的回應便是緊抓著古魯瓦爾多的臉頰後大聲回應。
  「那你是要我射裡面嗎?我看你也不敢!」
  「是你不敢吧!」
  有一句沒一句的拌嘴著,僵持不下的雙方最後便如同年少輕狂的少年般打了起來。
  ──最後的結局便是,在大澡堂洗澡時布列依斯被詢問背上及臉上的傷痕,而古魯瓦爾多曾是被問右頰上的瘀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