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六組「康拉德X阿貝爾」換「康拉德X阿貝爾」

 半邊垃圾桶的作品

高溫(康×貝)
 
  「呼-」哈出一口白氣,「真奇怪…星幽界的溫度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吧?」
 
  抬頭偏了一眼牆上的溫度計。
 
  比早上還低。
 
  「不可不改變的,不改變的話,會顯的這裡一點生機也沒有呢。」拖著棍子

  來,「冷了吧,穿上。」
 
  背部傳來溫暖,對方替自己批上一件外套。
 
  「穿著吧,別著涼了。」指尖微微擦過對方背部,「穿上吧,我可不想你受風寒。」
 
  「謝謝…」耳朵有點發燙,不太敢正眼對上對方的眼。
 
  「如果你感冒了,這樣我會很難受的,還有-」笑得很燦爛,「你現在的表情很可愛呢,聖劍大人。」
 
  「你不覺得,說一個二十幾的男人”可愛”是一件很可恥的事嗎?教父先生。」
 
  特意加重”可愛”這兩個字。
 
  「我覺得很可愛啊,尤其是在你輾轉呻吟的時候更加誘人呢。」
 
  「身為教父的矜持呢?」寶藍色的眼不敢直視另一雙帶著灰階的藍眼,「跑去哪了?」
 
  「在你面前,為什麼要裝教父?」笑容擴大,帶著幾分痞氣,「反駁別人的話最好看著對方講,這樣才有說服力喔。」
 
  「我-」
 
  「耳朵紅紅的,看起來很好吃,我可以舔嗎?」
 
  「我說你們…什麼時候要出來?」利恩推開門從外面進來,一臉頭痛,「大小姐等你們很久了。」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出去。」轉頭看著著還愣在原地的康拉德,「你在幹嘛?不要一直盯著我看,是要沉迷到幾時-」糟糕!急忙摀住自己的嘴。
 
  「…」反常的,他只是微微挑眉,沒有特別抓人家的小辮子加以調戲,在對方轉身的時後偷偷揉了自己眉間,露出生病時才會露出的疲累。 
 
  「無上之怒!」擺在最前面的康拉德,像平日一樣秒殺前面的怪物。
 
  感覺還是怪怪的,棍子敲在怪物上的力道不夠。
 
  「康拉德?」伸手往對方的肩膀拍去,卻被有技巧性的閃過。
 
  「怎麼了,我的聖劍大人,怎麼這麼想要碰我呢,該不會是…欲求不滿?」
 
  「我的腦子才不會滿都想那檔事!」
 
  「可是你今天一直想碰我,真的不是欲求不滿嗎?」
 
  「不是,真的不是,我沒有欲求不滿。」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很認真的看著對方點頭,「我回去會好好滿足你
 
的。」
 
  「我就說我不是了!」根本沒在聽嗎!我還講兩次沒有了,後面還特意加重沒有了!
 
  「我知道你是在害羞,不用講出來也沒關係。」
 
  「聽人說話好嗎?」
 
  「我有在聽啊,難不成我剛剛回的是什麼?外星語?」
 
  無‧法‧溝‧通,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青著臉背對人,索性不理人。
 
  「鬧彆扭了?想撒嬌了?」
 
  「為什麼不去吃藥…」皺著眉頭頭強壓下想給某人霸王閃擊N次的衝動,「為什麼要放棄治療…」
 
  「因為我不想治好我對你的迷戀阿。」
 
  「各位。」利恩牽著探路完的大小姐回來,「今天就到這,可以回家了。」
 
  「辛苦了。」
 
  「唔,真的是太好了呢,今天提早收…」最前方的人一個踉蹌,就往地上倒去。
 
  「康拉德-」
 
  唔,好像是阿貝的聲音…
 
  自己一個晃神,沒想到…康拉德竟然倒了!?
 
  「康…康拉德?」
 
  「冷靜點,阿貝爾。」
 
  懷中人的溫度高的嚇人,一動也不動。
 
  真的是生病了…
 
  「康、康拉德!康拉德!」
 
  「唔…吵什麼吵…不要晃啦…死人是不會在死第二次的好嗎…」睜開的眼,藍灰色的眼花了點時聚焦,才看清對方,「阿貝,是你喔。」纏著繃帶的手無意識的觸碰,沁涼的令人發寒,指尖隱約可見被凍壞的紫色,「是阿貝喔…表情怎麼變得這麼慌亂呢…?」冰冷的手撩起幾縷金法把玩在手上,「明明都投懷送抱了,就露出一個嬌羞的表情給我看看?」臉上的笑容帶著幾分病人該有的倦意,「這時候我就該感謝上帝給我這樣的身高了,被你抱在懷裡一點違和感也沒有呢。」
 
  「既然生病了,你就不能好好做個病人該有的樣子嗎?」皺著眉頭看著懷裡的人,「明明知道自己生病了,為什麼要硬撐著身體過來?」
 
  「想要跟你相處的時間久一點啊,你這個小笨蛋。」
 
  「都生病了還在玩!」
 
  「你在緊張什麼?」偏頭笑了笑,臉上的笑容很脆弱。
 
  「去看醫生!」把人塞到沃肯手上離開,腳步如慌亂的像逃跑一樣。
 
  我是在躲什麼-?
 
  「只是普通的感冒。」善解人意的音音夢推開房門,「不是什麼大病喔,不用太擔心,康拉德先生在裡面休息,盡量不要吵醒他。」
 
  「我知道了。」放輕腳步,拉張椅子坐在床前。
 
  靜靜的,靜靜的。
 
  …好睏…
 
  自己的身體似乎被挪動,隱約還可以聽到說話聲。
 
  「這樣可是會著涼的…」
 
  好像躺在一個軟軟的東西上,身上蓋著溫暖帶著幾分熱度著被子,舒服的蹭了幾下,感覺還是不夠,於是再往裡面蹭-
 
  直到碰到一個冰冷的東西猛然驚醒。
 
  「呃-」竟然睡著了,而且還躺在對方的床上,不僅如此,自己竟然一直往對方的懷裡鑽…想到這,臉上的溫度,感覺可以煮一顆雞蛋了。
 
  「醒了?」笑著看著他,「不繼續睡嗎?」用那個還是冰冷的手戳戳面頰。
 
  「不了,我還是回我自己的房裡-」
 
  「陪我。」扣住對方的手,「不要走。」因凍傷而泛著淡青的唇貼在額上,
 
  「好嗎?」
 
  「…好…」泛紅的臉點頭,「你的手…好冰。」
 
  「可能是被凍傷的關係吧。」抽回的自己手,「只是不知道,手上這個溫度,要什麼時候能退。」
 
  輕輕握住他的手,「這樣會不會比較快暖?」
 
  「…你這樣子,我會很想吃掉。」
 
  「等等!住手。」狼狽閃避對方的唇,壓住對方的想掙脫的手,「你是病人,就給我好好當個病人的樣子!」
 
  「…這樣也好,免的到時候傳染給你。」背對對方,跟小孩子撒氣沒兩樣。
 
  「噗。」輕輕靠過去,「別生氣嗎。」
 
  「…我沒有。」
 
  「來,睡覺。」蹭蹭對方的背,「一起睡。」
 
  「這是你說的喔。」一個翻身把人壓在身下,幾分病態的臉露出以往的笑容,
 
  手往下面帶摸去。
 
  「咦?等等,快住手!我沒有這個意思!」
 
  「不准拒絕,病人最大。」
 
  「哈啾!」
 
  「怎麼了,阿貝爾?」
 
  「沒什麼,只是受了點風寒。」
 
  「給你。」一隻手遞給對方一個圍巾。
 
  「謝謝。」順手接過,「你怎麼會在這!?」
 
  「託你的服,我好的差不多。」笑著湊過去,「今天,繼續喔?」
 
  「滾!」


那個幫主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