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十九組「泰瑞爾×康拉德」換「泰瑞爾×康拉德」

星嵐的作品




毛菇精的作品
-高科技架空背景
-科學家泰瑞爾&人型武器康拉德


康拉德不是泰瑞爾的作品......不完全算是。

他是被前代,也就是泰瑞爾的父親捨棄的半成品,在泰瑞爾還是個整天在實驗室裡搗蛋的小鬼的時候,康拉德就躺在那個休眠槽裡了。

一開始包括父親在內的科學家,還興致勃勃地研究能在那個人身上加裝怎樣的性能,讓他變的更難以被摧毀、破壞力更強——對了,康拉德是做為人形武器武器被開發出來的。他們是位於許多戰爭國家之間中立地帶的,小小的科學與軍事之國,像真正的壞蛋那樣大發戰爭財,雖然當年的泰瑞爾對這件事沒什麼概念。

位於國家中樞的研究所撥了一大筆經費以開發一種戰無不勝的武器,而科學家們極其興奮地製造出來的就是康拉德,搭載著各種新式武器,那時甚至還只有編號、不叫做康拉德的康拉德。這些事都是等泰瑞爾年紀大到能夠參與研究,那個休眠槽也只是開著維持裡面的『人』的『生命』,完全乏人問津的時候,他自己去翻出以前的研究資料才知道的。

當然,名字也是泰瑞爾後來取的。

該計畫之所以被棄置,是因為應該要是完美武器的人形武器無法被『喚醒』。科學家們推測是因為承載過多機能導致啟動困難,但將性能稍微調低之後,他們的作品仍然毫無反應,雖然『活著』卻像是休眠的火山那樣,連個煙都噴不出來,那些科學國度最聰明的頭腦束手無策之下,只能選擇放棄,消極地等待著他哪天突然醒過來。

放著人形武器的實驗室因為科學家們的惡作劇被做成需要複雜的密碼去開啟的密室,設備一應俱全得即使要做為長期住處也完全不是問題,但計畫終止後就沒有任何人再打開過那扇門了。

直到泰瑞爾以科學家的身份加入研究所。

 

密室的門安靜地滑開,一個月前還會踩出灰塵煙火弄得泰瑞爾噴嚏連連的地板現在光可鑑人。他往內走一小段距離,康拉德跟直立式吸塵器一起靠在起居室的吧台上,眼前是浮空式的電子屏幕。

他花了一個禮拜喚醒康拉德,用的是跟以前的科學家們完全相反的方法——既然硬體太過強大,那就把軟體跟著升級——這麼想的泰瑞爾,把本來為了做為武器使用而不存在於康拉德身上的感情系統交給他,同時進行適當的調整後,完成了十年前一群有著最頂尖頭腦的科學家都沒有辦到的任務。

甦醒後的康拉德,像隻貪心的蛇吞噬著實驗室裡庫存的電子書,不論領域與深淺,然後在腦中慢慢消化。泰瑞爾起初很擔心他會『消化不良』,但顯然身為頂尖科技產物的康拉德有著正確辨識與整理資訊的能力,經過三個禮拜毫不間斷的學習後,他儼然是個小型資料庫,雖然缺漏的東西難以預測。

在泰瑞爾所知的研究資料裡,康拉德並不存在主動學習的機能,因此這個行為讓他很感興趣,他猜測是自己建構感情造成的。但有了感情就會想求知嗎?泰瑞爾無法確定,在沒有其他類似的實驗體的同時,對身為人類科學家的他來說求知慾是與生俱來的本能。

若康拉德只是需要吞食資料那也不構成困擾,但文字已經無法滿足他了。大概兩天前他向泰瑞爾要求離開實驗室,當然沒有得到同意。

「康拉德,長毛象已經絕種了喔。」他出聲叫喚正在看史前生物圖鑑的人形武器。

「不管有沒有絕種我都無緣得見,沒有差別。」康拉德這麼回答他,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似乎是針對自己不能外出這件事在鬧脾氣。

但是泰瑞爾不會被影響,在實驗以外的事情上他是個絕對理性的人「我已經說過你不能外出的理由了,你自己也很清楚吧。」

康拉德只能點頭,他醒來後首先學習的就是自己身上的各種高科技武器和使用方法,當然很清楚自己的存在一旦被發現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也會給喚醒自己的泰瑞爾帶來很多麻煩。

但泰瑞爾還沒說完「......不過要偷偷地帶你出去也不是不行,我想你應該充分學習過人類社會應有的禮儀了,根據你最近的表現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你能融入人群。」

「畢竟把你弄醒卻又關在這裡怎麼想都很不負責任,你說是吧?」

他的人形武器緊盯著他,明明應該是無機質做成的眼睛卻比他平日見到的人類雙眼還要靈動,像是想看出他這個行為背後是不是藏著陰謀——好吧,泰瑞爾承認他確實抱有做實驗的心態。他想知道看起來完全像個普通人類的康拉德,放入人群中到底會不會被遲鈍的人類發現,以及一旦被發現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不過人身安全還是最重要的「如果有人想傷害我們,你不需要跟他們客氣。」

得到外出許可的康拉德點點頭「沒有人能擊敗我。」

 

把康拉德帶出去不費吹灰之力。且不說康拉德本來就擁有除了關著他的那扇門以外所有出入口的通行權,其他研究者也一點都不在意泰瑞爾在做什麼,他們自己的實驗就夠忙的了。

本來只有病患袍跟實驗衣可以穿的康拉德換上泰瑞爾幫他準備的衣服,在第一次走進陽光下時忍不住瞇起眼睛——跟實驗室裡冷冷的光源完全不同。

在他記憶裡不曾見過、穿著便服而非白色實驗袍的泰瑞爾朝研究所大門走去「走吧,你不是要去博物館嗎?」

他們搭上幾乎沒有乘客的公車,坐在靠窗位置的康拉德忍不住想著自己的移動速度應該比公車還快,但那是一般人類辦不到的所以他也不能這麼做。

 

他們的國家很小,自然資源與並不豐富,文化也幾乎是嶄新的、在戰爭時代開始後才突飛猛進,因此博物館中充斥著從其他國家取得的資料製作出來的『贗品』,諸如幾可亂真的動物塑像與古代文物,除了他國餽贈的植物標本外,為數最多的真品是近代武器。

康拉德慢慢流覽過其他區塊後,在武器展示區停下腳步。泰瑞爾站在他身後五步遠的地方,看他輕輕觸碰放滿武器的玻璃櫃,如果這個人想的話,炸掉這間博物館只是一瞬間的事,但他卻像個普通人,充滿好奇心地看展示。

真想做紀錄,但博物館裡禁止攝影——這麼想著時,康拉德突然開口。

「我以後也會來到這裡嗎?」

泰瑞爾困惑了一秒,旋即看見他在讀那張告示,上面寫著『此處陳列之武器皆已失去原有作用』......所以康拉德是想問自己『損壞』之後是不是會被送到這裡?

他忍不住笑「你認為自己是武器嗎?」

「資料裡這麼寫。」

「武器需要使用者,但是我並不打算使用你......至少不是做為武器使用。」掃掃實驗室、或是帶回家讓他幫自己整理家務到是可以考慮「還是你想執行你原本的功能?作為武器被我以外的人使用?」

這是一個測試,擁有感情的人形武器會遵從武器的『設定』;或是以抽象的『情感』為依據進行選擇呢?當然這並不是二選一而是問答題,泰瑞爾看著沉默下來的康拉德,期待著答案。

 

「交給泰瑞爾決定。」這是康拉德的答案。他仍然將自己定位為武器、但同時出於自己的決定選擇泰瑞爾作為持有者。

泰瑞爾不曾將自己設定為他的主人,康拉德也無法自行改動這部分的程式,所以實際上他的『所有者』的欄位還是空著的。

天才科學家愉快地打量他的作品。若是沒有植入感情系統的話康拉德肯定不會有這個答案——不,如果沒有感情系統又沒有主人他根本不可能把康拉德帶到這種充滿人類跟貴重文物的地方來,那跟帶著一個隨時可能爆炸的核子彈在路上走是一樣的......但若沒有感情系統康拉德想必也不會『想要』來博物館,這麼說來當初康拉德無法甦醒就是因為身為人形武器卻缺乏感情系統,雖然製造時沒有做過這種設定但這就好像某種驅動程式,也許還能進行其他測試......

結果,康拉德說完那句話之後他的完成者就在展示櫃前一頭栽進自己的腦中世界去了。他看著眼中閃爍狂熱光芒、來回踱步的泰瑞爾,在腦中配合至今為止吸收到的資訊分析出自己應該採取的舉動。

最後康拉德決定裝做不認識泰瑞爾,繼續看其他展示物。

 

姑且不論在發現康拉德『走丟』後泰瑞爾陷入恐慌的原因竟然是沒有觀察到後續發展這件事,他們的初次『偽裝人類行動』算是十分成功。拜康拉德龐大的閱讀量所賜,就算對某件事物產生好奇心,他也能夠用讓自己看起來像正常人的方式去體驗,也因此他們離開博物館後,泰瑞爾十分放心、並懷抱著大量的實驗精神把康拉德帶到當地的美食街去了。

康拉德有味覺也可以吃東西是早就知道的事情。老實說泰瑞爾不只一次困惑於既然只要當武器,那些老頭子幹麻把他做的這麼接近人類,不過看見以前只吃過調理包的康拉德咬下可麗餅的表情後,他覺得以研究角度來說非常值得。

「實驗室裡沒有這個嗎?」康拉德意猶未盡地看著泰瑞爾手上吃ㄧ半的可麗餅,嘴角沾了巧克力冰淇淋而不自覺。

泰瑞爾不打算分給他吃,當然也不打算提醒他擦嘴巴「器材的話要多少有多少,不過很不幸我們沒有那個技術。」

「我能學會。」

「唔,在那之前,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對可麗餅產生喜好、是那種設定好的程式啟動的感覺嗎?還是說沒有任何徵兆地純粹受到味道吸引呢?不對,也可能跟我用在你身上的感情系統有關......」能一邊吃東西還一邊口齒清晰地滔滔不絕也算是一種特技「啊啊,還是不要現在好了,回去實驗室再做更詳盡的紀錄。」

人型武器點點頭。

「但是你絕對不能忘記那個當下的感受,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再買十個給你吃。」

......不用。」

 

後來泰瑞爾真的買了煎可麗餅用的鐵板放在實驗室的廚房裡,用的還是研究經費,康拉德也能夠穿著泰瑞爾提供的白袍隨意進出研究所,去買做料理需要的材料。

雖然不明白這種『心情』從何而來,不過康拉德確實覺得烹飪很有趣。他不只一次覺得不在意吃進嘴裡的食物是什麼只求提供身體動力的泰瑞爾比他更不像人類,在綜合知識與常識判斷後更覺得他的完成者才是真正的非常識人。

看吧,姑且不論他放在自己身上、好像還滿牢靠的感情系統到底是哪裡弄來的,換作康拉德自己是絕對不可能毫無安全意識到把像自己這種堪稱人形核武的危險物品不設定持有者就放到大街上亂跑,不曉得是對他太有信心了還是只是純粹沒想到。

秉持著有問題就要解決的精神,康拉德在某天向泰瑞爾提出他的疑惑。

「哦......我只是沒想到。不過原來你會在意這種問題?那麼你是基於什麼理由......」立刻拉出螢幕和鏡頭要做紀錄的泰瑞爾在一瞬間接收到康拉德的些許怒意「好吧等等再談那個。你的感情系統是我小時候自己做出來給AI玩的,雖然會產生喜、怒、哀、樂等等情緒,但是人格是由AI自己發展的。要是我事先就知道你的人格跟喜好不就一點也不有趣了嗎?」

「至於另一個問題......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設定成你的持有者,所以既然你有保護和控制自己的能力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成為你持有者的方式世界上應該只剩下我一個人知道。」泰瑞爾脫掉手套繞到他背後,一把掀起他的上衣,常年戴著手套的柔軟指尖在康拉德背上看似隨意地觸碰,而他就算回頭也看不到科學家究竟在做什麼「你看,只要像這樣——啊。」

腦中的系統響起持有者被設定為泰瑞爾的提示音時,康拉德突然覺得電子書裡那句『天才與白癡只有一線之隔』的諺語真是正確到不能再更正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