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十六組「里斯×伯恩」換「里斯X弗雷特里西」

阿御的作品




黑流亮黎的作品

  「你在說什麼啊……我本來就沒有愛過你啊,只不過是剛好你和他是兄弟,為了打發點時間才與你玩玩的。」
 
  他笑偏過頭,如此重視的面容卻在此刻變得面目可憎,他說了什麼?自己……只不過是、替代品麼?殘忍的話語從那張纏綿無數次的薄唇吐露,心底恍若是被狠狠的刺了刀,不斷的淌血泛疼,但愚蠢的是……自己卻仍是存有那麼點的希望,他說的、並不是真的。
 
  「……這玩笑並不好笑,里斯。」
 
  緊握的雙拳像在隱忍著那呼之欲出的怒意,痛苦的逼迫自己盯著眼前的湛藍雙眸,那倒映的自己是如此的悲哀,連說出的言詞口吻都顯得脆弱不堪。
 
  但對方卻像是聽見天大的笑話而肆無忌憚的放聲捧腹大笑,笑聲止歇,臉龐掛上的是冷酷的弧度。
他輕鬆的緩步上前伸出手扣過自己的下顎拉近了彼此距離,身高的差距讓自己低首望著里斯的雙眼,那當中不再是那溫柔的波瀾而是殘酷的冷意。
 
  「真沒想到你竟然會自以為是到這個地步啊,伯恩哈德。」
 
  幾乎是下意識的甩開了那隻手並退後了數步拉開間距,對於此人的感受早已是摯愛之人親手推下懸崖的失望,為什麼當初會相信他的虛情假意?為什麼早就曉得他在意的不是自己是那雙生兄弟,卻還是執意的抱持著那麼微小的希望他會同樣的愛著自己?痛苦的閉上雙眸撇過頭不欲看他,亦是在逃避著那仍是執迷不悟的心情。
 
  ……自己早就陷入那熾熱的陷阱裡頭無法脫身了不是麼?悲哀的勾起嘴角,莫名的鼻酸。
 
  「給我滾出這房間。」抿唇沉聲下了逐客令,但當聽覺捕捉到的腳步聲響並非遠離而是接近,警覺的睜眼回首卻已來不及的被壓制於地,沉悶的低哼了聲微慍的瞪向那名罪魁禍首,燈火照不進的陰影此時讓里斯的表情變得更為陰險幾分。
 
  他仍是那抹微笑,仍是過去那樣的口氣,但、意義早已不同。
 
  「給我放開。」緊蹙眉頭想掙脫對方的禁錮卻無法如願,只得再次狠瞪過里斯那嘻笑的面容,「我說,放開。」
 
  「就只有這時候,你才會和他很像啊……明受到傷害卻仍是不肯屈服這點。」他彷彿在看著另一個人似的喃喃自語撫來自己的臉龐輕柔磨娑著,他愛弗雷特里西這點果然是不可能改變的吧……自己,終究只是個可悲的、替代品。
 
  「給我閉嘴──唔!」猛然被那突來的柔軟給堵去斷了後續的話語,那舌尖恣意的肆虐自己的口腔齒列險些讓其拉去了心神,使力咬上對方的唇瓣使他吃痛的離開。
  那抹赤紅在他嘴角綴飾,那像是自己內心中的殘破不堪的感情……真是夠了。撇頭強迫自己不去多想,已經、不需要再為他沉溺其中了。
 
  「真兇呢。」眼前的他並不帶怒意的笑著舔去嘴角的紅,「我也只不過是想給你個……餞別吻而已。」
 
  他鬆開了緊壓自己的手乾脆的起身整整衣裝,「掰啦,親愛的……伯恩哈德。」
 
  毫不戀棧的離開了自己的房間,房門關上的聲音提醒著他早已離開,唇上的餘溫仍存但人事早已全非。
  那宛若毒藥的聲調不斷的縈繞著心頭久久不散,徹徹底底的讓心底隱忍許久的痛苦崩潰成淚,無意去擦拭那浸濕雙頰的溫熱任其滑落。
 
  一切都只能怪自己相信了那裹著真實的虛假,卻以為緊攫了那確切的愛戀不會散去,但它終為是虛幻不實的毒,一切不復存在餘留下的只有遍體鱗傷的自己。
愚昧至極,卻也只能甘願。
 
  ──只因自己是如此的愛著這個男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