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五組「柯布×阿貝爾」換「布列依斯×瑪爾瑟斯」


那個幫主的作品


夏臣泉時羅的作品
 

  柯布懶洋洋的瞄著那個在床邊晃來晃去的男人,儘管睡意濃厚但有人盯著你猛瞧想睡著變的相當困難,煩躁的揮了揮手:「道恩贊多大劍聖你就不能消停點嗎?煩死了你是多閒啊?」隨即滿意的看著阿貝爾停下腳步。
 
  『很閒的晃來晃去的大劍聖』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然後走出房門。終於走了,柯布愉快的想,這傢伙整天閒著沒事就在我房間,看了就厭。一分鐘後『很閒的晃來晃去的大劍聖』又走回柯布的房間,手上多了一個裝滿水的水杯,一手壓著柯布的肩膀往他頭上淋了下去。
 
──
 
  「道恩贊多先生,二哥感冒還沒好嗎?」低頭研究地圖的人偶突然抬起頭來,「已經一個多禮拜了吧,好久喔會不會變肺炎?」人偶一臉擔憂的說著。其實在家中沒有醫師的情況下,感冒要自癒花一週並不算久,更何況病患又一直被澆冰水,還沒好也挺正常。
 
  阿貝爾愣了一下沒有回答,他並不是沒常識當然知道不會變肺炎,但是這裡是星幽界什麼都有可能,所以他也不確定,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問傑多。
 
──
 
  他找到在跟沃蘭德還有梅莉玩鬧的傑多,傑多想了一下,用力點頭:「說不準會啊!」然後低頭繼續和梅莉玩耍,阿貝爾這下真有點慌,他決定去找那群整天都待在書房的人,說不准他們知道要怎麼辦。
 
 
-在阿貝爾走後-
  「那個傑多,你真的知道什麼叫肺炎嗎?」沃蘭德盯著傑多,傑多意外的沒常識這個大家都知道,傑多也不出眾人意料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啊,可是道恩贊多說的一定都對啦。」他笑著說完就拆了顆糖果遞給梅莉。
 
 
  正念故事給懷裡的白疆兔聽的古魯瓦爾多眨了眨眼,「你為什麼不問問雪莉呢?你不覺得我在忙嗎?」我覺得你正在跟你的寵物培養感情閒的很才來問你啊……阿貝爾忍住不吐槽,點了點頭就去找雪莉了。反正照他的經驗,雪莉還是會叫他來找古魯瓦爾多。
 
 
  雪莉放下筆眨了眨眼,「肺炎……我怎麼知道啊我是人偶耶,你去問王子殿下吧。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死人會感冒……」這的確有些強人所難,阿貝爾頓了一下:「啊那,可以請妳幫我查一下書嗎?」
  雪莉翻了一下桌曆後才點了點頭:「可以喔,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記錄,啊對了請幫我叫瑪爾瑟斯過來,多點人應該會比較快。說我找他要稿他就會過來了。」
  看著雪莉燦爛的笑容,阿貝爾發現自己沒有很想知道那個稿件究竟是指什麼。
 
 
  總是充滿著氣勢、相當有不死皇帝樣子的瑪爾瑟斯聽完他的來意後縮了一下肩膀,「喔嗯我知道了,不過說到肺炎……應該不會吧?才一個禮拜。」他轉向一旁的布列依斯,得到肯定的回應後才繼續說,「絕對不會!我很有經驗的喔,放心吧。」
 
  有經驗……?「因為常生病,所以就知道啦。……我知道我是人偶啦,不要那樣看我,這是設定問題,其實雪莉也會,她雖然宅可是作息很正常,所以才以為人偶不會生病。」
  總算鬆了一口氣的阿貝爾在向瑪爾瑟斯道謝以後便轉身離去,「道恩贊多!」本來繼續翻閱手上書籍的瑪爾瑟斯又喊住了他「那個,我不用去找雪莉了吧?」於是雙方又對話一陣阿貝爾才離去
 
──
 
  啊對了,得先告訴雪莉這件事才行。
 
  不死少女微微的勾起嘴角,「沒事真是太好了呢!要好好照顧柯布喔,可不要再淋人家冰水啦。」聽到這句阿貝爾沉默了一下才開口,「是因為我淋他冰水的關係嗎?是說妳怎麼」會知道……雪莉用輕快的語氣強硬的打斷阿貝爾的話:「你不會想知道為什麼的。你,真的,不會,想知道。」
  真不愧是大小姐最寵愛的戰士,氣勢跟那孩子學了十成十。阿貝爾倒退一步,笑容有點僵硬。
 
  最終阿貝爾在雪莉的目送下戰戰兢兢的走出了書房,意外的可怕呢……
 
 
  「什、呃、嗚咳咳咳咳……」柯布手上的水杯一個沒拿穩,大量水瞬間灌進喉嚨,他抓起放在床頭櫃的毛巾掩著嘴用力咳了幾聲,「道恩贊多你是智障啊!才一週要怎麼從感冒變肺炎!明明我的病都快好了!」
柯布養的魚關心的湊到阿貝爾身邊,蹭了蹭他的臉頰,拍拍那隻密室游魚(by尼西)的頭(?)剩的幾隻則拿頭用力衝撞自家主人,害的柯布又瞪了阿貝爾兩眼,儘管不是阿貝爾的錯。
 
  也不想想我是為什麼!阿貝爾不悅的瞇起眼睛轉身走出房間,卻突然在門口停下腳步折了回來。「再潑你水你感冒永遠都不會好,我很有耐心我等你感冒完、不,等夏天,等夏天我再一次全部報、嗚」原本走回床邊的阿貝爾掩著臉怒瞪著爬起身的柯布,「神經病啊你!」阿貝爾仍然掩著臉一手把柯布用力推回床上,不顧對方吃痛的叫聲,不知道是羞恥還是憤怒的走出了房間……或說是落荒而逃?
 
──
 
  雪莉抱著人偶忍不住笑了起來,本來還只是微笑,人偶拍了拍雪莉的手後她就克制不住越笑越大聲,等她笑完後一臉正經的指著電視看向危襟正坐的紅衣青年:「瑪爾瑟斯,我跟你說,這就叫『關心則亂』,我知道你都有點蠢還有點呆,現在提醒你不要犯,不然我會笑你的。」說到一半雪莉就維持不住表情再度放聲大笑,而瑪爾瑟斯則有些心靈受創撇過頭。
 
  人偶拉了拉雪莉的衣袖,「雪莉雪莉、問妳唷。妳什麼時候在二哥房間裝監視器的?」雪莉這才止住笑聲,「上次我去修廣播的撥放器的時候順便裝了一下……欸是說,妳為什麼會覺得會變肺炎啊?」雖然大小姐不全是雪莉在照顧,但自己家養的孩子總是要關心一下,關於這種常識問題。
 
  並沒有馬上回答,人偶先用力扯了幾下瑪爾瑟斯的辮子,邊喊著「哥哥抱抱」,直到在瑪爾瑟斯腳上重新坐好以後一臉天真的人偶才回覆雪莉的問題:「啊那個我當然知道不會啦,雖然俺很沒用,可是我好歹也是聖女之子耶。我只是想說欺負阿貝很好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