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十一組「泰瑞爾X羅索」換「泰瑞爾X羅索」

 夏澤的作品《Foolish Experiment》愚蠢實驗。 
*鴨菇為前提的鴨菇鴨,R-18文 
 
 
Just a Experiment.
 
                 ──A Foolish Experiment.
 
《Foolish Experiment》
 
  ──嗚……啐、
 
  他努力地遏止試圖由喉嚨深處湧出的聲音,無法理解情況怎會朝向如此驚人的方向發展。
 
  深夜無光之際,在別館深處區域可瞧見一扇門房半開,且燈光些許滲出的實驗室。有著一頭比缺氧血還鮮豔些的紅髮的男子,在角落的休憩區正背倚著皮製沙發,緊蹙起眉頭好似在思考著一道艱難問題。
 
  然,仔細一看,即可發現如此的猜想只是個謬誤,因為實驗室裡並不只有這位名為羅索的男性存在。往羅索前方向下望去,還可發現一粒煙粉色髮絲密布的頭顱。
 
  頭顱的主人──泰瑞爾,則是半跪在眼前人的雙腿間,他僅僅淺淺勾起嘴角,滿意的看著羅索面容細微的表情變化。一切正如自己所想,羅索技官是個有趣的實驗對象。
 
  所謂天時、地利、人和,也許就是這麼一回事。泰瑞爾不禁回想,若不是因為宅內多數人陪著被稱為大小姐地人偶去度假,若不是自己知道羅索並沒打算陪著群眾出遊去,而是選擇留在這裡繼續工作的無夜無日,他也沒這機會能如此親近這名被譽為天才的年輕工程師。
 
  「就請你來當我的實驗對象吧?」在進入這間實驗室時,泰瑞爾是如此說著。
 
  掛起平日總是被人戲稱是天然呆的笑容,他沒有得到室內人的同意就逕自走入。毫不在意是否會打擾到對方,身著實驗袍的泰瑞爾朝著同樣穿著白袍的羅索走去,等待紅髮男子的答覆。
 
  「妨礙我的研究了,快給我滾!」羅索說著理所當然,對誰也不例外的回應。
 
  他拉起護目鏡以那雙炯炯有神的金眸瞪視著來者。事實上研究正告一段落,羅索其實準備去泡杯飲品到休憩區歇息一會。他會如此趕人,純粹是討厭有人來打攪這只屬於自己的靜謐獨處時間。
 
  羅索端起馬克杯,甩也不再甩這名訪客地走往一旁坐入沙發椅。誰知,這被人偶稱為鴨嘴獸的男子卻不死心的跟了過來,佇立於眼前,笑的一臉蠢樣地俯瞰自己。
 
  「誰准你站的比我高?」羅索將手中的馬克杯放於右邊茶几,打破沉默厲聲問道。要知道,他可是最討厭被人這麼看著。
 
  「噢,那我可真抱歉。」泰瑞爾簡短地回應,下一秒卻跪在羅索眼前,伸手來個攻其不備──拉下他的褲檔拉鍊,觸向男性的象徵。
 
  一切事發突然,連羅索也無法理清發生什麼事情。於是造成了這場預料外的實驗發展。
 
  「混仗……雜碎、」耳根明顯紅起的他碎念著。感覺到跨下之物的微微腫脹。
 
  雖然大可把人打發走,再自己解決。不過已很久沒處理這種生理需求的羅索,倒是難得妥協的願意讓人繼續做下去,即便自己其實不習慣向人示弱。
 
  泰瑞爾得到對方的默許後,伸出早已脫去手套的手再次握向椅上人的分身。先是將手滑向半挺的根部,順道撥弄底層囊袋,然後才再次向上推弄,重覆上下滑動的動作,且逐漸加快速度與加重些許力道。
 
  「實驗紀錄開始。」粉色微鬈毛的男子像是在解說一道程式般說著,然後俯首張口含入對方勃發的挺立。
 
  他像是孩童吃到糖那般仔細地舔食,並以舌尖觸弄緩緩滲出汁液的呤口,給予相當的刺激直到性器昂然挺立。泰瑞爾藉由舌上的神經能夠感受到羅索分身已逐漸的充血,他巧妙的褪去對方的長褲以及內裡,伸出另一隻手試圖探向眼前人的兩股間。
 
  「……嘖,呵呼──」羅索額上明顯的出現一層薄汗,他不太適應地緩緩喘息著,在對方摸向自己身後的敏感處時冷不防身子輕顫。
 
  實驗室裡除了機械感的冰冷氣息外,現在亦充溢著淫靡氛圍。窗外原本被雲朵遮掩的月娘也慢慢現身,將微弱的月光透過窗灑入室內,好似想替那兩人增添點情趣。
 
  「在我說可以之前,請絕對不要壞掉啊。」在對方射了一發後離口,抹去嘴角低垂的銀絲,泰瑞爾又是一笑的看著人提醒道。隻手沾了些許精液,又次探向股間穴口,描摹著皺褶畫起圈。
 
  然後緩緩將手指探入,探索著穴內肉壁,深淺不一的又進又出,替羅索做好事前準備。聽著他嘗試壓抑的呻吟,泰瑞爾十足的享受,等不及好好享用眼前美味的人。
 
  於是他拉下自己褲上的拉鍊,讓早已雄氣風發的分身彈出,泰瑞爾緩緩起身,試圖抬起對方明顯比正常男人纖細的腰,好讓自己能夠進入羅索體內。
 
  「哼、」豈料道羅索卻是伸腳一踢將人推往於地。
 
  泰瑞爾些許納悶的看著人,然後察覺其意圖的勾起今夜最大弧度的笑容。他看著將自己踢往於地的人起身,脹紅著臉離開座位踱向己身。
 
  「研究總是會帶有犧牲的,快給我去死吧!」羅索向人如此宣示,然後握住男子熾熱的挺立,跨坐而上,將之緩緩推入自己體內。
 
  「若是這種死法,好像也不賴。」泰瑞爾淺笑,打趣地回應。環住對方的腰身,順著羅索晃動的頻率活動著。
 
  羅索逐漸直起腰桿忘我地擺動身子,兩人開始發出輕喘,讓淫穢的鼻息交染於空,而泰瑞爾也開始加快抽送,竭力地貫穿對方,迎接著一波又一波如熱浪般讓人難耐的感受。
 
  粉髮的他輕蹭著對方的臉,尋向嘴唇探舌而入,刮弄著身上人的口腔與貝齒,並且與羅索靈巧的舌交纏,分享彼此溫熱的唾液,也不管一次的接吻會傳播200種左右的細菌這問題。
 
  現在就算兩人再想保持理智也很困難,基本上彼此已經任由身體本能去反應一切。羅索反覆縮緊放鬆的穴道正緊緊包覆著對方膨大的炙熱,直到泰瑞爾撞擊到內壁某處,那個大概最靠近前列腺的位置,意外的引起雙眼早已充滿霧氣的人陣陣撩人的呻吟。
 
  反覆之下,羅索任由對方雙手在自己背脊、胸腹與大腿間游移,直到一切來到高峰。來不及退出而讓人直接在自己體內射出,過於熱燙的液體就這麼填滿甬道。
 
  「偶爾動一下身子也不錯……」兩手環住泰瑞爾頸子的羅索癱軟於對方身上,在他耳邊以細如蚊蚋的聲調說著。真的很久了,羅索完全不記得自己多久沒解放。他調息著氣息,如同女王般給了最後一項指令。
 
  「愚蠢的實驗該結束了,帶我回房去。」他想清理好內部,趕緊躺床歇眠。
 
  泰瑞爾輕吻著對方雪白的頸子予以回應並於內心深處好奇著,「好……」
 
  ──Can we do the foolish experiment one more time?
 
Fin.



小白兒的作品《實驗精神》

        「喂,泰瑞爾。」
        狹窄的實驗室裡,兩個男子身著白袍各自忙碌。其中的紅髮工程師看著手中的文件,忽然出聲喊住了另一名青年。
        「嗯哼?」似乎是還沒結束手上工作,泰瑞爾沒有回頭,僅僅出聲回應呼喚。
        「這篇論文還挺有趣的。」一邊翻閱著資料,羅索隨手將護目鏡拉起,視線隨著文字行行下移,隨即露出一貫的冷笑。「雖然盡是些老頭子的胡說八道,看起來就像是保守派的那群無聊份子會討論出來的東西。」
        泰瑞爾挑起一邊眉,決定先不反駁羅索的言論。
        「說了些什麼?」
        他低頭將螺絲栓定位,隨口提問。下一秒一疊紙就這麼湊到他的面前,佔滿了他的視野。泰瑞爾皺起眉頭,螺絲起子隨手挑起,「請拿開。」
        「你不是想看。」
        「我還沒弄完。」
        「管你的。」
        嘆了口氣,鐵匠這才不甘願的將視線移到紙上,迅速掃了一眼然後抬了抬下巴。「可以拿開了,謝謝。」
        「如何?」
        「滿無聊的議題——我更好奇你怎麼會想讀它。」
        「無意間翻到而已。」不屑的哼笑一聲,「比起議題,我更懷疑他們沒有根本就沒有實際實驗過吧,只是憑著理論得出的結論而已。」
        「哦?」像是來了興趣,泰瑞爾停下了動作,勾起一抹笑容。
        「難不成你想實驗看看?」
        羅索剛剛回過頭,泰瑞爾已然到了他的身後,一手固定下顎另一手大膽摟腰,金色眼眸流露一絲興味。
        「雖然真是挺無聊的議題——但我也挺好奇你打算怎麼實驗呢?」
        「怎麼、你要給我當實驗體?」勾起笑容帶著一貫的嘲諷,羅索伸手扯過對方衣領,琥珀色的雙瞳不甘示弱的迎上。
        「來啊。」俊俏臉孔一笑優雅,泰瑞爾迎上羅索挑釁的微笑,逼近直到呼吸都能交錯的距離。
        「樂意奉陪。」
 
        「呼……」
        低喘聲在實驗室中迴盪,泰瑞爾垂眼看著跪坐在自己雙腿之間的紅髮青年,笑容泛起。
        「沒想到你還真實驗……唔!」
        「還能說話啊。」
        自青年腿間抬臉,羅索舔去唇邊殘留的透明黏液,嘴角勾起竟帶著幾分邪媚。
        「保守派就是以理論為主,因此才沒膽子碰混沌元素。」冰冷的機械手指撫上炙熱分身讓泰瑞爾倒抽一口氣,羅索笑了一聲,像是舔棒棒糖似的,自根部一路舔到鈴口。
        「其實多多實驗熟悉特性後,也不是那麼難以駕馭。」
        「哼。」對於羅索的言論不予置評,看著以口腔包覆自己的青年,忍不住身子彎前伸手撫上對方臉頰,描出自己慾望的形狀。「你倒是……挺熟練的嘛。」
        口中漏出微微的喘息,泰瑞爾忽然伸手抓住羅索的頭髮,一個挺腰,早已硬挺的肉棒就這麼狠狠插入羅索的喉嚨。完全猝不及防,羅索只來的及呼吸最後一小口空氣,就被噎的喘不過氣來。男人獨有的氣味塞滿整個口腔,他反射性的想要向後退開,卻因為頭髮被拉住而無法移動。
        「——嗚!」因窒息感羅索白皙的雙頰染上漂亮粉色,眼角也被逼出了幾滴淚水。勉強發出聲音抗議,泰瑞爾卻完全無動於衷,金色眼眸下睨帶著幾分嘲笑。
        「我看看……你的實驗題目是『同性性行為之承受者是否真的會感受到快感』對吧?」
        那個承受者應該是你吧。羅索想反駁,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那就讓你自己好好的親身實驗吧。」
         「唔嗯!——」感到口中的分身又漲了一圈,羅索只能將嘴更加張大,並勉強動著舌頭保持呼吸。無法吞嚥的唾液混著透明黏液於嘴角滴落,皺眉的苦悶表情配上染上一層迷濛水氣的琥珀色雙眸,泰瑞爾停頓半晌,忽然向後退出。
        突如其來的新鮮空氣讓羅索呆了一瞬,隨即貪婪的大口呼吸。還不清楚為什麼泰瑞爾會放過自己,已經被扯住衣領向上提起。下意識的握住泰瑞爾手膀企圖站穩,可是腿還沒伸直肩膀又被一推,整個人就這麼倒上了沙發。
        然後雙手被拉起到頭上,齊腕綁住。
        「——欸?」
        抬眼上看,茫然的視線透著難得的無助,似乎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情。泰瑞爾單手將他的手壓制在頭上,另一手俐落扯開他的襯衫,看著染上些許緋紅的纖瘦身軀,勾起一抹笑。
        「被這樣對待還那麼興奮嗎?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啊。」俯身咬上蒼白頸項,刻意啜吸頸側針孔,滿意的感受羅索顫抖起來。右手壓住固定技官不自禁上挺的纖細腰身,一路舔吻留下青紅齒痕。接著順著腰部曲線撫過平滑腹部,隔著布料摸上敏感部位。
        「才——沒有、哈啊……」感到一陣溫熱含上胸前,奇怪的感覺讓羅索不自禁的喊出聲音,又趕緊閉緊嘴巴。
        「至少聲音聽起來挺舒服的。」舌頭輕舔旋繞胸前果實不時拉扯啃咬,手指不忘撫弄對方下身,刻意連著布料輕輕摩擦,一邊觀察著羅索的表情。「看起來也挺舒服的、喂,」
        撐起上身看著喘息的紅髮青年,摸索著對方褲頭緩緩拉下拉鏈。
        「真的有那麼舒服嗎?」
        「不然你、呼啊,自己來試試——哈啊、啊啊啊!等……」
        「真可惜,我比較喜歡征服的快感。」單指勾下半濕的內褲,已然半挺立的慾望彈了出來,長指靈巧撫弄牽起幾絲黏液於指間,笑。
        「已經這麼期待了嗎?」
        「混——哼嗯!」來不及完整罵出口,溫熱的手掌已然覆上。快感沿著脊椎竄升衝擊大腦,羅索幾乎就要壓抑不住口中的呻吟。「呼……唔……」
        「何必忍呢?」隨手扯下礙事的褲子內褲,趁著技官無力抵抗拉開對方雙腿,同時俯身耳邊低語,吐息滑過耳後引起一陣顫慄,「這不就是你的實驗目的?嗯?」
        「本來應該是、呼嗯!」開口想反駁卻再度低吟出聲,泰瑞爾手指滑過男根來到後穴,在周圍輕輕按壓、旋轉,而後慢慢的插入。止不住喘息聲媚人,羅索撐起最後的力氣忽然扯住泰瑞爾衣領,金色雙眼迷濛仍然狠狠瞪視帶著殺氣。
        「給我記著、哈啊——」第二根手指侵入,羅索半瞇起眼反射性挺腰,視線模糊間看見泰瑞爾勾起嘲諷的笑。
        「我就喜歡你這點。」雙指擴張旋轉不時輕輕按壓,金瞳看著幾乎被情慾淹沒的青年帶著濃濃笑意。判斷著應該差不多了,泰瑞爾抽出手指舔去黏液,固定羅索扭動的腰臀,將自己碩大的分身抵在入口。
        「還有你哭著威脅我的樣子,實在是有夠可愛的。」
        「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有留情,泰瑞爾長驅直入抵到最深處,突然被貫穿讓羅索忍不住叫喊出聲,早已昂頭的慾望射出了白濁液體。
        「唔呃、」感到羅索的後穴因射精而收縮,泰瑞爾忍不住跟著喘了一聲。「好緊,你在誘惑我嗎?」
        「誰誘惑……啊、啊啊,等一、啊!」
        還沒從射精後的茫然回復,泰瑞爾退出再度挺腰,分身摩擦肉壁引起快感如電流般竄上,同時間手也再度握上半挺的慾望上下撫弄。快感如潮水般不斷侵襲導致大腦一片空白,羅索再也沒有多餘的思考能力,腦中只剩下不能讓泰瑞爾稱心如意的想法,即使快感衝擊甚至眼眶泛淚,仍然咬著下唇不肯發出聲音。
        「……呵。」
        真是倔強的傢伙,不過說不定他看上的就是這一點。
        一個深深的突刺後泰瑞爾突然停住動作,看準羅索身體一顫即將二度射精,撫弄著的手忽然用力握住,滿意的看見羅索苦悶的皺起了眉。
        「雜——放手、哼嗯……」
        「求我啊。」
        一笑帶著濃濃的惡意,看著金色眼眸閃著淚光狠瞪只覺得可愛而已。
        「殺了——哈啊、混蛋不要ㄉ、啊、啊!啊!去你的死雜——哈啊,啊啊啊,放、啊啊——」
        已經顧不得什麼,過多的快感衝擊卻無法得到解放,羅索扭腰挺身試圖脫離泰瑞爾的掌握,卻徒勞無功。
        「殺了、嗚嗯,殺了你、一定要、殺了,啊啊、啊……」
        聽著威脅到最後竟帶了些許哭腔,泰瑞爾挑起眉俯下身吻上唇,直接封住那媚人的哭喊。
        那實在太誘人犯罪,會讓人更想好好的玩弄他。
        「今天就這樣算了。」離開的唇瓣牽出一絲銀白,看著淚眼迷濛泛起一笑,泰瑞爾輕吻眼角吻去淚水。「下次可沒那麼容易。」
        向後退出後一個深深挺進,同時放開了束縛的手。羅索只覺得眼前一白,大量的精液噴射而出濺上光裸腹部。終於得到解放讓他的身子僵了好一會,後穴也跟著劇烈收縮,泰瑞爾哼了一聲壓緊他的手腕,跟著解放。
        「呼、呼啊,雜碎——」雖然還在迷茫狀態,羅索還是感到一陣熱流射進自己深處。「去你的,竟然射在裡面……」
        「嗯,我不介意幫你清洗乾淨。」抽出的前端還牽著幾滴白濁,泰瑞爾隨意擦在羅索身上,笑容依然。「反正我也需要好好清洗一番,順便一下好了。」
        「你想的美……喂幹什麼,放開我!」想掙扎可是臀部痠軟無力,只能任由泰瑞爾將自己往浴室拖。「實驗結束了,你別想我會乖乖聽話!」
        「你辦的到再說。」
 
        夜晚,才剛剛開始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