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十四組「衣衫不整的威廉」換「凱倫×庫恩」

 OGG白鴉=(〃˙꒳​˙)⁾的作品




踏雪無痕的作品《征服》

※少許性暗示有



 

  在最後一個顫音頓止的頃刻,深夜裡的喧囂化作倏忽即逝的雲煙。

  寂靜無聲的世界裡,依然迴盪著的只有綿延的餘音,那是種不可思議而蠱惑人心的音色,魔魅有如讓人成癮的毒品,一旦淪陷不起便將別無選擇地迎來所謂終局。

  即使排除獨奏者以外,在場有幸聆聽到最後的聽眾就只剩下唯一一個。

  音符已然驟止,凱倫貝克卻沒有放下琴,那張讓眾多男女為之傾倒的俊美容顏此時不見半點笑意──理所當然是營業性質的。冰冷神情的孤傲之中挾帶著淡淡惆悵,舉目望去,在奢華的豔紅布幕下襯托得格外惹眼。

  坐在並不屬於他的貴賓席上的庫恩靜靜地觀賞著,右手支著臉頰使得嘴角微微勾起若有似無的弧度。他似笑非笑,「呐,就算你執意演奏到天亮,也是殺不死我的哦?」

  輕佻的語句在清冷空氣間蕩漾。

 

  凱倫貝克沒有理會庫恩無聊的搭話,緩緩放下琴弓,搭在上頭的白纖手指由於過度使勁而變得有些僵硬甚至麻痺。

  他蠻不在乎,像是感覺不到不適地硬是彎起指節,就連如此不自然的地方都在短短幾秒之內,以一種流暢得近乎演出的姿態展現。

  然後是小提琴從那線條優美的頸項之上輕巧離開,終於遲來地迎接早在樂曲結束之際就該面對的落幕。

  凱倫貝克不發一語地旋身,連邁開步伐的身姿都令人著迷。

  庫恩喜歡美麗的事物,所有的美都該是為了他而存在的。

  那姣好的唇形揚起以男人而言過於甜美的笑。庫恩從座椅上起身,對地板上數具不再有任何生命跡象的人體視若無睹,泰然自若地往舞台邊的階梯移動。

  無論可能即將盼見凱倫貝克不屑一顧的眼神。反正他習以為常。

  沒有聽見接近的腳步聲,庫恩重新抬起頭,映入眼底的卻是空無一人的舞台。

  「欸?」

  舞台的前後都有往下延展的台階,分別是通往後台以及觀眾席。

  庫恩有幾分不滿地噘起了嘴,步出宴廳,從兩側的廊道往舞台後方走去。

 

 

 

 

  ※

 

 

  鋪著奢紅地毯的走廊上不見人影,在門扉緊閉的各個隔間裡,只有其中一間是虛掩著門。庫恩不假思索地朝著那個方向前進,前腳才越過門檻,便剛好撞上匆匆而出的凱倫貝克。

  說是撞上也還差了那麼一點,庫恩是故意不停住腳步,但還是被對方機警地閃躲開來。

  「出去。」

  還來不及表達自己小小的不滿,或者可以說是被過度漠視而引起的不耐煩,凱倫貝克就對他冷冷下達一句驅逐令。

  凱倫貝克用自己的身板和手中的琴盒阻擋住唯一的入口,看起來同樣是打算離開,但是他特地強調這個指令,反而讓庫恩心生懷疑。

  「嗯哼。」

  那雙還隱含著雜緒的淺綠眼眸總算停留在庫恩絕美的臉蛋上,這一次卻是輪到後者刻意裝作視而不見。

  凱倫貝克困擾的模樣總是令他心癢難耐。那人皺緊著好看的眉梢,本來連一句話都不願多說,現在則是微張著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要是乖乖聽話就看不到了呀,那多無趣啊──不是嗎?

  比眼前的人高上將近一顆頭的庫恩稍微別過臉,就毫無阻礙地直接視見在凱倫貝克身後的景象,誰讓他那似乎有意隱藏什麼的神態勾起自己強烈的好奇心。

 

  室內大致上是以華麗的殷紅色調構成。空間偌大的中央擺著一張以上等木材製成的矮桌,靠壁的地方有兩個差不多大小的櫃子,右手邊的牆上則掛著一幅不知道出自哪位名家之手的油畫。

  然而這些看似雍容華貴的擺設在庫恩眼裡簡直庸俗得可有可無,他真正注目的,是最角落那張在此刻顯得突兀又可笑的床鋪。

  那張床足足有旁邊那張桌子的四、五倍大,除了雕紋精細的床柱以外幾乎是不搭調的純白色,寬敞的床面被有著繁複圖騰的紗幔掩蔽──當然連床幔都並無例外地是雪般的白。

  若不是這張『公主床』本身的存在過於詭譎,也不致扼殺原先該有的一點神祕和浪漫氛圍,儘管不論如何,凱倫貝克仍然是提不起半點興趣。

 

  庫恩有一瞬間瞪大了眼睛。

  然後彷彿得到喜愛玩具的孩子一樣,勾起帶著點驚喜的笑,長而濃密的睫毛搧啊搧的,一頭湖水綠的長髮隨著身軀興奮的律動而晃過凱倫貝克眼前。

  「我沒有意願迎合你的低級趣味。」

  察覺到來自庫恩身上的壓迫感,論身形肯定壓制不過對方的凱倫貝克先發制人地開口。庫恩也毫不在意尚未脫口而出的念頭被輕而易舉地摸透,在他耳邊吐出甜膩的囈語,「凱──倫──」

  那是摻雜著惡意的淫靡語調。

  庫恩知道在外界向來有著優雅形象的凱倫貝克會因此露出厭惡的神色,偏偏這個人在這之後的所作所為往往是如此矛盾。

  預見此景,更是令樂此不疲的庫恩不斷溢出引誘的低語。

  「夠了。庫恩,適可而止。」

  用來演奏的手指終究為了抑制住庫恩試圖往他胸前輕蹭的指尖而探出,豈料對方收手極快,反倒讓凱倫貝克碰觸到對方因衣不蔽體而敞露的胸膛。

  「哎呀。」庫恩笑得更加開心,極力展示般地斜過身軀,任虛掛著的白襯衫從肩膀上滑落,大片白皙的肌膚赤裸裸地袒露在凱倫貝克面前。「有什麼關係嘛,順從自己的慾望,不就是件和呼吸一樣稀鬆平常的事嗎?」

  凱倫貝克不置可否。他只知道從開場前就積壓在心底的焦慮好像快要壓抑不住地爆發,這份情緒並不是受到庫恩的影響才油然而生,卻無庸置疑的就要被他的行為給逼迫得傾洩而出。

  「……你的品味,實在糟糕透頂。」

  他皺著眉,將琴盒擱置桌面的動作如此輕柔,和略帶指責的音調毫不相符。

  在聽見凱倫貝克的呢喃過後,庫恩的目光從角落的床轉移到近在眼前的容貌之上,若有所思地凝視著他。「心情再怎麼惡劣,也不需要批評自己嘛。」

  凱倫貝克緊接在後的一記瞪視,讓庫恩的身體內部忍不住泛起一股甜蜜的酥麻,股間一陣難以按捺的騷動,讓他的眉眼間盡是露骨的情慾。

  「啊啊,變得更惡劣了。」

  「那麼──」庫恩用軟膩的氣音在凱倫貝克耳邊細語,「就讓我來好好撫慰你吧?」

 

  渴求著被男人狠狠貫穿的軀體既熾熱又麻癢,尚且掌握著主導權的庫恩將凱倫貝克推倒在床上,舌尖舔過乾燥唇瓣時露出可愛的尖牙,他俯下身,往那總是被小提琴給佔據的側頸討好似的輕輕舔咬。

  挺翹的臀部在凱倫貝克的胯間曖昧磨蹭。

  儼然以一種虛偽的征服者姿態,迫不及待能被他騎在身下的這個男人惡狠狠地征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