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十七組「傑多×雪莉」換「傑多×雪莉」

40mの巨大少女★ㄑㄩ的作品

生病

  身體冰冷,額頭發燙著。
  『發燒了。』 
  自己心裡是這麼想著。 
  緊緊的窩在被子裡,不想動,甚至連說話都感到困難。 
  自己因該照成大家的困擾了吧。
  畢竟是對伍的主力,出任務打對戰是不可少的。
  想到就頭痛。
  面對大小姐,似乎無法辯駁些什麼,順著指令得自己似乎只能休息。
  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慢慢的進入夢裡。 
  不知過了多久。
  一陣痛覺使得自己醒了。 
  緩緩的張開眼睛,看見了熟悉的紫色少女坐在床邊。
  自己毫不猶豫的起身,「雪莉,你在這幹嘛?」
  「有人說我不可以來探病嗎?」她笑著。
  「有啊,就我。」
  「吶吶、還真是無情呢。」少女依舊笑著,但嘴巴狠毒。
  不討厭對方,但看到對方嘴巴一個不小心就壞了起來。
  「話說,那隻狗呢?」想轉移一下話題。
  「你說羅布嗎?我怕牠會吵到你睡覺就放牠在房間了。」
  「還‧真‧是‧好‧心‧啊,臭女人。」
  「你這矮子,動不動就罵人,是討打嗎?」雪莉一臉不爽。
  「這可是讚美呢。還有我一點也不矮。」毫不猶豫的捏住對方的臉。
  「痛痛痛痛痛!!!臭笨蛋,這種讚美不需要,快放手。」似乎是真的生氣了,雪莉伸手狠狠的捏自己的臉頰。
  「臭人偶,很痛耶!」「活該拉!!!你這小偷。」
  互相大罵著,誰也不肯放手。
  「沒有我,你怎麼可能有牌自殺拉!」「我才不稀罕你偷的牌!」
  似乎認輸了,雪莉放手,自己也跟進。
  臉頰被捏的又紅又腫,雪莉的也不意外。
  「你生病還這麼的活潑,根本裝病。」少女咕噥著。
  「謝謝誇獎啊。」有點累,自己躺了下來。
  沒有多想,直接把床邊跟自己吵架的雪莉拉下來。
  「你這變態,想做什麼拉!!!」似乎是嚇到了,雪莉臉紅大喊著。
  「沒有什麼,你也累了吧,一起睡覺吧。」
  「誰要跟你這矮子睡啊。」雪莉抱怨著,但沒有多少反抗。
  把對方的抗議當作聽不到,自己輕笑,隨即進入夢鄉。
  「我是里斯,我要進去囉?」敲著門,卻得不到任何的應門聲。
  明明雪莉就在裡面照顧傑多,卻沒有任何反應,里斯訝異的想著。
  里斯輕輕的轉動門把,發現沒有門沒有上鎖,「抱歉了,我要進來換藥……咦?」帶著一絲歉意,轉動門把直接進門卻看到一個從來沒有過的景象。
  平日愛吵架的兩個人,居然會睡在一起。
  「感情真好啊。這兩個小傢伙。」里斯笑著,決定不要吵著兩個人睡覺,將藥放置書桌,隨即離開。
  「祝好夢。」


琍迪雅的作品


※假設大家都是L5
 

  被稱為大小姐的人偶,領著方才一同前去探索地圖的三位戰士回到了屬於他們的宅邸。

  一踏進宅邸,其中兩名戰士一想起剛才的戰鬥狀況,便直接在玄關開啟爭吵:

  「你真的很喜歡妨礙我上場戰鬥耶!」

  首先發難的是身著紫色洋裝的少女,面對同是紫色衣飾的少年,她的神情和口吻毫無客氣之意;而受到少女責備的少年,臉上毫無悔過之色,發出輕蔑的冷哼以後,才慢條斯理地回應少女:

  「妨礙?看來妳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嘛!」

  「啊?每次都沒搞清楚狀況的蠢貨是誰啊?也不照照鏡子還有臉說別人呢!」

  「哈哈!每次都沒搞清楚狀況的蠢貨就是妳啊!」

  「明明是你!大笨蛋!你知道你剛剛用因果之刻的特4能為我增加多少攻擊力嗎?!」

  「妳才腦殘!剛剛明明是對方先攻,要不是我上去才不會得到那麼多好手牌還毫髮無傷咧!妳的話,早就在自殺之前先因他殺而死了!」

 

  ──是的,傑多和雪莉又在為戰鬥中互搶特殊卡而爭吵了。

 

  「哼!什麼好手牌啊!好手牌都給你用就好了啊!沒有團體協調性的傢伙都只會自私地想到自己啦!」

  遭到雪莉譏諷的傑多有些氣紅了臉,即便如此,傑多還是賭上自尊,依然延續兩人的言語鬥爭。

  傑多先是以眼神毫不客氣地鄙視了雪莉一番,才恢復發揮毒舌本事的從容:「我看妳就算得到了好手牌也無法運用自如啊~」

  「腦殘男生在說什麼傻話啊?你以為我是誰?別小看我!」

  「傻話?妳防禦力那麼低,最好是不會在用『好手牌』之前就死啦!沒特三啊~」

  「說過別小看我了吧!」

  雪莉激動地對著傑多嘶吼,而羅布也受到主人的情緒影響似地,朝著傑多汪汪叫了起來。

  見到場面越發火爆,身為大小姐特地為兩人安排了調解用的第三夥伴──里斯,急忙介入紫色的少年少女之間,試圖安撫兩人地說道:

  「好、好、好,別吵了嘛!」

  沒想到兩個人砲口一致地轉向里斯:

  「最多只會用到特3的打火機閉嘴!」

 

  然後像是發現彼此的默契一樣,傑多和雪莉沉默了一會兒,再度重啟戰場。

  「還有!你又用掉我飛刃雨的移1!」

  雪莉將臉邊向傑多湊近,雖是具有威脅性的語調,那雙可愛的琥珀眼眸卻是瞪得圓亮──彷彿是真的琥珀一般。

 

  ──可惡……為什麼總是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覺得這傢伙可愛……

 

  傑多雙頰微微泛紅,意識到這點的他奮力甩去腦中的想法,恢復方才的嘴臉繼續說雪莉的不是:

  「拜託!妳那個時候又沒辦法移到遠距離,還硬是想要保留那張移1,那還不如不要浪費時間,直接讓我骰兩次咧~」

  「臭傑多!去死吧!」

  「我才不臭!臭的是妳那隻狗吧!」

 

  兩人的爭吵白熱化的此刻,回到宅邸就忙於處理碎片的大小姐總算注意到玄關的混亂:

  「唔啊!傑多和雪莉又打起來了啊,里斯快去把他們兩個分開!」

  「剛剛試圖阻止過了。」

  雖然里斯如實向他在星幽界的主人報告,卻只得到一記白眼:

  「你是不會再試一次嗎?」

  雖然對於這項任務達成的可行性感到猶豫,里斯仍反射性地回話:

  「是的,大小姐!」

 

  英勇的戰士踏入了暴風圈當中。

  然後被雪莉的指甲抓傷臉之後,又被傑多毫不留情地一腳踢開以後,有些無力地望著大小姐。大小姐扶著他,關切地詢問:

 

  「唔啊!里斯你要小心啊!你中用的就只有這張臉了!沒有臉看的話還能幹嘛~呼~好險好險!」

  欸──?!

 

  不過,狂嵐的呼嘯在里斯犧牲不久後也平息了。

  ──只因瑪格莉特安然地出現在戰國無雙的少年少女之間,笑盈盈地伸手勸阻:

  「兩位,夠了吧?再這樣下去,你們要負責事後的修繕嗎?」

  兩人頓了一下,大小姐急忙跟著發話:

  「就是啊!你們兩個啊~以後也再這樣打下去的話,就不幫你們恢復記憶了喔!」

 

  雖然雙方都不明白得到碎片以後能想起什麼樣的記憶,卻都因這句話而確實地失去戰意。

  「可是、可是……明明就是因為這個白癡……」

  雪莉嬌嫩的聲音發出哽咽,本想對眾人解釋什麼的她,匆忙在眼淚落下之前抓著羅布、轉身就跑,回到了這棟宅邸唯一屬於她獨自一人的空間。

  在尷尬的寂靜中,只有第二個當事人傑多啐了一聲:

  「那個愛哭鬼!」

  同樣也轉身離開。

  而對兩位當事人而言的「大人們」,安靜地注視這一切。

 

 

  「大小姐為什麼老是針對我說些傷人的話……」

  聽見里斯不滿的嘟嚷,正在替里斯上藥的瑪格莉特溫柔地笑了笑:

  「或許是因為大小姐很在意里斯先生的實力沒有發揮出來吧?」

  「唉,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除了燒滅,每次發動能力也無法讓傷害值變得穩定……害得他們兩個老是幫我收拾殘局,不知不覺就變成他們之間的競賽了……」

  說著說著,里斯忽然頓悟什麼似地大叫出聲:

 

  「咦咦咦咦咦?這樣說起來──他們兩個關係這麼差,該不會都是我害的吧?!」

  原本專注於上藥,而沒回應里斯自言自語的瑪格莉特,聽到這樣的結論也忍俊不住:

  「哈哈哈!我想應該不是里斯先生的錯。倒不如說這是他們兩位的選擇吧!是他們選擇要這樣對待彼此的……」

  「欸?」望著瑪格莉特認真思考的側臉,里斯驀地感到雙頰一熱。

 

  ──哎唷!就是因為熱量老是在體中亂跑,才無法集中火力攻擊敵人的吧?!

 

  「里斯先生,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瑪格莉特的聲音打斷了里斯的胡思亂想,里斯依然反射性地──

  「好的!沒問題!」

  然後答應完才想起重要的事──

  「要幫什麼?」

  面對這樣的里斯,瑪格莉特的笑意再次爬上嘴角。

  「看著傑多,我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雖然記憶還沒恢復,不過根據我的推測,這種熟悉感或許正代表了──生前的我們之間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吧?」

  「雖然還是不知道傑多在生前佔了我心中什麼樣的位置,卻在觀察傑多的過程中,看到傑多和雪莉都無法很好的正視對彼此的感情。」

  「所以現在,忍不住想幫他們一把了。」

  里斯邊聽瑪格莉特的傾訴邊點頭,代表了他的認真。甚至還為不忘,而低聲複述一遍:

  「對彼此的感情……」

  「──咦咦咦咦咦?!是這樣的嗎?!」

 

  「里斯先生和他們兩位搭檔這麼久,卻沒發現其中的蹊蹺嗎?」

  「欸……我對這種事不太在行啊……」

  「這樣啊……那祝里斯先生可以在這個世界學到一些呢!」

  望著瑪格莉特的笑顏,里斯發現自己體內的熱量又在到處亂竄了。

  「或許會吧……」

 

 

  傑多的房門被猛力踹開,原本懶洋洋地躺在床上、仰天發呆的傑多,也被驚得從床上跳起來。

  「什麼──」

  「是男人的話,就去為自己所說過的話道歉!」

  里斯把刀架在肩上,露出一臉流氓般的兇惡神情──和平時總是闖禍而無奈道歉的他判若兩人。

  「嗄?憑什麼要我道歉啊!明明是那傢伙先開始找碴的!」

  「那別讓她找碴不就好了?坦率地說出你真正的想法啊!譬如──」

  「──『因為不想看到妳流血,所以我來解決就好了!』」

  「打火機胡說什麼!我才不是──」

  伶牙俐齒如傑多,在被迫面對「自我」之後,再也吐不出任何辯解之詞。

  「我才不是……才不是這樣……」

  傑多的聲音從強力的反駁轉為毫無說服力的囁嚅,「是那傢伙太沒用了……所以我才……」

  「才想要代替她戰鬥嗎?」

  傑多困惑地抬起頭,想著里斯的聲音怎麼會變得這麼奇怪。

  ──卻只看見眼眶仍有些紅、抱著羅布、表情有些倔強的雪莉。

 

  而門外──

  「里斯先生真是幫了大忙了。」

  「這點小事沒什麼啦!如果瑪格莉特小姐以後還有需要的話,也可以告訴我喔!」

  「嗯,謝謝里斯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