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十四組「康拉德X庫恩」換「梅倫X薩爾卡多」

 光光的作品




ALiver † 十三少的作品

《The Rose》   網誌版連結
 

*馬戲團PARO 
 

 
 
  眼角掃過觀眾看台,同一個地點、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座位,相同一樣的人就坐在那裡,前排的正中央。
 
  茶色的眼微微地瞇了起來。
 
  並不是第一次看見這個人,指尖翻轉著撲克牌時心裡想著。
 
  他是個魔術師,雖然並非屬於戲團內的一線表演者,但藉著花俏的騙人伎倆在自己上場的時候依舊可以讓購票的觀賞者驚奇不已並且驚呼連連,在人滿為患的表演場獻上無比的歡樂與喜悅。
 
  可是就只有他,從來沒有一次開展笑靨過。
 
  這點讓魔術師很疑惑,是他的戲法變得不夠好嗎?還是點子太老套不夠新意?
 
  為此,魔術師花了更多時間去鑽研手法,去構思更好的表演流程,去創新更多的魔術來展演,也得到了更多的掌聲。
 
  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那名看倌卻還是沒有笑過一次。
 
  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他的呢?
 
  拿起帽子翻轉,讓象徵和平的白鴿們啣著小碎花朵飛出,半空之中鬆開嘴喙讓花朵紛紛飄落在觀眾席上,伴隨女人的驚呼、小孩的笑聲、男人的詫異、老者的感嘆。
 
  至於台下的他也拈起了一朵小花,捏著花梗讓花朵轉圈。
 
  不自覺地,魔術師笑了。
 
  啊啊、原來他也會有其他的動作啊。
 
  和其他觀眾不同,但也並非與旁人有異或是特別突出,所以一開始梅倫並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垂落的瀏海遮去他半邊的臉,雙手交疊在胸前身軀往後靠在背椅上,青年就維持這樣的姿勢看完他的整場表演。
 
  宛如看透一切戲法般的眼神,過於平靜的神情逐漸地引起魔術師的側目。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回表演過後梅倫總是可以在後台得到一束艷紅的鮮花,好幾次收到的當下連忙回頭往觀眾席上看去卻查覺人已不再。
 
  還以為那位黑皮膚的觀眾想觀看的,其實是排在自己後面的飛刀舞孃的表演呢。
 
  那小妮子身材火辣,表演風格也十分豪爽,每次一上場總是可以順利引起在座的男性觀眾一片喝采。
 
  魔術師握著隨附的卡片,苦笑地搖搖頭。
 
  直到有次失誤的演出,梅倫才得到與他接觸的機會。
 
  那次他誤將藏在衣下的彩球掉落並且滾往前排的觀眾席位,展演經驗多次的魔術師霎時一愣,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會在眾目睽睽之下犯了新手才會犯的錯誤。
 
  俯下身欲撿起球,腦中更快速運轉著該要如何扭轉尷尬的局面。
 
  就在此時,他撿起了球。
 
  「魔術師先生邀請觀眾的方式還真特別。」站在墊高的舞台與席位之間,他說著。
  
一語化解了所有的劣勢,魔術師對上了男人石榴色的眼珠子。
 
  「閣下真是好眼力,竟然被你察覺了。」隨即梅倫展開笑容,朝他伸出手「那麼,可有榮幸請你上台幫我一個忙呢?」
 
  「有何不可?」回握住梅倫伸出的手道。
 
  「敢問姓名?」
 
  「薩爾卡多。」
 
  短暫的接觸卻足夠讓他的名字深深刻在梅倫的腦海裡。
 
  是的,薩爾卡多。
 
  總是在他表演之後默默獻上一束玫瑰以及加油或是祝福的卡片到後台,卻寧可捨去了前台在表演過後的五分鐘讓表演者直接下台與觀眾互動的時間。
 
  就僅僅是默默地鼓勵。
 
  「那麼,薩爾卡多。」指尖翻轉一彈指,在觀眾鼓掌叫好的聲音中從薩爾卡多的耳際邊拿出一朵鮮花,輕吻艷紅的花瓣「在遊戲開始前請讓我為你獻上一朵玫瑰。」
 
  一如下戲之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