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十三組換「康拉德X伊芙琳」換「康拉德X夏洛特」

 WingWatery的作品

【康伊】—— 約定
 
 
*R卡有
*自捏有
*OOC有
 
  「主、主教大人!」一個身穿黑穿黑色長袍的男子慌張的衝向滿臉嚴肅的老人。
  「你們在搞什麼!趕快開始處刑!」老人壓低聲音吼道。
  「我們哪敢拖延,可、可是……」男子藏在黑袍裏的手不安地絞動著:「雪太大了火生不起來。」
  「真是一群白痴!不是讓你們觀察完天象確認天氣才定日子的嗎?」老人臉上看似平和,嘴上卻繼續罵道:「真是廢物!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對不起!」男子顫抖著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先隨便找個籍口安撫民眾,說我們要押後處決吧。」老人緊蹙雙眉回答:「這次的火刑必須要成功,我們要借這次行刑來重建那些愚民對我們的信心。小心看好那個魔女,別讓她出什麼狀況了。」
  「我知道了。」男子欠身離開,準備執行老人的指令。
 
  冷……好冷……四周的低溫讓被綁在木柱上,衣著單薄的少女想要以雙臂懷抱自己,可是被約制的雙手根本無法動彈。
  原來雪鋪在身上的感覺是這樣的啊……眼前的景象隨著體溫流失而逐漸變得矇矓,伊芙琳只能依稀看到人影散去。
  雪……冬天……
 
  那是伊芙琳有記憶以來在醫院渡過的第一個冬天。
  對以往的事沒太大印象的她,也可以說是第一次過的冬天。
  「伊芙琳也喜歡雪嗎?」正在看著窗外的大樹發呆的伊芙琳聽到負責照顧自己的護士蜜雪兒的聲音後回過神來 。
  「那些輕飄飄的白色叫雪嗎?」明明同樣是白色的,卻不同於總是死氣沉沉的房間。
  「是哦,這是冬天才會有的景象。雖然看起來很漂亮,但其實冷得要命呢。」蜜雪兒邊說邊把伊芙琳帶回床上。
  冬天嗎……所以太陽大大,窗外的大樹看起來很綠的時候是夏天;風變大,樹葉慢慢掉落的時候是秋天;而現在窗關上,大樹變白的時候就是冬天了啊 。
  「吶,為什麼這顆樹不像隔壁的一到冬天樹葉便掉光?」坐回病床上但繼續看著外面的伊芙琳問道。
  「咦多了一顆新的樹嗎?」蜜雪兒有點意外地在近窗邊一看,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顆冷杉悄悄地開始長大。大概是有人為了將臨的聖誕節所種下的吧。「伊芙琳的觀察力真好呢。」
  「不過是因為每天都看著同樣的景色,微小的改變也非常的顯眼而已。」伊芙琳的語氣中不帶半點埋怨,只是平淡地敘述著自己的日常。
  伊芙琳的淡然讓蜜雪兒不由得有點揪心。儘管知道不應該有這樣的情感,可是怎麼說都是一直在自己看顧下長大的孩子啊。
  「那顆小樹是杉樹,之後會長得更高更大,在冬天也能陪著妳呢。」蜜雪兒頓了頓再解釋說:「它們平日多生長在很冷的地方,所以在冬天也不會枯萎。有些人還會拿來做聖誕樹呢!」
  「聖誕樹……」伊芙琳對於這種和她認知中不一樣的樹很有興趣。「我……可以去看看那顆樹嗎?」
  「只能在窗邊看哦。而……」「蜜雪兒,七號病房的……」「我知道了我等等過來。」
  「康拉德醫生等等就會來了,你先乖乖地等一會兒,我要去忙了,下次再陪你聊天好嗎?」蜜雪兒用著哄小孩的語氣說道。
   「如果我乖的話,能讓我出去看看雪和聖誕樹嗎?」伊芙琳凝視著窗外飛舞的白絮輕輕的問道。
  蜜雪兒一怔,沒想到伊芙琳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這個要醫生批准呢,不如待會你問一下他?」
  「知道了。」伊芙琳乖巧的點點頭。
  「那我走囉。」蜜雪兒急步的離開了病房。
 
  真神奇呢……不怕冷的樹……
  「伊芙琳?」低沉的男聲劃破了病房的寂靜。
  「康拉德醫生。」伊芙琳收回視線,看向掛著白袍的年輕男子,那是一直細心又耐心地照她的主治醫師。
  「今天有沒有感覺到哪裏不舒服?」康拉德甫開口就是那些循例的問答。
  「沒有。」伊芙琳輕輕的搖頭。
  「精神狀況……發燒……嗯,都沒問題。」康拉德喃喃的唸著由蜜雪兒所紀錄的病歷,確認伊芙琳的情況良好後問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要跟我說?」
  「我……嗯。」伊芙琳思考了一會才決定開口問:「醫生我乖嗎?」
  「伊芙琳一直也很乖很合作。怎麼了?」不是料想中和身體情況相關的問題,但康拉德還是很迅速的給予了回應。
  「那麼……我可以到外面看雪和聖誕樹嗎?」伊芙琳眼神中帶點希冀的看著康拉德。
  「有什麼原因嗎?」康拉德沒有馬上直接給予伊芙琳明確的答案。
  「我想用看以外的方法,去認識外面的一切。」伊芙琳的手不自覺捏弄著身下的床單。
  該說不意外嗎……一直因為身體健康不佳而困在這狹小的病房內,會對每天都看著卻又無法觸及的世界有著比其他人更大的期盼和好奇吧。
  「除了看和觸碰,還有其他的途徑不是嗎?」伊芙琳的病因仍然無法確認,身體虛弱的她實在不適合到冰冷的雪地去,但不忍直接拒絕的康拉德說:「用聽的也可以不是嗎?」
  「聽?」伊芙琳疑惑的問:「醫生你要給什麼我聽?」
  「想知道關於聖誕樹的事嗎?」康拉德見成功轉移了伊芙琳的注意力問。
  「嗯!」伊芙琳的眼內閃過一絲光亮。
  「那我先給你說一下聖誕節的事吧。」康拉德微微一笑,開始講解起來。
  關於聖誕節的一切實在太多,事務繁重的康拉德自然無法一併說畢。於是每次的例行檢查後,便是「康拉德醫生的故事時間」。
 
  隨著對聖誕節的認識漸增,伊芙琳對於這個節日的到來也就越來越感興趣。
  「醫生,聖誕老人會來到這裏嗎?」伊芙琳對這個胖胖的老人非常有好感。
  「……」知道那只是滿足小孩子幻想的康拉德不知道應否說真話,只能轉為問:「伊芙琳有想要的禮物嗎?」
  「是的,我想聖誕老人帶我到外面去玩。」伊芙琳始終沒有忘記自己一開始最希望能達成的願望。
  「原來是這樣啊……」康拉德不禁苦笑,自己似乎做了個錯誤的決定。「聖誕老人要派很多很多的禮物給很多很多的小朋友,可能沒時間陪你玩。」
  「是因為我不夠乖嗎?」伊芙琳有些失望的問。
  「不是,只是因為聖誕老人太忙了。」康拉德安撫說:「這樣吧,如果伊芙琳由現在開始到聖誕節都一直聽話,身體的狀況也一直維持在良好的水平,就由我來當你的聖誕老人帶你出去看看好嗎?」
  「好!我一定會乖乖的。」失而復得的感覺令伊芙琳鮮有地露出燦爛的笑容。
  之後呢?
  之後伊芙琳也不太記得了。
  天氣越變越冷,儘管伊芙琳一直努力的讓自己不要病倒,她準時吃藥、不在坐到窗邊吹風,可是免疫系統好像沒感受到一樣,還是被打敗了。
  往後每一年聖誕節前的一個月開始,康拉德和伊芙琳都會作出相同的約定。可是,每一年都如早已寫好的劇本一樣,病倒的情景如舊上演。
  直至某一年。
 
  那年的聖誕節伊芙琳還是沒打贏病魔發燒,迷迷糊糊的睡著渡過了。
  翌日醒過來時,就是節禮日的那天,意外地看到病床旁邊的茶几上放了一個樸實的紅盒子。拿起來時,一陣從未體驗過的寒意從掌心鑽進。輕輕打開蓋子,只見滿滿的都是白色的顆粒。她伸手探進盒內,抓出一小把顆粒時,立刻馬明到拿起盒子時的寒意從何而來,也感受到比那冷得多、真正的寒意。拿著不過片刻,顆粒已經消失了大半,變回透明的液體。
  「原來這就是雪啊。」想起康拉德教導過的知識,伊芙琳才能聯想到眼前這平平無奇的冰晶原來就是教她嚮往的飄雪。「得好好收起來才行。會是康拉德送的嗎?」
 
  那年,伊芙琳第一次觸碰到雪。
  那年,伊芙琳第一次明白到美好的事物都總是曇花一現的。
  就如雪最後都會化水,病人始終是醫生生命中的一個過客而已。
  世間上從來沒什麼是你能抓得到,留得住的。
 


鰻七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