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96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九十二組「瑪爾瑟斯×沃肯」換「路德×沃肯」-許願者交件

 斐子安康的作品

倘若時間回溯。
 
 
  其實他也不概清楚,在所謂執著於上的建構到底是什麼,以至於支撐幾乎潰坍的、滿溢的——支離破碎的感情。像一片洩憤摔裂過後的鏡面反覆折射著的矛盾、不切實際、千瘡百孔,但真切的存在。
 
 
 
  瑪爾瑟斯把一片墨藍捏在手心,從掌中感受到的滑順、真實一點一滴的填滿總泛著的空虛。最後他闔上了眸子,任憑綢緞從指縫中撕裂成五份癱覆於雪白的外袍上。憑著記憶裡的距離他探出了手觸上離他最近的手臂,緩緩攀沿摸上對方毫無遮掩的頸項,過於低溫的指尖撫上同溫度的肌膚毫不排斥,若要融合似的舒適、毫無距離,這讓他感到愜意。
  宛若精心冶製的陶瓷般珍奇稀有,他忍不住想把這件陶瓷納為己有,在眾多的收藏品中他不會是被埋沒的,在毫無刺人的光彩中他沉靜得彷彿一潭淨水,乾淨潔白讓人平靜安心。
 
  他微彎下指尖讓指甲刮著男子潔白如霜的肌膚,不甚用力但沿著滑動過後所留下的粉紅還是清晰可見。一路撫上總緊抿著的唇瓣、吐息著平穩呼吸的鼻、彷彿一睜眼就把夜幕鑲在裡頭的眸子......
 
  「瑪爾瑟斯。」
 
  並不如預期的聽到男子牽動喉結發出的字詞。他微微愣了下後並沒收回手,任由指尖游移著對方姣好的面部。儘管雙眸輕闔,他也能知道對方神色參雜著疑惑、不滿,甚至是難得一見的一臉睏意。
 
  最後他把指尖停留在對方唇瓣。
 
  或許是睏意更甚阻止他的任意妄為,男子並沒推開他的手。
  從微微開啟的唇瓣吐出的熱氣縈繞在指尖,在更探一步的纏進男子口舌之際卻被硬生生打斷。清脆的打擊聲讓瑪爾瑟斯睜開雙眸,清楚印著男子略顯不悅的神色。早在男子再度開口之時,他毫不遮掩的笑聲蓋過男子欲口未言的窘境。
 
  「我等就覺得你這點特別可愛。」
  瑪爾瑟斯抖著肩膀笑看男子臉色,那有些難為情的、甚至是想掉頭走人的蹙眉不滿,看在眼裡更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風情。在這些動作之前他就是滿心期待著對方露出他想看到的表情。
  「胡扯。」男子嘆口氣捏了捏鼻尖讓意識清醒些,像不打算理會瑪爾瑟斯般的向旁退去,拾起剛打盹而掉落下的書籍。
  一旁被忽視徹底的瑪爾瑟斯倒是不引以為奇,他傾身過去把男子捧在手心的書籍一把拍下,厚實的重量瞬間壓落於男子穠纖合度的大腿上,像是習慣這相處習慣似的,男子偏過頭來看著依舊牽著笑意的瑪爾瑟斯。
 
  「沃肯。」
  瑪爾瑟斯笑看那喚為沃肯的男子視線再度重回自身,頰面上掛的笑容儼然是窗外一片明亮,他擲起沃肯披散於背部的髮絲,玩弄似的纏繞指尖,又意猶未盡的——施力扯過——連髮帶人的一同伴著悶哼摔進他的胸懷。
  「我等在這裡。」
  瑪爾瑟斯把他認為礙眼的書本打落回地面,審視的目光從地面爬上懷裡的沃肯,對方一臉又是這回事了啊的無奈模樣,讓他不禁收緊了環在對方腰際的力道。在姿勢的許可下他把頭靠在對方頸窩裡,像是撒嬌的小孩般磨蹭頸窩連帶蹭上他自己的香味,鼻尖嗅著對方消毒水混雜——他自己的——那是一種專屬的標幟。
 
  「夠了。」
  沃肯動了動幾乎被禁錮住的軀體,在一番掙扎過後他知道要從對方手裡脫離無妨是天方夜譚。在被對方磨蹭得受不了時,他再度出聲遏止這行為,但對方無動於衷得讓沃肯感到一股無力,最後任由對方這行為直到滿意為止,當然前提是他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
  瑪爾瑟斯斜眼望著沃肯被日光軋過呈現一片柔和的臉龐,儘管對方垂下雙眸不再與之交會,但在他心裡無疑的烙下一個難忘。
 
 
 
  倘若時間回溯。
  倘若在開端、在支撐著支離破碎的感情之前明瞭那名為什麼。
  倘若、
 
 
 
  終焉之後的再次重生,他再度張開雙眸是一片柔和明亮的日光,伴隨著——
 



暗夜謳歌的作品

此人缺交,對於無法令願望完整實現,許願池深表遺憾。
圖片純屬博君一笑,若您感到不快,非常抱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