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九十八組「利恩X阿奇波爾多」換「古魯瓦爾多X威廉」

 奕江的作品




絕對不乖的作品


馬車(王佐R18)
 

  細雨在馬車外頭的黑夜飄落,華貴的車內裝飾在昏暗的視線下顯得曖昧許多,連柔軟的布幔與靠墊都沾染上潮濕的氣息。
 
  威廉慶幸雨聲和馬蹄合適的掩蓋一切,換角度想,或許就是這樣的天時地利,自己這位麻煩的主上才會這般突然發難。
 
  「靠過來。」
 
  低冷的聲音是車內少數沒有被升溫的事物,連同那雙游移在自己身上總是冰冷的手,然而被撫摸過後的肌膚卻相形地燥熱。
 
  「殿下,您的禮服會……」
 
  現下對威廉是如此抗拒又期待的處境,如果自己是一名女侍,當瓦爾多命令他爬上大腿時,可說是受到寵愛的待遇,可嘆的他是個隨身侍衛,在君臣間的忠誠及瓦爾多殿下尊貴形象之間遲疑,他並不希望自己所尊愛的殿下再被更多的輿論纏身,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兩人擠在車內單邊座椅,威廉赤裸著上半身跨在古魯瓦爾多身上,卻直挺腰桿。死命遠離的尷尬畫面。
 
  「庫魯托少佐,同樣的話不要讓我再說一次。」
 
  語氣不耐,微瞇的血色在黑暗中發著微光,像兩條蛇爬上威廉的身,剝開他的血肉直鑽入心窩。
 
  垂下眼威廉認命的傾身,順著古魯瓦爾多的手將自己拉近,在要靠上肩膀時頸部被咬下,啃咬毫無停頓的沿著肩到胸膛游移,起初帶點狠勁的啃咬,之後幾乎是磨牙似的搔癢,這不像是威廉常理認知的性愛,更像是自己正被啃食的過程,他等待著這個總是任性的主上興致結束得以解脫,在身上的手卻扯開了他的皮帶。
 
  「殿、殿下!」
 
  威廉壓抑著嗓音尖啞的叫出來,得到的仍是一對冷淡的視線。
 
  「庫魯托少佐,皇宮很快就到了。」
 
  這句簡單的話像是個催促的警告,而古魯瓦多知道威廉不可能抗拒。
 
  「是的……古魯瓦爾多殿下。」
 
  輕咬下唇,威廉低喃著,動手解去自己的長褲。
 
 
 
  雨勢作大,狂風和顛簸的石路讓馬車晃動的厲害,但是這些對車內似乎都毫無影響,車內溫度熱的嚇人,每一聲喘息都帶著點體溫的燥熱及潮濕,彷彿要使人窒息。
 
  雖然黑的不見五指,古魯瓦爾多仍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威廉在身上的動作,他跨在身上,緩慢而遲疑地,帶著顫抖的軀體,一點點的下沉,用溫熱而濕潤的內裏將自己的部分吞盡,似乎是過程太過緩慢,古魯瓦爾多扶住身上的軀體,施力下壓,古魯瓦爾多清晰的聞到一股極淡的血腥和一陣痙攣般地顫抖,他拉過威廉的臉吻上,舔拭著鮮血的甘甜,這個頑強的下屬又咬破了嘴唇。
 
  他輕拍跨在身旁的大腿,對方停頓幾秒的會意,緩慢的撐起腰擺動,那是一寸一寸配合著呼吸的起伏,過程中只有濕潤水聲和被掩蓋的雨響馬蹄,只有偶而馬車踏過石塊引起車身的晃動,順勢在威廉腰上使勁一口氣頂到極限,漆黑中幾聲破碎在耳際嘶啞的響起。
 
  無聲的律動中感受到馬車的漸緩,車外的人聲在雨中交談後再起,之後馬車的行駛趨於平緩。
 
  「進城了,庫魯托少佐。」
 
  古魯瓦爾多即使視線不明也可以猜到身前的人在黑暗中艱難的點頭,理解所剩的時間緊迫,加快了起伏的速度,黏膩的水聲更顯。
 
  下身的腫脹在濕熱的內壁凸起摩擦到頂,跨在身上的人似乎也清晰的感受到將臨的結束,沒有猶豫的坐到底夾緊,緊縮的刺激使古魯瓦爾多毫無克制注入全部。
 
  馬車一個拐彎速度慢下,車內的動作也停止,只剩緩和的喘息。
 
  「……目的已到,祝您晚宴愉快,殿下。」
 
  在馬車停下時威廉立刻從古魯瓦爾多身上離開,低垂著臉熟練的在昏暗的光線中整理對方的著裝,慶幸著古魯瓦爾多的禮服沒有沾上太明顯的汙漬,忽視此時從腿間緩緩流下的液體。
 
  一隻手輕捏他的下巴抬起,冰冷的唇滑過威廉的眼角。
 
  「在這等著,我不打算去聽他們太多的廢話。」
 
  威廉感受到漆黑的皮靴踏上自己仍然腫脹的部位,粗糙的鞋底磨擦著肉柱,他緊咬著唇忍住不呻吟而出。
 
  「回程還很漫長,庫魯托少佐。」
 
  「是的,古魯瓦爾多殿下。」
 
  威廉看著漆黑的身影起身推開車門,踏入車外喧鬧的名流權貴的吵雜中,門掩上後他疲憊的闔眼躺上座椅,在安穩而熟悉的黑暗中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