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組「布朗寧×沃肯」換「瑪爾瑟斯×沃肯」

ifu的作品




影存的作品
 

  星幽界的其中一間書房內,沃肯坐在屬於自己的那張書桌前,一語不發、亦沒有任何動作。他的長髮垂落至桌面。此刻若有誰繞到他的正前方去,將會發現他清秀的臉上難得出現了十分凝重的表情。
 
  平常時候這張書桌總是整理得最有條不紊的一張(薩爾卡多曾經讚賞了沃肯這點許多次,縱使後者總是冷淡地打發掉對方同樣多次)。
  今天卻不如以往,雖然比起隔壁那名偵探的位置還是乾淨上許多(薩爾卡多總是嘆息,這樣整齊美好的書桌隔壁怎麼會擺上髒亂至此的一張雜物桌,而他永遠不會知道沃肯為此心底有多麼感謝這個行蹤不定的男人),但若是與自己比較,那真可說是有史以來最慘不忍睹的雜亂。
 
  他無法靜下心來打理這一切。
  正確來說,他連讓自己暫時抽離此景此況,入神地讀一本書這種芝麻小事都辦不到。不為別的,就為今天在這裡發生的大事──他回想起布勞難得一次來找他,那時候的場景。也是在這裡,他自動自發,一屁股坐上布朗寧的位置,斂起滿臉笑容,澄黃色的瞳眸因此變得沉寂。
 
  沃肯正要開口問。
  「嘛、我不是奉著大小姐之命來到這裡找你的喔,沃肯博士。」布勞揚起視線,對上沃肯寫滿困惑的表情,很是乾脆地表明了來意。「我想反正這件事情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順道過來告訴你,讓你有個心理準備也好。」
 
  他的第一直覺是又有哪個新來之人,指著大小姐那本逐漸增厚的名冊上,他的照片與名字,說他認識自己。照以往的慣例而言,大小姐並不會立刻通知這樣子的戰士,奇怪的事情是她就是有辦法讓兩個戰士碰頭相認。
  在這群戰士裡頭,要屬沃肯的情況最為特殊。
  他忘記了比其他人都要多的事情,在已經取回的記憶裡也顯示,即便是前世活著的自己,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什麼也記不得的。也因此縱使他來到這裡,仍然比誰都要加倍孤獨。
 
  布勞,這個直接隸屬於大小姐的三名侍僧之一,似乎因為什麼原因,和自己的對應之人,大衛‧布朗寧特別要好。雖然布朗寧總是垮著張臉,苦哈哈地向他哭訴著布勞有多麼可怕、他和布勞根本不是朋友云云,他卻是知道的。甚至連帶著自己也受到布勞的特別照顧,雖然這次的情況還是第一回,但卻是說得通的。
  沃肯在腦海裡推論了一番,抬起頭來,詢問布勞是不是為了這樣的事情而來。後者先是一怔,接著反常地沒有大笑出聲,保持著同樣嚴肅的表情搖了搖頭。
 
  「雖然我也想同意您……但很遺憾的,不是喲。」
  布勞撥弄著布朗寧滿桌上散著的文件,拿起其中一張紙,卻看也不看就又放回去。「就在今天,雪莉小姐即將取回死亡時刻的回憶。在我跟您說這些話的同時,已經從大小姐那邊拿到了也說不定。按她的個性,一定會來找您訴說的吧。」
  隨後他起身,朝著沃肯微微點頭。
 
  「在雪莉小姐最後的記憶裡,也許和過去幾次一樣,也有和您有關的事情在著,真是那樣的話她就一定會過來的。」
  「──在那之前多少還有一點時間。還請您做好知道過去真相的心理準備。」
 
  沃肯已然記不得自己是怎麼送走布勞。
  實際上甚至連雪莉是什麼時候來到這間書房、如何向他把一切說明清楚、又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離開這裡種種,在他的記憶裡全是一片模糊。這些彷彿都是不重要的記憶片段,只能留下剪影般不清不楚的影像──然而怎麼會是。
  雪莉對他而言很重要,而真相是連雪莉的死因都很重要。
 
  身子往椅背一躺,沃肯難得的顯露疲態。
  要說現下有什麼能讓他感到感激的事情的話,大概是布朗寧,或任何人都並不在這裡。縱使在雪莉過去的記憶中已經能夠大概推敲出最後會是怎麼樣發展的,像這樣事實攤在自己面前一覽無遺,卻完全又是另一回事。
  他記不得了,聽雪莉敘述這些曾經就發生在她和自己身上的事情就如同聽一齣美麗且悲哀的故事,所有片段距離這個自己都如此遙遠。
  唯一與過去一樣的是他並不感到足以灼燒自己的高度憤怒。他並不恨那個毀了雪莉的男人──然而這也不是過去。
 
  來到這裡的人都不再是生前的那個自己,這點只要看著雪莉就能夠明白。哪怕她取得了完整的回憶,現在的她也擁有了新的經歷、新的夥伴以及新的記憶。
  來到星幽界幾乎就算是他們全員的再生,他們因為生前未解的遺憾在這裡或重逢或首次相見,然而這是一段無關死生的旅途,於是他們之間的關係被打得零碎、得到重組,使得生前的世界與這裡都成了他們的現實。
 
  沃肯擁有的生前記憶屈指可數。對他而言,反而是在這裡的記憶要更多一些。
  而那個過去的男人與現在的他的身影重疊,沃肯努力說服自己那並不真的密合至此,卻無法閉上雙眼,不去看那一模一樣的輪廓。
  瑪爾瑟斯。
  布勞也會告訴這個男人的吧。他保管著所有人的記憶,若是誰與誰在過去彼此有關聯,為了他的職責,無論那關係會讓現在的他們產生什麼變化,他也會盡責地告訴那些戰士。
  自己固然在意雪莉、多妮妲這些他的孩子們,然而面對這個情況,他有些驚訝地發現到他更關心瑪爾瑟斯會是怎麼想的。應該要前去他的居所找他說話,否則自己就要持續身處這樣焦慮的處境,如泥淖般無法自行脫離。
 
  又或者這樣對他們才好──
 
  「沃肯。」
  「……雪莉告訴你的嗎?我在這裡的事。」坐直身體,沃肯一動不動地直視空無一物的空白牆壁,可有可無地開口詢問。
  此刻背對著他的男人發出他所熟悉的輕笑聲。
  「不。因為這是你最常待的地方。」
  沃肯疲倦地閉起雙眼。「為什麼找我?」
  「明知故問囉。但你的問題我還是會回答的。因為雪莉取回的記憶。」
 
  沃肯沒有將眼睛睜開。
  但身上無法自我控制的其他感官持續傳來外界的信息,他知道瑪爾瑟斯此刻就站在自己身後,站在非常非常近的地方,卻遲遲沒有往前,像以往一樣親吻自己如海深邃的髮稍。
  然後他意識到他的想法有多麼荒謬。
  像以往一樣。
 
  以往嗎──
 
  他們之間的過往是什麼?
  星幽界也是。生前一切也是。屬於他人卻牽扯了他們的過往跟屬於他們的此處的過往。前者逐漸澄澈,奠定地位,於是過往自我拉扯,在他們之間衝突起來,成為緊緊相連卻搖搖欲墜的脆弱之繩。
 
  最後瑪爾瑟斯將很輕的什麼給放到了沃肯的臉上,然後手指繞到他的後腦勺,於其髮間來回繫著細繩般的東西。
  等到瑪爾瑟斯的手停止動作,沃肯才往臉上摸去,驚愕地發現那個物品的形狀他非常熟悉。那是自己看過無數次的那個特殊形狀面具。但他不明白這個動作的涵義。而身後的人這次不笑,僅僅是用雙手輕輕環抱住沃肯的頭,不落親吻。
 
  「不是很好嗎?你的記憶殘破不全,這讓你有著各種樣貌,而在這方面我與你極為相像。」
  他這樣說。
  通往過去記憶的枷鎖仍然閉得死緊,沃肯卻突然懂了他的意思。
  ──哪怕在未來過往會使他們如何痛苦,他們擁抱著此時此刻。
  而此刻即是真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