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九十九組「梅倫×柯布」換「李×柯布」


B君的B呀的作品

.有微微沿用了點兩人的R卡背景身世,但整體來說,梅倫部分是OOC,設定是酒吧服務人員兼職魔術師兼職附屬賭場發牌師(一人三用#
 
 
 
  來打個賭吧,副首領先生。
 
 
  拉起的月兒彎揭開魔都的夜晚序幕,暗巷中,形形色色的人群穿梭於其中。這裡不是個好地方呦,那名魔術師勾起嘴角輕笑,一句「好孩子就快點回家吧。」對著眼前的人兒勸道。
  那是個有張倔強臉龐的男孩,翹著張嘴,明顯不打算理會對方。
  「要你管,噁心。」
  孩子拍開了魔術師的手,直到他的夥伴一臉擔憂的趕到將他連請帶拖的拉走,這才結束了這場鬧劇。
  「柯布──我們該走了,會被抓到的!」
  「放開我啦!」
 
  那個孩子在離去前回頭瞅了他一眼。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
 
 
 
  接著,歲月流逝。不過就擁有著半個永生之軀的梅倫而言,好似也只是短暫光陰。
  男孩也成為青年了,將頭髮拘謹的梳到腦後。魔術師想,唯一不變的,大概是那雙眼睛,依舊閃爍如星辰般。
  當年那個狂傲不羈的孩子,還能自對方珀色的眼眸中狠狠的瞪著他。
 
  「歡迎光臨。」他說,看著來人跟隨著一名嚴肅的中年男子──估計是他的上司?黑道幹部?梅倫心頭大概也有個底──魚貫走入酒吧。
  那是他們的第二次相遇,男孩──不、青年,離去時並未回頭看他。
 
 
 
  「所以我說,你為什麼從來不會老?是妖怪嗎?」
  而現在,時間之神又在兩人間悄悄作祟,當年走後門偷偷溜進賭場的小鬼,也已是堂堂組織的副首領了,喝醉著酒,滿臉通紅地躺在他的懷中。
  「唉呀呀、副首領先生沒在專心呦。我已經說過了,我是不會老的。」
  咬下手套,魔術師將掌心貼上對方烙著淡藍鳶尾花的左頰。啊啊、好燙啊,就像是要燒起來般,不屬於他的溫度。
  「不過原來副首領先生還記得我?真是承蒙了。」
  對方很少很少喝醉的,魔術師心裡清楚。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柯布便常常光臨這家梅倫所待著的酒店。或是小酌幾杯、或是到附屬的小賭場打副牌。偶時,也會遇上梅倫的登台時間,男人會默默的坐到角落,邊抽著雪茄、邊看著他的表演。
  這些梅倫都知道。
  不過他卻相當訝異,那人還記得如此久遠──雖對他而言,也只是眨眼之間──的事。
  「為什麼不記得。」男人反問,魔術師覺得對方喝醉酒時比平常可愛多了。至少他敢肯定,那老是蹙著眉頭的男人,不會輕易像現在這樣躺在他的腿上,歪著頭毫無心機地反問。「過了這麼多年,你的模樣依舊,還是掛著張欠揍的嘴臉。」
  「而副首領先生卻已經長得這麼大,都快要認不出來了呢。」忍不住笑了出來,對於對方的評論並未動怒。該怎麼說呢?時間是溫柔的刃,能沖走許多尖銳的情緒吧;掛著張青年的面孔,他的歲數卻也是無法計算,早已過了爭鋒相對的季節,花也枯萎了。
 
  「好假。」
 
  柯布在聽著對方用著類似爺爺看待孫子般的口氣,忍不住皺起眉頭,一臉的不屑。後者則因為對方的醉後無心發言而愣住了。
  是啊,好假。
 
  「真是抱歉吶,我已經忘了怎麼──真心的──笑了,畢竟──」
  「我會讓你笑出來的。」
  柯布打斷了梅倫的話。那雙沾染上酒氣而迷茫的雙眼,自負而狂妄的。
  
  「......呵呵,您果然沒變。」
  「喂!是誰剛剛先說都快認不出來的!」
  那時的梅倫還沒注意到,他的嘴角彎起的角度,已和平時不同。
 
  那麼,我們就來打個賭吧,副首領先生。
 
  他知道對方最喜歡賭了。
  而自己是個花招百出的老千,這點,便不清楚對方知不知曉了。
 
 
 
  距離那個賭注,大概又過了很久很久吧,魔術師不太記得了。
  「這次又是您輸了呢,柯布先生。」
  「不算,我還是覺得你作弊呀──」
  「诶诶,耍賴可是不行的呀,該付籌碼了呦。」
 
  賭桌盤上,兩人的身影交疊。
  男人依舊蹙著眉,不可一世,一邊嘟噥著一邊檢查著手中的紙牌;而站在一旁的魔術師,笑容可掬,暗暗將一張黑桃A藏入手袖中。
 
 
  這次的籌碼是您的心,請問準備好了嗎?柯布。
 
【END】
 

Bella的作品《For You》
※現代校園設定
※少量BG+原創女角的戲份
※好哥們是真愛!(?)
 
 
 
 
 
李想,自己大約是戀愛了。
 
無聊的地理課剛結束,他托著臉望著窗外的景色,不經意瞥見了校園樓下那抹姣好的身影,感到胸口的鼓動跳漏了一拍,露出了那種很像會在電影海報上會出現的大男孩式笑容。
 
「就是那個女的嗎?」倏地聽見熟悉的嗓音在自己背後響起,李感到自己的肩膀一沈,轉頭一看發現是自己從小到大的好友,柯布。
 
李與柯布在同一個城市長大,自從李有記憶開始柯布已經是他的朋友。不像天生就張狂又高傲的柯布,他的性格比較畏縮和不敢反抗別人,這樣的個性令李成為了年紀比較大的孩子的欺負對象。這種時候都是全靠柯布為他挺身而出,雖然揍完那些人後柯布必定會反過來吼自己幹嘛不把他們扁一頓,而李通常都只是摸摸後腦傻笑。人全都被柯布嚇跑,時間久了再也沒有人敢欺負他了。
 
基於某些奇妙的緣分,自從那時候開始他們己經一直是朋友。三年前他們碰巧來一起到離家有一段距離的高中,於是就理所當然地決定合租一間小公寓了。
 
「柯布你嚇到我了幹嘛一聲不響的出現.......對就是她怎樣啦。」拍拍胸口,情竇初開的少年輕易地因為友人的話語而漲紅了一張臉,如此容易看透的李令柯布更有興趣作弄。
 
「這麼喜歡的話去告白不就好了嗎。」挑挑眉,柯布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他不明白這有什麼好害羞的,老實說每次看見李一和那女人對上視線臉就紅得像蕃茄一樣他倒是覺得挺煩躁的。
 
「已經有打算去告白了啦........」李撇開頭,悶悶地低聲這麼說,柯布有些驚訝地睜大了酒紅色的眼睛。「真的假的?」
 
「嗯.......後天是情人節嘛,所以就稍微.......約了她見面。」搔搔頭,李對自己並沒什麼自信,也作好會遭到拒絕的心理準備了。論頭腦,他並不算特別聰明,在班上的成績也一向是合格就好。論長相,他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優勢。基本上他一向是個存在感頗低的人,要說的話他覺得兩人站在一起時柯布比起他更吸引人注目,那雙鋒利的赤眸和放浪不羈的氣息讓他不管在什麼時候也讓人無法忽視。柯布長得也不差,要是他的態度不是老是這麼冷淡、嘴巴不是老是這麼惡劣的話明明應該有很多女孩子願意和他交往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柯布還是沒交過半個女朋友。
 
真令人羨慕啊柯布.......明明就可以很容易就變得受歡迎嘛......李有些納悶地咕噥著,他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柯布一直都對交女朋友的事興致缺缺的樣子,問起來他也只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找不到看上眼的,老實說李並不是很相信,可是柯布這麼說他也不好給什麼意見。
 
「是這樣啊.......」摸摸下巴,看似是沈思著的柯布拍了拍李的肩,勾唇扯出一絲自信的笑容,「別擔心,都是朋友這麼久了,老子會幫你的。」愣愣地看著柯布走遠,李沒能理解到當時柯布話後的意味。
 
結果,那天翹了剩下的每一節課的柯布並沒有回家。
 
 
 
 
From 李   7:30 pm
「柯布,你不回來吃晚餐嗎?」
 
From 李  9:45pm
「欸你在哪裡啊。」
 
From 李 12:01am
「柯布?」
 
From 李  1:31am
「晚上不回來也說一聲啊,別害我擔心。」
 
From 李 2:34am
「回一下短訊啦。」
 
From 李 6:25am
「.......柯布?你不是惹上什麼麻煩了吧?」
 
From 李 7:46am
「拜託回一下.......你到底去哪裡了啊?」
 
不知道第百次查看他的手機卻沒看見任何一則新訊息,李在失望之餘心中還充斥著強烈的不安感,這並不是柯布第一次徹夜不歸,可是他從來沒有試過這樣無視他的短訊。深怕脾氣暴躁的柯布是真的遇到什麼嚴重的事,李連發新的短訊的時間也省下,打算直接去找人。
 
「李.......關於後天的事.......」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向李,抱著課本的少女張口嘗試和他搭上話。那是他明天的表白對象,可是現在的他根本沒想過面前的是誰,他只想快點聯絡上柯布。
 
 「對不起,對不起,我得先去找柯布,我有些擔心那傢伙.......他從昨天就不見了蹤影,不知道是不是又去做什麼白痴事了......我得去找他。」慌亂向少女道歉還稍微鞠了個躬,李一把抓起背包,頭也不回地衝出了教室。
 
少女目送李離去,搖了搖頭,一絲嘆息漏出了唇齒。
 
 
 
 
結果找了一天他還是沒能找到柯布。沮喪地踏出家門,快兩天沒有柯布的消息讓李精神緊繃到極點,他連報警都考慮過了。
 
心情是前所未有的糟糕,整晚一直醒著就是怕會錯過柯布的電話的李忍不住埋怨起柯布沒人緣的這件事,連朋友也只有他一個,想要問問別人有沒有見過他的行蹤也做不到。
 
李勉勉強強地強迫自己去赴約,畢竟臨時取消也不太好,不過他的思緒已經不在約會上,滿腦子都是一會兒還要去找柯布。
腦裡一片混亂,疲憊感令他感到些許的頭疼,當他在花店外見到柯布的身影時,李還以為他在做夢。
 
「還好在你要去見她前找到你。」柯布向他招了招手,沒有解釋他兩天來的失蹤,反而是皺起眉一臉不認同地上下把李打量了一遍。「老子就知道你會什麼準備也沒有。」說著就把一束玫瑰丟進他懷中,順道拿出錢包把幾張鈔票塞進他手中。「拿去。」
 
「柯布......這......」愣愣地看著柯布,太震驚令李連話該從哪裡說起也不知道。他跟柯布都是窮學生,照柯布的性格這些錢不是他搶來的就是賭來的。無聲地打了個抖,李希望這兩天柯布並沒有做太多犯法的事。「為什麼......」
 
「別再問,拿這些帶她去一間貴死人的餐館買一份漂亮的禮物送她,女人都喜歡這套。」見李還想說些什麼,柯布隨意地擺擺手,瀟灑地說著。「別囉哩囉唆的,好了快滾吧,有什麼之後再說,是想遲到嗎白痴,我先回去了。」
 
李呆呆地望著柯布一步步走遠,也慢慢地轉開身,卻忍不住覺得柯布今天的身影格外地孤單。
 
這樣真的好嗎.......柯布他......為了自己.......柯布......李低頭看著手中那束玫瑰花,大腦某處在拼命地叫他不要再走下去,柯布那抹淡漠的淺笑沒由來地令他心中一陣糾結,他躊躇著,猶疑著,雙腳還是下意識地往原本的目的地走去了。
 
少女的身影逐漸映入眼簾。
 
李的喉嚨又乾又澀,他像個小丑一樣可笑地站著,尷尬又僵硬,他喚了少女的名字,像是唸劇本一樣樣完整地說出他練習過上百次的告白,但那段話聽上去並沒有帶著真正的感情。他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他不該在這裡,他該轉頭去找柯布,他不知道理由但他知道他該這樣做,也許他還該給他一個擁抱。
 
「你的心意我很感謝,李,可是我想你也知道,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耐心地聽完了李的表白,少女溫婉地微微笑著,頭髮在二月的冷風中輕輕飄動,她抬起手將髮絲撥到耳後。「你現在的表情很清楚地在說你真正的希望。請遵從你內心的聲音吧。」
 
 
「比起我,你還有更加想要在一起的人在吧?」
 
李愣愣地看著少女張合著的嘴,那抹祝福的笑容與清楚不過的話語,全部都傳達到他心裡,他倏地一下子感到釋懷。
 
「我想柯布也在等你的,李,真的不去追他嗎?」
 
 
 
混帳,不管走到哪裡都是該死的情侶。柯布搓著發冷的雙手,腦中忍不住不停地咒罵起來,彷彿這樣的話就能讓冬天和情侶都消失。街道上充斥著一對對甜蜜的戀人,幸福的笑容怎麼看也礙眼,緊緊牽著的手讓他越發地意識到自己的孤獨。
 
他都幫到這份上了那傢伙最好他媽的給他告白成功.......要是他敢搞砸的話老子就揍死他.......啊啊啊冷死了.......呼出一口白色的氣霧,衣著單薄的柯布一邊發抖一邊暗暗罵著因為想耍帥而沒有帶上一件外套的自己。
 
一向都不理會別人死活的他就唯獨對李一個怎樣也無法付諸不理,也許是因為太了解那傢伙、太常看見那懦弱的微笑,他就是不能放下那個笨蛋。
 
『我有喜歡的人了。』李這麼說時的緊張笑容在腦中揮之不去,柯布無法形容那刻竄上心頭的感覺,煩悶感一瞬刻淹沒了他的意識,心臟莫名地不適。想要阻止李繼續說下去,甚至想要無理取鬧地發火,可是他最後還是掩飾了一切,如常地和李打鬧著。
 
因為李有了喜歡的人而感到慍怒,柯布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是異常的。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開始比平常更要在意那個人。不是沒有考慮過那背後的意味,只是柯布不想要再深究那種一開始就不該存在的感情,於是他選擇了親手把其消除。
 
只要李和那個女的開始交往,他的生活就會回歸正常的軌道,一切都會回到原本的樣子,這是最合理的做法.......他這麼說服了自己。
 
柯布望著前方的道路,想著自己該去哪裡浪費時間好還是乾脆回家好,兩樣聽上去都不是很吸引人。
 
還是回家算了,因為還真的有夠冷,染上感冒的話也太丟臉.......嘆口氣,柯布把雙手插進口袋,正要往公寓的方向走去時,一把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大聲地傳來了。
 
「柯布!等一下啦!」
 
柯布轉過頭,看著一臉燦爛抱著花向他跑來的李錯愕地瞪大眼,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為什麼在這裡、告白怎麼了、那女孩呢,問題一個又一個地浮出,李站在他面前吁氣,帶著微笑與汗水回答著。
 
「我想告白算是失敗了吧。」
 
搞什麼鬼——柯布瞪著那張傻笑著的臉,抓狂得想要一拳揍下去,這傢伙知道自己辛苦了多久嗎?可是在那能發生之前李按住了他的肩,又繼續說了下去。
 
「不過那並不重要,因為我一開始就弄錯了,全部都錯了,我不應該向她告白的。」李看著他的視線太過專注熱切,害柯布的腦袋開始想起沒有可能發生的發展,柯布把心一橫,把那些想法都丟棄,想要嘲笑自己,這樣的事是絕對不會.......
 
「——我喜歡的是你啊,跟我交往吧,柯布!」
 
在理解到李說了什麼那一秒,柯布的表情凝結了,酒紅色的眼睛睜大了看著李。
 
…….絕對......不會發生.......的........
 
 
 
 
 
 
 
 
漾開在李臉上的笑顏太過真誠,心裡的冰塊悄悄地融化了,柯布沒能反應過來,只能把那束塞進他懷裡的紅玫瑰和李溫暖的擁抱全都接受下來。
 
柯布閉上眼,想著這真是蠢透了,要是知道結果會變成這樣他才不會白花時間去協助李告白了啊,自己真是上輩子做錯了什麼事才會倒楣地也喜歡上李這傢伙啊,蠢死了,真的蠢死了,他真的受夠了。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臉上那種有夠白痴的表情,柯布覺得煩躁至極,勉為其難地把臉埋進李的頸肩。
 
 
 
 
 
 
「就再陪你這一次吧,你這蠢材。」
 
 
 
微微勾起唇,柯布聽見自己低聲這樣回答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