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二十組「瑪爾瑟斯X史塔夏」換「瑪爾瑟斯X史塔夏」

 ifu的作品


寒露的作品

【瑪夏】於是在謝幕之後
 

  我是知道的。
  雖然男孩還散發著青澀的氣息,但長大後他將會擁有令人讚嘆的容貌。
  我是知道的。
  這孩子將會胸懷野望與使命感離開這裡走向另一個牢籠。
  我是知道的。
  這一切將會重複無數次……無數次──
 
  我唯一不知道的是,這一切何時會結束。
 
  史塔夏,這裡。
  少女探頭一看──雖然她不必看也知道──那是側寫地上世界之社會型態的書,瑪爾瑟斯所指的地方標著大大的「帝國篇」。
  黑髮的他睜著紅色的眼睛問,「我以後也會成為皇帝吧?」
  語氣就像問「外頭下雨了?」或是「晚餐吃麵包?」一樣普通。
  若是平凡人家的孩子,肯定會被嘲笑或是憐愛的拍拍頭吧?
  但「瑪爾瑟斯」的存在是特別的。所以對於這個問題,被稱作史塔夏的紫髮少女回以肯定的答案。
  「當然,地上的世界現在非常的混亂且無秩序,需要像你這麼優秀的人去統治平復一切喔。」
  「所以我也會有皇妃嗎?」男孩提出下個問題。
  史塔夏歪頭想了想。「你聰明又英俊,一定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瑪爾的。就選一個適合的做你的皇妃吧。」
  瑪爾瑟斯點點頭,低下頭似乎想著什麼。
  史塔夏沒去打攪他。過一會瑪爾瑟斯抬起頭,紅色的眼眸流轉著眩目的光芒。
  「如果我的皇妃是史塔夏那就太好了呢。」
 
  在無盡重複的時光中,史塔夏無數次怨起如此輕易說出那句話的瑪爾瑟斯,怨起如此輕易失了心的自己,怨起兩人的命運。
 
  「拜託妳、不要這麼做…求求妳!」
  在陷身於絕對的黑暗前,吐出的懇求的話語。
  「我對妳很失望呢,史塔夏。不乖的孩子就該受到懲罰。妳就跟瑪爾瑟斯一起受罰吧。」
  絕對的安靜、絕對的「無」。那是,深深的、深深的虛無之海。
  明明知曉「自己」的存在,卻無法藉由觀看和觸碰獲得認知,只有意識而沒有實體。
  這樣的寂靜連無情的機械都會發狂。
  「瑪爾…我好想見你。」
  然後她睜開眼。
  站在機械門前等門開啟走入房內,房裡那人花白的頭髮、擠壓在皺紋中的雙眼,臉上的紋路,全是記憶中的模樣。
  「妳一點都沒變。」
  一樣的開場白。
  史塔夏以為自己哭出來了。但她沒有。她眨眨眼,對老人露出笑容,那是無比美麗的笑容。
  「嗯,瑪爾瑟斯。看到你真高興。」這不是夢,肯定是自己的祈禱實現了吧?
  「我說啊,我們繼續玩那中斷的遊戲吧。」為了那一天那個人說出的那句話與那抹笑容。
  「在地上很辛苦對吧。」失敗幾次都沒關係。即使只有我記得也沒關係。
  眼神混入了疲倦,憂愁也掛上了嘴角的笑容。
  但她還是不知道第幾次對著面前的人開口。
  「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哦。瑪爾瑟斯。」
  這次一定能成功的。
 
  然而,這是第幾次了?
  史塔夏愣愣地看著逐漸蔓延的血紅,以及躺在血泊中的瑪爾瑟斯
  哪,我該稱呼你為瑪爾瑟斯、還是瑪爾瑟斯的屍體呢?或者更直接一點,叫你屍體呢?
  「呵、哈哈。」
  她摀著臉,笑聲如同從喉嚨中擠出般乾澀。
  「結束了、結束了。全~部都結束了。」
  丁香紫色摻入一絲惹眼的鮮紅。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轉身逃離此刻,逃入黑暗中。
 
  「如果我的…是……,那就太好了」
 
  「瘋兔子,離開我的床。」
  睜開眼睛,黃色眼珠看著站在床邊、將灰棕色的頭髮向後梳齊的男子滿臉不耐。屋外的路燈照進來讓男子左頰的鳶尾花刺青越發顯眼。
  史塔夏換了姿勢,用趴姿仰著頭對男子咧嘴笑著。「歡迎回來哪~你還沒死啊?」
  「閉嘴。」犯罪組織「Prime One」的二當家──柯布坐上靠背軟椅,簡潔有力的回答少女的問候。
  抹著紫色指甲油的手指捲著紫色的髮尾,「唉呀,誰惹你不開心啦?二當家先生。」
  「皇宮那又在添賭,煩死了。」抽屜裡的雪茄被放在書桌上,柯布一手拿著打火機另一手將褪去的西裝外套扔在史塔夏頭上。
  「喔?有這麼難搞嗎?」嗅了嗅西裝外套上的古龍水味,史塔夏離開床舖坐到柯布膝上,用一種堪稱親暱的姿態摟著男人的頸。「要不要我幫你呀?」
  「幫我?我不需要更多的厄運了。……雖然妳確實不弱。」
  史塔夏拿過打火機,替男人咬著的雪茄點火。「我很強喔,呼呼呼呼呼。」
  柯布吐出一口菸。
  「要是哭著回來,小心我操翻妳。」
  「對人偶也能有反應啊?真是個噁心的男~人~。」史塔夏離開男子大腿,以腳跟為中心轉著跳著到窗邊轉身坐上窗台。她拋出一個飛吻,雙手向兩側展開往窗外倒去。
  那夜,空氣中迴盪的少女笑聲連喧囂嘶吼的亡魂聽見了也只能噤聲。
  目送史塔夏的身影消失在魔都的夜色之中,「Prime One」的二當家收回視線,把剛點著不久的雪茄捻熄。
 
  毫不費力地闖進皇宮,史塔夏遊覽似的踢破玻璃、進入皇后的寢宮裡。
  等這個房間的主人回來肯定會大吃一驚、會嚇一跳吧?在床上打滾,史塔夏躺在無人的紗幕大床上科科笑著。
  聽見入口傳來聲響,她撐著臉頰等待只有一人的腳步聲。
  幕簾拉開,史塔夏戲劇性地展開雙手。「大~驚喜──!」
  「妳──。」被稱作不死皇妃的女性眼底出現訝異,卻隨之回復成原本的無表情。
  「啊啊。原來是妳啊,史塔夏。」
  不死皇妃神色平靜的看著史塔夏。
  對比起女子的反應,反倒是史塔夏心裡竄出一抹不知名的躁動。
  「現在的妳應該忘了吧?或是假裝忘了──妳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了誰在這裡。」
  「妳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啦。」「他為了妳,付出了一切啊,真是可憐。」
  「妳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啦!!」史塔夏摀著耳朵,聲線像煮沸時的熱水般拔高。
  「說些別人聽不懂的話說得這麼開心,妳也是個瘋子啊!」
  尖銳的話語無法驅走內心的不安,眼前這個女人勾起了自己莫名的熟悉以及陌生的恐懼。
  殺了妳──!隨身攜帶的剪刀被一分為二,見狀女子沒有絲毫慌張,露出了見面以來第一個微笑。
  「妳忘了嗎?忘了瑪爾瑟斯?」史塔夏的瞳孔猛然放大,被激盪的情緒填滿。
  保姆──!!
  金髮的女子只是淡漠的看著紫髮的少女尖叫著逃離。
 
  我到底、記得什麼?
  忘了什麼?
 
  再次睜開眼睛,她又站在無比熟悉的地方。門扉緩緩開啟。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是跟從前一樣的充滿喜悅。
  史塔夏感到頭痛欲裂。她大步上前將剪刀刺進瑪爾瑟斯的心口,對方錯愕的眼神傳倒映在史塔夏眼裡。
  就連這件事,也都重複幾次了?
  疲倦蔓延至感官每一處。
  「瑪爾,我好累。」她開口。她以為自己不會哭的,不該有的眼淚卻無法控制的流出。「我真的好累……。」
  無數次同樣的重複,她好累。
  無數次同樣的失敗,她真的好累。
  理當什麼都不知道的他,卻在錯愕後露出了知曉什麼的眼神。
  「我知道、我知道。」
  儘管這樣的動作使體內的凶器更捅進幾分,瑪爾瑟斯仍緊緊的擁抱,抱住了啜泣的少女。
  「辛苦了。妳已經很努力…可以休息了。我會一直陪著妳、一直。」即使體溫一絲一絲的從身體抽離,瑪爾瑟斯仍溫柔的抱著史塔夏,用溫柔的語氣說著溫柔的話語。
  也溫柔的笑著。
 
  至少在這個故事的前方,給我一個Happy End吧。
 
  少女眨動的睫毛沾著淚珠,抱著老人失去溫度的軀體笑得美麗。
  她抽出利刃往自己的脖子劃去。沒有傷口沒有鮮血,她緩緩倒下像是長久以來支撐她的動力消失無蹤。
  史塔夏看著瑪爾瑟斯嘴角安詳的笑,閉上眼睛。
 
  結束了、結束了。全部都結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