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7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五十七組「」換「凱倫貝克×柯布」

的作品《Sirenomelia》
 
.R-18,凱柯凱 H的部份為凱柯
.一切感官描述皆為作者個人之想像,我沒有試過也不會去試……也請大家愛惜生命,不要去嘗試^q^"""
.有窒息描寫、殺人描寫、少量血腥側寫 (好像有人會把窒息也定為R-18G[獵奇]…雖然我自己覺得沒到G啦)
.雖然上面的警告字句很恐怖但我覺得我描寫得挺輕口味的(你)
.就是因為這樣就算覺得不太嚴重也請不要去嘗試!!!(很重要所以多說一次)
 
 
 
 
噗嚕噗嚕噗嚕嚕嚕嚕…
 
週遭漆黑無人,連綿不斷的輕柔水聲掩滿了地板,好像向前踏出一步都會濺起水花。布幕的另一端淡淡地泛出了幽幽的藍光。以天花錯縱複雜的支架和電線、以及一層一層地分隔著空間的布簾來看,這裡應該是舞台的後台。但放置在角落的譜架和樂器都經已廢舊生銹,濛上了一層寂寞的灰。
 
往光源移動過去,布簾的後面竟然藏著一個快要三阿爾雷高的大型玻璃箱,四根高聳的支架穩住四塊巨大的玻璃,底部、中間、頂部均用方型的鐵支架固定,令它巨大的體型穩穩地座立在舞台的正中心,卻又不失去可以看穿內部的觀賞性。
 
如果只是放人的話,少說可以堆滿十數個人的斷肢吧……柯布這樣想著。
 
可惜的是,身處在這個巨型玻璃箱中的人正是他自己。孤身一人,站立在這個底部面積大概一平方阿爾雷的玻璃箱裡。「可惡,混帳……」他從失去知覺後醒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身處在這齣劣質邪典電影的正中心裡。身上所有的武器和物品都不見了,連有機會可以拿來插穿動脈自殺的襟針都被收走了,更別說會給他留下用作緩和思緒的香菸。
 
這到底是誰的傑作,柯布也心裡有數了。但可恨的是,現在的這個情況,他沒有辦法打破。他試過握緊拳頭,用盡全身的氣力往玻璃撞過去,也有試著從玻璃箱的底部著手,從根部開始把玻璃箱破壞。想當然爾,這些行動都是徒勞無功,連搖動當中的一面都難若登天。
 
他嘖了一聲,再清清喉嚨,馬上就放大音量往天花叫出自己心裡、主要嫌疑人的名字。
「凱倫貝克!我知道你在附近!不要躲了!你到底想幹嘛直接說!!不要給老子耍這種花招!」
 
聲音在玻璃箱內迴響,等了好幾秒鐘,都沒有其他動靜。只有空氣振動的餘韻與柯布一起被困了在玻璃箱中。
 
噗嚕…噗嚕……啾嚕嚕嚕嚕………
 
但正當柯布想要叫喚第二次的時候,兩盞吊在天花的鎂光射燈嚓的一聲被打開來,聚焦在玻璃箱的底部,把透明的材質照耀得光彩奪目閃閃發亮。瞬間的燈光刺眼得使柯布瞇起了眼睛,用手腕擋住了視線。再接下來的……是液體流動的聲音,尚未開始感覺到光芒的熱力,涼意已經從腳邊開始攀上了柯布的神經。原本可以清晰看到木製地板的玻璃箱底部,已經被水流佔據,經由光的折射而變得扭曲不堪。
 
「……!該死!」
 
水是從箱子的底部泵入的,因為方才的漆黑使得柯布並沒有檢查到水流可以進入的洞口。不過就算給他找到了也沒有脫出的辦法,因為導管的末端也是用穩固的金屬環和六角螺絲跟玻璃箱做出連接的。水位用著一個不緩不急的速度上升著,直到升至膝蓋的位置,柯布開始急躁了起來,手腳並用地撞著玻璃箱的一端,又用力地踹著旁邊的金屬支架。
 
「凱倫貝克!!!!」
 
嘶聲裂肺地吼叫著那個混帳的名字,這次果真把人叫來了。腳步聲從天花的金屬吊橋通道傳出,那輕盈又帶透明感的足音,沒錯,柯布記得,是那個惡劣的惡魔。
紫髮的惡魔從黑暗的另一端出現,身穿著整齊的小西裝,踩著鐵黑色的高筒靴。他放下隨身的琴盒,像小鳥般輕巧地一躍而下,降落到玻璃箱的邊緣。縱使射燈使柯布的視線變成朦朧不清,對方唇邊勾起的笑容還是如烙印一般刻印在柯布的腦海裡。
 
「啊啦,醒來了啊。」
「你居然搞了這麼大一場鬧劇啊。」
「不是,不是鬧劇喔。」
 
坐下來,把雙腿放到水箱之上,打拍子似的搖晃著。似乎自己狼狽不堪的樣子讓對方覺得甚是好玩,盯著凱倫貝克的笑臉柯布就覺得滿肚子都是氣,一下子就用力地朝凱倫貝克坐著的那一面玻璃搥了下去。
想當然爾,這只是徒勞無功的發洩手段,玻璃外牆仍然是聞風不動。
 
「這不是鬧劇是啥?有錢的公子哥兒買來養魚的新水箱?」
「哈哈,這倒也是個好主意,但是也答錯啦。」
 
「這是對你的懲罰遊戲。」
 
「懲罰?我可不記得我欠過你什麼。」
「嘛,你不記得是當然的。」
 
聳聳肩,凱倫貝克做出一個無所謂的表情。這時候,水位已經漲至柯布的及腰位置。就算對方一直以愛為名纏著自己,諳知他心性的柯布也清楚明白,若果他要這樣做的話還真要把自己置死方休了。
 
再不想辦法出去事情就大條了⋯⋯
 
「你到底想怎樣?」
「嗯⋯把你淹死在這裡?」
「哼,口口聲聲說要我幫你的是你,現在隨便棄置的也是你,反正你的復仇還只是過家家的程度啊。」
「呵呵,誰知道呢。」
 
水加快了速度淹至了胸口,凱倫貝克看得出柯布開始焦急了,只要忍下來,他就只是自己魚缸中的魚。照這個速度來說,大概只需要數十個快板的小節,這個玻璃箱就會注滿水,他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只要悠哉地拖延時間,等到那個時候就好了⋯⋯
 
「跟你說一件有趣的事吧。這裡本來是一個馬戲團的演出場地。」
 
突然,凱倫貝克沒頭沒腦地拋出了一句。開始說著這等巨大得不符合常理的設施的來由。這些情報聽在柯布的耳裡,打從第一個字開始就知道是毫無意義。沒打算認真應對,他一邊盤算著各種脫出的可能性,一邊不耐煩地回應。
 
「那?和現在有何關係?」
「他們把叫作海豚的生物放在你所身處的大玻璃箱裡,然後馴獸師就帶著這個氧氣面罩,穿上人魚的裝扮在這個大水箱裡一起共舞表演。」
 
凱倫貝克手裡拿著放置在整備通道旁的備用氧氣罩,換了個姿勢,把左腳也屈曲放在水箱的邊緣上。雖然眼睛仍然瞪著凱倫貝克,柯布在心底裡卻也在計算著水位上升的速度。在快要到達脖子的時候,柯布發現,托這個水箱體積的福,水量給予了足夠自己攀游至箱子頂端的浮力。自己也並不是一個不諳水性的人,以體格來衡量,肺活量絕對足夠等待水流把箱子填滿,只要理解這點,這個頂端沒有封口的玻璃箱完全不足為懼。那麼,只要幾十秒,閉氣裝著遇溺再等個幾十秒,就足夠使自己到達箱子的頂端把那個自以為是的惡魔給拖下深淵⋯⋯
 
凱倫貝克看來並沒有發現自己的計劃,用著和之前一樣說故事似的語調,接著把之後的話就這麼說下去了。縱使視野已經被折射了光源的水所掩蓋,柯布仍然能夠觀察到他沒有移動得太遠,依舊坐在水箱的邊緣,晃著那蠢材似的右腳,把玩著黑色的氧氣面罩。
 
「但是馬戲團之後被一個資本家買下了,如此漂亮無比的表演器材都變成了一個又一個刑具。為了找尋人類更多的可能性,他們把一些奴隸帶來,帶到實驗室去做各式各樣慘無人道的實驗。之後就利用這個龐大的場地展示他們的成果。」
 
水已經淹過了柯布的頭頂,凱倫貝克管不著他到底有沒有真的聽見,只是把想說的話,想傳遞的故事,一字一句地在這個舞台上向看不見的觀眾訴說出來。對方的身影真是好不滑稽,揮動自己的雙手、用力地搥打著明知道沒辦法被打破的強化玻璃。徒勞無功呢,就好像被裝在水族箱裡的金魚一樣,扭動著光彩亮麗的尾巴拍打著玻璃缸的外圍。
 
「而這個水箱,就是當時人們用來展示人造人魚的水箱。他們不甘於自動人偶的可塑性,所以把那些奴隸的半身砍掉,用粗糙的針線縫上海豚的半身,再把他們扔到這個大水缸中,看看能不能夠得到什麼提示。但想當然爾,來場的看倌們只會看到這些可憐的生物跳著腥紅的舞蹈掙扎至死,要有決定性的突破簡直就是痴心妄想。漸漸的,就再也沒有人搞清過這種種行為的意義了。」
 
這樣想來,和現在的柯布看起來挺像的嘛。就只缺了那幾抹腥紅的彩帶,壓根兒就是人魚死前的舞蹈,在透明無色的水裡染上那漂亮的鱗光,是絕頂美妙的、閃閃發亮的紅⋯⋯
 
果然把柯布當成是寵物一樣養在水缸裡也挺不錯的,一尾漂亮而又兇殘的深海魚。每天都能夠看著他漂亮的鱗片,享受似是欣賞一顆顆絢麗奪目的寶石般的悠閒,又或者拋下魚餌,感受他每次張口想要把自己的手也一併扯掉的刺激。這些凱倫貝克都覺得不壞,甚至是到達求之不得的地步。
 
為美麗的人魚佈置相應的舞台,有耀目的燈光和漂亮的水箱,就缺…對了…還缺些什麼呢……
 
「你會不會想得太美了。」
 
噗沙-----!!
 
凱倫貝克應聲回過神來,自己的腳卻已經被瞬間游上來的柯布抓住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整個人就被往水中一扯,鼻孔和喉嚨瞬間被水充滿。到勉強可以睜開眼睛的時候,柯布已經露出了獵食者的勝利笑容,用力掐住凱倫貝克的脖子,雙手使力把他的頭顱往水箱的底部撞過去。
 
腦袋傳來的昏厥感令凱倫貝克反射性地抓著柯布的手想要掙開束縛,可惜不幸的是,兩人之間的體格差太大了。柯布知道,就算他是惡魔,他的腕力卻與一個普通的音樂家無異。而且一直僅用著神秘的演奏、來歷不明的小提琴來殺人和吸取維生用的靈魂,論到拳腳功夫的話,他可真是門外漢之中的門外漢。然而,卻為了一時好玩而選了個如此蹩腳的方法來想殺掉柯布,連箱子也沒有蓋好,還真蠢得無藥可救。
 
剛才上游的時候已經換了氣,這個份量可以支持一分鐘左右,絕對足夠把這個話嘮的傢伙給活生生弄至窒息而死。柯布可沒有那種慈悲,若果他有殺死自己的打算自己也沒有不反擊的道理,只見瘦弱的音樂家努力地踢動著雙腿,從呼吸器中飄流出來的氣泡掩蓋了他痛苦萬分的表情,本來被緊握著的手腕也鬆開了不少……
 
以你的體力快支撐不下去了吧,快點放棄掙扎。
 
還有二十秒…十五秒……十……九……
果然真的,凱倫貝克的掙扎慢慢的停了下來。呼吸開始淡薄,兩人之間的氣泡也隨著時間的流動而淡去,只要再堅持多幾秒,他就會因為缺氧而昏死過去了吧。放在水箱不管的話,這個被詛咒的生命就會如同泡沫一樣消逝了吧。
 
縱使個性殘忍惡劣,但是凱倫貝克那充滿魅力的神秘感和身影,也曾經勾動了柯布的某種感情。時而感觸時而癲狂,卻總是喜歡伴在自己身邊的音樂家,令柯布的心底裡也萌生了想要摧毀他的慾望。和凱倫貝克自身的希望所共鳴,一切一切都遵照他的劇本行進。不過現在,是你的急進使本來一直延綿不斷的華爾滋步向了終焉。
 
可惜嗎?可能吧。
 
在完全靜止了後,柯布拖著昏迷的凱倫貝克,想游到水面換氣。讓他的屍體就這樣放在水箱裡也太可憐,可以的話找個可以看到漂亮海岸線的地方,把他埋了也好,好讓他也看看真正的大海風景,不再沉溺在這種白痴的幻想裡。踢動雙腿、抓住凱倫貝克的領結,一步一步的地往上游。聚光燈的光芒愈來愈耀眼,再幾步就可以脫離這個堆滿愚蠢故事的玻璃箱,也可以擺脫凱倫貝克這個枷鎖了。
 
柯布明明快要觸碰到水面了,卻有一鼓力量把他再次往下拉。反射性的定睛轉頭一看,凱倫貝克不只沒有昏過去,黃綠色的雙眸在燈光之下閃閃發亮,扯出一抹魅惑的笑容,雙唇開合讀出了柯布現在的表情。
 
『你忘記了嗎?我是不死的惡魔。』
 
在柯布得到光芒的前一瞬間,惡魔又再次把他拖到深淵。
 
凱倫貝克並不需要呼吸,那些吐息和心跳只是作為人類時身體所記住的反射動作。反之柯布已經快要到達極限了,如果還在這裡和他糾纏,含在嘴裡的最後一口氣都會被耗盡,然後生命就會在水族箱裡凋零,這也是柯布的誤算。若果是普通人的話,剛剛用雙手絞殺的力度十數秒就回天乏術了,哪有可能讓他一直掙扎到空氣用光呢?
 
意識因為缺氧而開始模糊不清,胡亂擺動雙手想要撥開水面呼吸氧氣。這下真的是把柯布逼急了,生物的求生機能超越了理智,造就了這個狼狽不堪的光景。看到這樣的柯布,凱倫貝克馬上爬上前去就抱住他的腰,立刻就吻上了他的唇,把僅剩的一口空氣傳到對方的肺部裡。
 
『但是我是不會給你走的。』
 
靈活的指尖攀上了柯布的褲頭、拉走了皮帶,因為水的阻力讓整個動作緩慢磨人。褲子半脫,把襯衣也順勢解了開來,讓柯布那滿載雄性魅力的身材飽覽無遺。趁著凱倫貝克動作的空檔,柯布也沒有閒著,半身爬到水面上去,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水面的空氣,轉身就把對方罵了個狗血淋頭。
 
「幹!你瘋了不成!」
「對,我就是瘋了。」
 
直言不諱,隨即攀上水面,用身體的重量把柯布再次往水底裡壓下去。冰冷的雙唇交合,大量的水奪去了柯布身體的溫度,本來梳得整齊的背頭也在這般折騰下散了開來。他已經沒有掙扎的餘力,只能放鬆身體任由凱倫貝克擺佈。像是擁抱自己的毛絨玩具一般,凱倫貝克把柯布的身體靠在自己身上,雙手緊緊地環上他的背,渴求著對方的氣息,在這個半無重力的環境裡進行準備交媾的前戲。
 
感覺到凱倫貝克的手開始不安份,柯布驚恐地想要推開,可是手已經沒辦法使上力了。對方的指尖沿著腹部的肌肉線條,爬到了外生殖器。在週圍都是液體的情況下,壓根兒不需要潤滑、只管做便成了。愛撫著柯布的性器,凱倫貝克知道柯布有感覺的地方,就如同對方知道自己的一樣。他用指甲輕輕騷刮頂端,又上下套弄至充血挺立,快感一波又一波地傳來,辛苦卻又令人混身酥麻。缺氧感和它在腦髓中交錯,柯布不由自主地皺起了眉頭。
 
住手…混蛋……
 
冰冷的水流沒辦法壓下下身的刺激,快感從對方溫熱的手傳至腦門。柯布試著倒抽一口氣忍耐下來,但在這個環境之下完全沒辦法達成。吻仍然是持續不斷地一下一下在柯布的唇上落下,傳遞著些微的空氣、凱倫貝克的動作猶如在施予自己的寵物食糧一般,一次又一次,一點點的、一點點的⋯⋯
 
看到柯布的身體似乎已經進入了狀態,他把對方壓了在其中一面玻璃牆上,屈曲對方的膝蓋、放到自己的肩上。流動的水刷過柯布緊閉著的後穴,令人混身發涼。雖然一開始已經知道對方的打算,但是這樣的真槍實彈還是勾起了柯布反抗的情緒。扭動著大腿掙扎,卻沒有辦法掙脫凱倫貝克的鉗制。
 
放輕鬆。
 
再一次覆上柯布的唇,他拉開了一點距離、讓對方可以完全看清自己的面容。凱倫貝克用唇語這樣說著。他如同細絲般的頭髮在水中散了開來,看起來就像是淡紫色的染料,射燈穿透了這樣的一幕紗,照落在他柔和漂亮的面部輪廓上。水的波紋染上了他的面龐,還有自己所施予的,深深陷在脖子上活像枷鎖一樣的紅印。黃澄的眸子瞇成了細線,他的表情似笑非笑,朦朧而又充滿了幻想色彩⋯⋯一閃一閃的⋯⋯
 
這樣看起來好像⋯⋯
 
不,這一定只是腦部缺氧所帶來的幻覺,雖然還可以勉強支持自己不要昏死過去,但若果不換氣的話要挺到整個拷問過程完結還是太過強人所難了。而凱倫貝克仍然是不緩不急地把前戲行進著,手指探進了柯布隱密的後穴,熟練而又靈巧地逗弄。獵物已經在幾番追逐下失去了多餘的力量,這個動作比在地面上做要簡單好幾倍。
 
感覺私密處正在被外力擴張,柯布臉上漲滿了潮紅,除了手指以外,水也正在趁著翻攪的空隙竄進自己的身體內。縱使不是第一次和對方進行情事,水的涼意拌隨莫名奇妙的侵入感使得柯布感覺異常難堪,並不是那種黏膩混濁的情慾,反倒像是要把一切帶走的輕浮。
 
一邊像調音一樣仔細小心地用親吻調整柯布的呼吸,一邊搔刮著內壁,把柯布的身體挑逗至準備好、甚至渴望被自己的身體所充滿。百看不厭的這副軀體,正在自己的前方強忍著性慾的快感,就算水流掩蓋了聲音、沒辦法聽到他那性感又憤怒的低吟,凱倫貝克仍然滿足於和柯布作出此等的肌膚接觸。佔有、征服、愛寵⋯⋯這些複雜的情緒揉滲在情慾之間,糾纏交錯、變得單純而又密不可分。
 
把搔刮的動作轉成試探性的抽插,可能是托隔絕了空氣的福,甬道不一會就變得可以通行。掏出了自己早已腫脹的性器,架好柯布的大腿,一下子帶著冰冷的水流進入了他的體內。撕裂的痛楚還是讓本來在恍神的柯布瞪大了眼睛,弓起的背撞上了厚重的玻璃,可是凱倫貝克沒有給他休息的時間,俯身狠狠地略奪柯布微張的唇瓣。靠著水的浮力和玻璃的摩擦穩住二人,一下又一下地撞擊柯布身體裡的最深處,一個把愉悅和幸福感蔓延至全身的腺體。
 
一連串的動作快要令柯布吃不消,除了貫穿黏膜的炙熱兇器外,咕嚕咕嚕的水壓也在自己的身體裡翻攪轉騰。他感覺到自己的內部好像要被這個惡魔的侵犯弄得亂七八遭,卻沒有辦法反抗,只能抓住凱倫貝克的肩頭不由自主地顫抖。比起虛無飄緲的意識,窒息感和快感是如此地實在,他不能叫自己的身體對此拒絕反應,也不能用呻吟去紓緩它們所帶來的刺激。不過片刻的遊離,對方的攻勢變得更加凌厲了,本來輕柔地維持著節奏的吻演變成令激烈的侵略,身體從而到達絕頂、意識也就漸漸遠去,如果用柯布可以理解的經驗來比喻,就像是吸食毒品一樣使人飄飄然,在上癮的過程中將一切危機感都丟棄掉,讓它慢慢地把自己的生命帶到盡頭。
 
在這個水箱裡,他們互相擁抱、互相感受,空氣和精神一點一點地消散在深處,僅有的只是一波又一波如浪潮一般的快感。絞住自己的括約肌開始收縮,凱倫貝克知道柯布快要到達極限了,他放開本來扣住柯布腰部的手,交叉疊放在對方的頸後,為膽敢挑釁惡魔的勇士獻上最後一吻,讓交互的白濁隨著水流消散,帶著已經休克了的柯布到達水箱的底部。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一直一直在這裡。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在舞台的燈光下失去呼吸。
但是現在,還沒有到那個時候……
 
按下口袋裡的搖控器,原本扣住四塊巨大玻璃的安全扣就打開了,失去形體的水變成了一陣巨大的瀑布打在凱倫貝克的身上,他緊緊地抱著柯布,像是放開雙手一切就會變成虛幻一樣。水洗淨了長久沒有訪客到來的觀眾席,衝破了把傳說團團環住的透明水箱。其實這一切一切,都只是為了確認對方存在的儀式。
 
從而確信,你的形體不會幻化成泡沫消逝而去⋯⋯
 

阿血血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