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八十九組「沃蘭德×柯布」換「沃蘭德×柯布」

萊諾的作品
※ R15內容有
 
 
 
夜晚的溫度下降了不少,轉涼的風用力的打在他身上,讓他不自覺的將自己的西裝外套稍微拉緊些。為了儘早回到能夠休息的地方,他加快了行走的腳步,也因此讓整條街上充斥著皮鞋踏在地板上的聲響。
 
在這麼晚的時刻還有人在街上遊蕩的機率並不高,所以很少有人會注意到他的腳步聲,就算注意到了,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如果是對有意要跟蹤他的人來說,那麼腳步聲就變成了防止跟丟的利器。
 
柯布揉了揉發疼的頭,想集中注意力但是意識卻離他越來越遠。前幾天就感到不太舒服,再加上最近許多任務纏身,身體似乎快負荷不住了。
 
躲在不遠處的沃蘭德也注意到柯布的不尋常,從他的角度來看,柯布看上去比平常虛弱很多,走路的樣子有些不穩。雖然內心還是帶有點懷疑,但沃蘭德不想浪費一次能夠打探對方組織的好機會,他說服自己專心盯著柯布的行蹤,在他的後方悄悄的跟著他。
 
沃蘭德一直跟著柯布走到城市中較偏僻的區域,道路的盡頭是間老舊的屋子,他看著柯布走進去之後,便躲到距離屋子不遠的大樹附近,計劃著下一步的行動。
 
屋子的門在柯布進去沒多久之後關上,沃蘭德探出頭來打量了附近的環境一圈,他怎麼想這裡都不可能是組織的重要根據地,充其量就只是個臨時歇腳的場所罷了。但是都跟到這裡來了,不帶走些東西似乎又太可惜。抱著這樣的心態,沃蘭德乾脆小心翼翼的往剛才那間屋子走了過去。
 
從屋子外根本感受不到裡頭的動靜,沃蘭德想了一下後便墊起腳尖從窗外看進去,整間屋子沒什麼東西,只有些簡單的設備和一張床,而柯布正躺在那張床上。
 
想到柯布今天的反常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沃蘭德靠著他還算嬌小的身材從窗戶鑽進屋子裡之後,往柯布所在的那張床走去。
 
在沃蘭德逐漸接近床邊的同時,他更加小心的提防柯布可能會做出的行動,但實際上柯布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側著身躺在床上的柯布讓沃蘭德看不見他的表情,沃蘭德只好更加靠近。
 
柯布依舊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即使沃蘭德已經繞到另外一端並且在床的一角坐下。
 
「喂,你還活著嗎?」沃蘭德看著閉上眼睛且皺著眉,臉色有些蒼白的柯布,他下意識的推測對方應該是發燒了。伸出手放在柯布的額頭上,果然感受到高於正常許多的體溫。
 
「果然是你……」柯布在感受到沃蘭德的手後睜開眼睛,「你以為我沒注意到你?你這麻煩的傢伙還是回去吧,今天我可沒力氣陪你玩!」 
 
「放心,就算你是個壞蛋,但和個虛弱的人戰鬥也沒意義。」沃蘭德站起身來,眼神整整繞了屋子裡一周後,他走進間像是浴室的小房間中,暫時離開了柯布的視野中。
 
「臭小鬼,要不是你在跟蹤,我何必到這種地方來……」柯布往浴室的方向瞪了一眼,他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爬起身來,只能在床上等著沃蘭德看他究竟要做什麼。
 
在意識不太清楚的情況下,柯布感覺到他的額頭傳來一陣冰涼,他再度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畫面是沃蘭德剛把沾了冷水的濕毛巾放在他額頭上,然後站在床邊的摸樣。
 
「因為找不到乾淨的毛巾,所以在你額頭上的那條是我的。」沃蘭德拿出一杯剛倒好的溫水遞給柯布,「喝吧,然後毛巾不用還我了。」
 
「……你還是快點回去吧,小鬼。」柯布接過杯子喝了幾口之後,很快的又倒回床上,一點都不在意沃蘭德還站在旁邊,拉起被子打算繼續睡。
 
「真是糟糕的人。」沃蘭德喃喃,然後準備離開這裡。當他已經走到屋子門口之際,他聽見了呻吟聲,聲音並不大但足夠讓他聽見了,於是他的腳步又停了下來。不用想也知道聲音的來源是誰。
 
雖然那傢伙的死活和他沒什麼關係,不管沃蘭德當沃蘭德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站在床邊了,他嘆口氣低下頭來看了柯布一眼。柯布的眉頭緊皺著,看來還是很不舒服,而且流了不少汗,濕黏的汗水沿著鎖骨緩緩地順著胸口流了下去。
 
「你給我好好躺著不要動。」沃蘭德掀起蓋著柯布的被子,接著伸出手將柯布還穿在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並且鬆開他的領帶,讓柯布的上半身只剩下一件酒紅色的襯衫。
 
柯布突然感到上半身變涼許多,當他發現沃蘭德正將他的衣物一件件脫下時,他瞬間有些驚愕的小力掙扎了起來,「小鬼,你這次又打算幹嘛!」
 
「你覺得呢?」沃蘭德反問,然後便繼續他手邊的工作。他將柯布的襯衫扯到他的腰際,再接著將柯布額頭上的濕毛巾擰乾,開始用毛巾擦拭起柯布的上半身,「就那麼想讓身體狀況惡化嗎?你這傢伙。」
 
「不用你操心。」柯布從沃蘭德手中搶來毛巾,此時的他也不免覺得自己這樣的行為有點幼稚。但是,每當這個小鬼出現在他眼前,就讓他感到有些煩躁和其他難以說明的感受,自然而然容易做出些不成熟的表現。
 
沃蘭德看著沒什麼力氣反抗的柯布,露出和平常那囂張表情截然不同的溫順,他莫名其妙的覺得這樣的柯布有種特別的魅力。想到這裡,沃蘭德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想讓剛才一閃而過的念頭消失。
 
「好了,你可以離開這裡了吧,我想休息了。」
 
沃蘭德聽見柯布的話,內心的不滿到了一個極限,或許是對他毫不在意的態度感到憤怒,沃蘭德他自己也無法確定真正的原因是什麼。他再次走向柯布,跳上了床,接著看到柯布的眼神略帶疑惑的看著他。
 
「小鬼……你!」柯布的雙手被沃蘭德抓起,然後看著他用從自己腰間扯下的皮帶纏住自己的手,再用多餘的部分緊緊綁在床頭,他一臉不解的望向沃蘭德。而被纏住的雙手則因為掙扎而越來越緊,他於是乾脆放棄掙扎。
 
「我看還是幫你擦乾淨點好了,以免你惡化。」沃蘭德用膝蓋壓制住柯布的雙腿,滿意的看著柯布因為疼痛而悶哼了一聲,他很順利的把柯布的黑色西裝長褲給脫下。
 
「你給我住手!」柯布嘗試掙脫,但壓住他雙腿的力氣比他想像中還大,他只能眼睜睜讓沃蘭德將自己的內褲給脫離身。他咬緊牙瞪著沃蘭德。
 
「突然又變兇狠了呢。」沃蘭德邊說邊將手放到了柯布的性器上,輕微揉捏了起來,接著感覺到手中的性器隨著時間緩緩地漲大,這讓沃蘭德的內心產生了奇異的滿足感。
 
「呃……你這傢伙……」柯布咬住他的嘴唇想阻止呻吟聲從口中洩出,但換來的是沃蘭德更加用力的揉捏和撫摸,要不是現在的他實在沒有力氣,他很想一腳把他踹到老遠。
 
「柯布,你在乖巧的的時候可愛多了。」沃蘭德盯著柯布的表情,他不用想也知道現在這男人的心中一定正在咒罵自己,但是他還不打算停手。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一直到他的手中沾上了濁白,沃蘭德才將手放開。在他眼前的柯布在經歷高潮後看上去十分疲憊。
 
「……我就在這裡陪你吧。」沃蘭德解開了束縛住柯布手的東西後冒出這麼一句,他想。反正就留下來吧,在這裡看著他順便照顧,對自己也沒什麼損失。
 
「隨便你。」柯布淡淡的說。他已經什麼都懶的思考了,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事只是蓋上被子轉過身去睡個覺,也因此,他沒有看見在他背後的沃蘭德露出微笑。

星嵐的作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