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許願池

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十五組「傑多×雪莉」換「傑多×雪莉」

吃月亮的貓的作品
















琍迪雅
的作品

因為傑多和雪莉都無法再成長了,
所以想要看看在現代並且長大的他們是什麼樣的感覺w
青梅竹馬和現代大學生捏他
私心阿貝監護人搶戲(X)
順帶一提,歡迎參考月亮貓桑的傑雪文
大部分的私設是沿用月亮貓桑的設定






  無光大學的正門口,從一早就聚集了一群男學生,他們整齊地排成兩列,彷彿在等待著迎接哪位大人物。

  公車駛來、停靠,乘客們依序下車。這使得這群男學生引頸企盼的舉動更加明顯。

  不負眾望地,梳著公主頭、繫著黃色寬緞帶的少女優雅步上人行道,轉身準備踏進校門。列隊於門口的眾男學生異口同聲地大喊:

  「雪、雪莉小姐您早!」

  雪莉雖然沒有報以回眸一笑,卻也點了點頭,沉靜地回答:

  「早安。」

  當男學生們沉浸在和校園女神打上招呼的喜悅時,一看見跟在雪莉後頭的傑多,便跟方才的表情差了十萬八千里:

  「你這小子!每次都像蒼蠅一樣跟在雪莉小姐身邊!區區的青梅竹馬趕快滾啦!我們也能接送雪莉小姐的!以為是籃球隊的就了不起嗎?!」

  傑多原本無表情的嘴角忽然彎了起來,他從容地、轉頭環視眾男、饒有興趣地回答:

   「如果已經是青梅竹馬的我都是蒼蠅,那連青梅竹馬都不是的你們這群人,又是什麼呢?」

  傑多說得雲淡風輕又充滿惡意,讓視雪莉為女神的男學生們都開始認真思考──當他們依循正確邏輯抵達終點時,終於真正明白了自己什麼都不是的立場。

  雪莉聽見背後傳來的哀哭聲時,毫無動搖地責備傑多:

  「幹嘛這麼快就把話說開,他們好歹也會供奉點心──這樣一來,你就沒有免費的點心囉!」說完,雪莉還回眸補上一個訴說哀怨的眼神。

  傑多只是邊伸懶腰邊回答:「一開始放任他們只是為了好玩,沒想到~他們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無趣。」

  然後話鋒一轉,將自己的臉向雪莉湊近: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我可不是那種、願意讓一群平生素昧的男人圍著我女友的、擁有寬大心胸的男人呢~」

 

  是了。

  這對從小學時代就陪伴彼此的青梅竹馬,已經步入另一種「陪伴」的意義了。

  忘了是哪天、也忘了究竟是誰說的「我們交往吧」,從那時候開始兩人的相處模式就醞釀出某種異於往常的氣氛。

  傑多垂下視線,看著小時如洋娃娃可愛的雪莉,長成現在美麗的模樣;感受到傑多的視線,雪莉也微仰起頭、盯著小時候會被誤認成女孩子的傑多。他也早已變成數一數二的帥哥。

  在同一所大學中,雪莉是校園中的美少女代表,傑多則是籃球校隊的隊長。

  深知彼此性格與習慣的兩人,在外人眼裡,這兩人交往也算是郎才女貌。只是兩人交往的事,仍對大學校園中的任何人都隱瞞著。

  隱瞞的原因既不是雪莉的高人氣,也非傑多的毒舌在學校中結仇甚多。純粹因為──

  ──他們倆一致認為這樣很好玩。

 

  只是最近傑多有個煩惱。

  傑多從不把那些把雪莉捧得像女神一樣的男同學放在眼裡──因為在他們眼中,雪莉就只是一個文學院氣質美少女的模型而已──所以對雪莉的爛桃花從不憂心。

  畢竟,沒有人能像他一樣了解雪莉了。

  ──恐怕就是連雪莉的父親和雙生姊姊也一樣。

  雖然平日來學校的穿著,和她姊姊多妮妲一樣走的是淑女風──傑多卻知道私底下的雪莉,仍是個喜歡澎澎裙哥德蘿莉風的小少女;在學生餐廳總是優雅用餐的雪莉──傑多知道,在外面的餐廳兩人獨處、遇到同樣喜歡吃的料理時,雪莉會毫不猶豫的拿起餐刀和他搶食。

  所以他不該失去任何自信才對──但是各樣不安的種子仍然發芽成長中。

 

  一同進入綜合大樓時,傑多忽然想起某件要事:

  「啊!對了!」

  並且聽見雪莉同時發出同樣的聲音。

  他們對於彼此的默契報以相視而笑,傑多對雪莉比了手勢讓她先說。

  「今天下午下課以後,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

  「欸?怎麼了?」

  「今天晚上要和爸爸、還有多妮妲一起在外面吃飯……那你想說什麼?」

  「哎唷~其實我要講的也差不多,因為今天得回去看一下大叔。」

  「阿貝爾先生怎麼了嗎?」雪莉知道傑多口中的大叔,正是那位照顧傑多到大的阿貝爾,想著那位爽朗大哥發生了什麼事。

  「前一陣子一直吵我要我回去看看他,最近空閒比較多,所以只好現在去了。不然以後球隊再忙起來就麻煩了。」

  「那替我向阿貝爾先生問個好。」

  「嘖!那傢伙一定會問說妳怎麼沒跟著來。」

  「沒辦法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親自跟好久不見的阿貝爾先生打聲招呼,但是──多妮妲那傢伙說什麼爸爸只有今天有空,能一起聚餐!」

  「沒有在怪妳的意思啦!」

  「我知道。」

  從青梅竹馬到男女朋友,對彼此都太了解。即使如此,還是有寧可說出來解釋、也不要藏在心底的話──這是他們倆經歷過無數次爭吵後定下的協議。

  雪莉牽住傑多的手,輕輕地握了幾下。這是她在準備告別時的習慣動作,畢竟踏進了不同的教室後,今天就不會再見面了。

  「那先預祝路上小心!」

  「嗯,也希望晚上妳和妳爸聊得愉快。」

  

 

  「大叔~~」

  傑多進門便拉著嗓子呼喚,直到看見臉上充滿無奈的阿貝爾出現在視野之中。

  「傑多……久違回來一次就是叫我大叔嗎?」

  「有什麼辦法?你以前是大叔,現在也仍是大叔啊!」

  已經三十出頭的阿貝爾似乎被傑多正中痛處,表情有些扭曲:

  「我還覺得我自己很年輕啊……」

  「年輕什麼啊?社會學的教授說二十幾歲結婚的夫妻,在婚姻中學習的機會和時間才多喔,你完全錯過重要時期了啊!」

  再次被戳中痛處的阿貝爾這次激動地回應:

  「別隨便相信啊!大學生要有專屬自己的判斷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啊!而且那根本是教授的獨斷見解吧?」

  「嘖嘖嘖,不要因為現在沒有女朋友就誣衊教授啊?以前不是還滿受歡迎的嗎?一定是因為對歷任都始亂終棄才落到這地步吧?啊啊~太好了~果然大家都是聰明人呢!」

 

  傑多長大了、見識廣了,因此砲火才更加猛烈──重傷的阿貝爾只能這麼安慰自己,才能壓下想倒地不起這類幼稚的耍賴舉動。

  阿貝爾的後背重重躺上沙發椅,喃喃地抱怨傑多的火力:

  「傑多長大了還是一樣過份啊……」

  聽見阿貝爾這麼說,傑多忽然顯得有些侷促。

  「……真的嗎……?」

  「什麼?」

  面對困惑的阿貝爾,傑多顯得急躁:

  「我是說,在大叔眼裡,我真的長大了嗎?」

 

  ──果然還是個孩子啊。

 

  對於向自己尋求認同的傑多,阿貝爾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是啊,這不是長高了嗎?」

  「哼!跟你還差得遠了。」

  「哇啊,是拿我當標準啊?」阿貝爾笑著、一如傑多小時候一樣地拍上他的頭、揉了揉他淺紫色的短髮。

  「最近跟小雪還常吵架嗎?」

  「沒有。」

  「會顧慮小雪的感受了嗎?」

  「當然。」

  「每次都很認真聽小雪說話嗎?」

  「廢話──」

  回答到一半傑多終於發現這些問題奇怪的地方:

  「──我說為什麼拿她當衡量的標準啊?!」

 

  「因為跟你相處最久的不是我就是小雪啊~啊!想要換成我的話也是可以啦~傑多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帥氣又年輕的監護人啊~」

  「從來都沒有,一開始就是大叔。」

  姑且不理會問了這個蠢問題而自爆的阿貝爾,傑多想起初次見到雪莉是在小學,驀然回頭才發現──

 

  ──他們真的一起走了很長一段。

  不是從青梅竹馬到情侶的距離,而是從互相傷害的小鬼頭們走到了互相體貼的現在。

  阿貝爾不知何時就停止了為心靈傷口止血的動作,他望著傑多發呆的臉,懷著家有傑多初長成的感慨,再次笑著開口:

  「那跟以前比起來,不就是長大了嗎?」

 

 

  「昨天和妳爸聊得如何?」

  「還不錯啦,如果沒有多妮妲插話應該會更好。那阿貝爾先生呢?」

  「別提了……因為瓦斯爐壞了,所以最後還是出去吃飯了。」

  「那麼阿貝爾先生最近如何呢?」

  「哎唷!他很好啦!反正本來就是那種放著他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的動物。」

  「竟然這樣說阿貝爾先生嗎?好過份喔。」

  「說什麼好過分啊妳!明明就在笑!」

  傑多伸手捏住雪莉的雙頰順便吐槽,「欸不要這麼用力很痛啦!」

  因為雙頰被捏住導致聲音有些奇怪的雪莉,發出嚴正抗議。

  「啊,對不起,因為想看著妳的臉。」

  傑多放手後,只得到雪莉質疑的眼神。

  「你今天、不對,是最近都好奇怪。」

  「唔……因為我最近發現一直都沒對妳說過某句話。」

  「啊?什麼話啊?」

  「我喜歡妳。」

  「喔。」

 

  雪莉先是平常的懷疑,才意識到這句話的非凡之處。

  「欸──?!傑多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喜歡妳。」

  「再說一次?」

  「我喜歡妳……」

  「再一次……?」

  「我說我喜歡妳啦!這種話太常說很害羞好嗎!」

  傑多放任通紅的雙頰,也向雪莉強烈抗議。

  「我也喜歡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