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還在哭喊冷CP找不到同好嗎?別哭了,來許願吧!11/9正式啟用
  • 52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六十四組「阿貝爾單圖」換「梅倫X薩爾卡多」

 光光的作品




修行成仙中★玲的作品
 

  薩爾卡多生病了。
 
  一個窗外下著微微細雨顯得有些陰暗的清晨,聖女之子一臉:我一點也不意外的表情告知眼前準時來到自己面前聽取今日行程及命令的侍僧們這消息。
 
  雖身處於這星幽界的眾戰士們幾乎都已是死過一次之身卻仍可呼吸、進食、流血、因受傷感到痛楚及染上病痛,一切如同活在現世時一般,而那幾位在這外面已飄著綿綿絮雪、大宅到處都看的到爐裡柴火燃燒紅色火焰,木材裡頭作響的冰冷冬季還堅持穿著會裸露出肌膚穿著的戰士們會因此感冒似乎也在眾人意料之中。
 
  聽聞梅倫扯出了個笑臉,因笑意微瞇起的眼裡透著股無奈,雖已經提醒過許多次薩爾卡多該多批件衣裳保暖但對方又怎麼會聽自己的呢,總一如故往的穿著熟悉的穿著就在圖書館待到爐火內柴火燒盡氣溫降低還不懂得何謂休息。
 
  沒有多說什麼,彎腰向聖女之子示意後便與其他兩人一同離開,接下來便要開始一天的例行公事,早已做慣的事雖沒有什麼困難卻還是得細心達到完美,跟其他兩人確認後便各自開始自身的工作,雖臉上一樣帶著溫和有禮的笑跟每位經過自己的戰士們打招呼,手上的工作一同往常完成著卻總覺得有些分神,不自覺目光便會飄向那扇緊閉的房門,而後又驚覺還在工作似的轉移視線回到工作上然後手上動作又會漸緩,一整個上午便重複著相同的模式。
 
  終於等到午餐準備完畢,以病人需要營養為由跟一同準備餐點的布勞說聲後梅倫便反觀上午的失態,手腳俐落的托起放著剛煮好的熱粥、水果及病人會想吃的滑順果凍的銀盤便轉身離去,腳步快速以致沒有查覺到布勞那明顯帶著笑意的表情。
 
  本沒有什麼遲疑就到了薩爾卡多房門面前,卻在伸出手欲敲門那刻硬生生停住,手停留在半空中如同主人的不確定,梅倫直到現在才想到,他沒進去過對方的房內。
 
  查覺到這事實的梅倫突然有種洩氣之感,雖然覺得對方是喜歡自己的卻一直無法從那人身上得到印證,總要自己去圖書館找對方,薩爾卡多會主動來找自己的機率實在有些低,雖很享受看到對方因自己所說或動作臉泛出紅暈,也很喜歡逗貓咪似的觀察那人的反應會是如何,但或許還是會希望薩爾卡多會主動些就算讓自己順毛也好、還在回憶視線便轉到還冒著熱氣的碗上,決定還是先把重點放在那人這次的生病上。
 
  輕輕敲了敲門,扣扣兩聲止住,歪頭注意聽了會沒動靜,再一次,依然安靜彷彿房間的主人不在般。
 
  悄悄轉動門把,幸好沒有鎖,雖然為了有萬一自己早就帶了宅內的萬用鑰匙但可以不用像闖空門般偷偷進去還是件很值得開心之事。
 
  薩爾卡多的房內很整潔有序,如同主人細心整理的圖書館般,但第一次進來的梅倫卻沒有對於房間之中擺設有太多在意,只是下意識馬上找尋著房間的主人,轉過頭好幾天沒見到的人便裹著棉被在床上睡著,呼吸平穩胸膛也隨之上上下下,梅倫湊近了身子便看到那人因不舒服而擰起的眉,輕聲將托盤放置一旁桌上,坐在床邊低頭凝視著眼前這人,似乎睡的很熟,手伸出欲撫平那緊皺的眉心,卻在自己碰觸到對方時聽到那人含糊的低嚀,怎麼說,好可愛。
 
  睡著的薩爾卡多有著別於平常的面貌,那總是狠狠瞪著自己的眼閉上纖長睫毛服貼在眼皮之上,隨著主人臉上變化不時一顫一顫,緊閉的薄唇顯得蒼白,不似兩人唇與唇碰觸交纏般紅潤可口,手靠近那熟睡著的臉龐,指腹輕輕滑過那人臉頰,看著這樣乖巧的睡臉,不自主低聲叫喚起對方的名,摻了蜜般甜膩也帶出自身那壓抑的情感。
 
  「薩爾…..」
 
  身子壓低以一隻手支撐在柔軟的床鋪上,與薩爾卡多的身子一同陷入白色床單之中,另一手順著臉頰往下滑動,手指在對方身上舞出一曲一曲華爾滋,舞過了唇滑過纖細的頸,在喉結之處轉了轉而後轉到肩胛之處,降低了些高度加近了兩人的距離,臉湊在對方眼前感受到了那人溫熱的吐息及髮間那淡淡、混著沐浴乳及那人喜愛的書味,專屬於眼前這人的清香。
 
  凝視了許久許久,對於能看到這樣的他感到滿足,直至想到時瞄了下每位戰士房內都有的時鐘,暗自嘆了口氣,該是繼續工作的時候了。
 
  緩緩起身,彷彿這樣可以多停留些與薩爾卡多共處的時刻,坐在床邊將對方亂掉的髮絲整理好,又凝視了會後向前一傾,閉上眼睛薄唇覆住薩爾卡多的額,放輕了動作如羽毛般貼近而又遠離,起身之後先將那已放涼的粥拿起,等醒來後再幫他煮一次吧,如果說要餵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不自覺的梅倫淺淺勾勒出一個溫柔寵溺的笑,看了躺在床上的人一眼後才有些不捨的轉身離去。
 
  「快些好起來吧,薩爾。」
 
  還是那個會喊我是野蠻人,在我身下時會露出倔強的表情,想反抗我卻又放不開時的你比較有趣,你說對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